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12章 調教朱竹清
  云逸自然是不知道比比東跟了上來,這次出門他也沒有帶上碧姬紫姬,畢竟是強者如云的武魂殿總部,帶著她們只會引來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而且以比比東的實力,她想要隱藏沒幾個人能發現她。

  云逸一回到住所,比比東便是眉頭一皺,這小子身邊竟然都是女人。

  而云逸也不知道有人監視,自然是日常的辛勤耕耘,接連轉戰數個房間,一直到天亮。

  “如此荒淫,娜娜怎會傾心于他?看來我要為娜娜另覓良人了!”

  比比東暗自嘀咕,云逸的話音她早有耳聞,但聽說是一回事,親眼目睹又是另一回事了。

  事實上她將承諾將胡列娜許配給云逸只是順水推舟,作為亦師亦母的比比東,她怎么可能會委屈胡列娜,只是她太了解胡列娜。

  胡列娜顯然已經對云逸深有好感,加上云逸天資絕代,她便想替胡列娜把握住,有她在背后撐腰,她不擔心胡列娜會受委屈。

  但現在她覺得自己欠考慮了,還好云逸沒有答應自己的條件。

  “這些女孩子里面竟然有三個魂王!如此年紀應該是參加此次魂師大賽的了,看來我也要做點防范了。”

  比比東心道還好自己跟來看看,否則魂師大賽的冠軍還未可知。

  獨孤雁和孟依然預選賽的時候一直沒有出手,她們的實力自然也不被人知曉,武魂殿查到的信息也不過是火舞一名魂王。

  “這又是什么?兩只兇獸?”

  隨著云逸再度闖進碧姬和紫姬休息的房間,比比東也就發現了這兩只兇獸。

  比比東的眼中精光一閃而逝,她有想過動手直接獵取魂環魂骨,但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云逸身份不明,現在得罪他并不明智,而且自己手中已經有一枚神賜魂環了,再者在這里動手動靜太大,加上這一次各方勢力云集,只怕他們不會看著寶藏而無動于衷,自己雖然無懼,但委實麻煩。

  第二日,武魂殿在武魂城斗魂場舉行了浩達的開幕儀式,比比東親自登臺,宣布此次比賽獎品為三塊魂骨,頓時臺下一片歡呼,久久不息。

  主持人詳細講了一番比賽相關事宜之后,便進入了抽簽的環節。

  所謂的抽簽,指的是由各個參賽隊伍的代表上臺抽簽選擇對手,總共三十三支隊伍,一共十七個號,一到十六號都是兩個,同號對戰,剩下的一個十七號輪空。

  火舞作為隊長,自然是由她上臺抽簽。

  而火舞的運氣不是很好,抽到了一個十分強勁的對手——星羅戰隊!

  作為星羅帝國的種子隊伍,星羅戰隊的整體實力肯定是要強于五大元素學院的,但究竟會強多少,云逸也不清楚,但想來應該不會強太多。

  回到住所,眾人開始商議明天的出戰陣容。

  云逸將目光投向了朱竹清,他知道朱竹清和朱竹云的恩怨,想聽聽朱竹清的意見。

  一直以來,朱竹清都是沉默寡言的,加上在七女之中實力并不突出,因此她基本不發表意見。

  但是這一次,她卻是無比的渴望能親手解決她和朱竹云之間的恩怨,在見到云逸投來的目光之時,她給了云逸肯定的答復。

  “我想自己親手解決!”

  “好,明天你們所有人都上場,但獨孤雁和孟依然壓陣,如非必要不得出手,火舞負責牽制,輔助照舊,將戴維斯和朱竹云留給朱竹清和小舞。”

  在場的人有不少是知道朱竹清的事情的,因此眾人也沒有什么異議,再說對云逸的話表示質疑后果是很嚴重的。

  “謝謝!”

  眾女相繼離去之后,朱竹清沖著云逸開口,平時朱竹清說話冷冰冰的,仿佛不帶絲毫感情,但此時的一聲謝謝卻顯然帶著一絲溫度。

  “口頭感謝多沒誠意,去我房間好好感謝我吧!”

  云逸一開口瞬間將朱竹清原本心中的那點感動驅散,瞬間兩人之間只剩下了曖昧。

  “好!”

  朱竹清冰冷的俏臉上浮現一絲溫度,短暫的沉默之后她便點頭答應。

  朱竹清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率先邁步朝著云逸的房間而去,留下一臉錯愕的云逸,要不是知道她的性格,云逸還以為她比自己更著急呢!

  ……

  深夜,二人的戰斗結束,朱竹清起身穿衣準備離開。

  “這么晚了你還要回去?”

  云逸有些佩服,朱竹清每次完事都能異常平靜,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要不是衣服還沒穿好,說她剛來云逸都信。

  “嗯,回去修煉!”

  朱竹清點頭,轉身欲走。

  “明天人家是情侶搭檔,要不要我陪你上臺?”

  云逸笑瞇瞇地問道,雖然朱竹清可以毫無顧慮的對上朱竹云,但她和小舞的魂力等級是低于戴維斯和朱竹云的,打起來處于劣勢,勝負難料。

  “我們不算情侶!”

  朱竹清沉默,隨后否認,在擺脫家族的束縛之前,她沒有權利選擇誰,也不想給云逸帶來麻煩,即便對云逸來說根本不算麻煩。

  “真是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啊!你說我們都深入交流這么久了,你就一點感情都沒有啊?”

  云逸無奈,不算情侶算什么?炮友?

  “我們之間是交易!”

  朱竹清眼神隱露一絲閃躲,但十分隱晦,云逸沒有察覺到。

  “那行吧!”

  云逸無言,暗道這小妮子無情,隨即從系統空間取出一塊之前已經選好的十萬年魂骨,放在手中掂量。

  “那我們再做個交易吧?”

  看到魂骨的那一刻朱竹清眼眸一亮,隨即便很快恢復,眼中再無留戀。

  “我已經沒有什么可以跟你交易的了。”

  見朱竹清轉身欲走,云逸一把將她拉進了懷里,溫香軟玉在懷,云逸已經隱藏的獸性再度萌發,但被他強壓了下去。

  “這是我專門為你尋的一塊魂骨,為分金獸的左臂骨,擁有分金裂石的極致破壞之力,同時擁有不俗的速度加成,你確定不要嗎?”

  朱竹清心中感動,十萬年魂骨的價值她是知道的,云逸說是為她尋的她也相信,因為云逸身邊的人只有她是最適合這塊魂骨的。

  “你不用對我這么好,能給你的我都已經給了,我已經拿不出什么與你交易,也不值得你再付出了!”

  朱竹清眼眸泛起一層水霧,強行壓下躺在云逸懷里的異樣感覺,強裝鎮定地說道。

  “小爺樂意,雖然你的身體已經是屬于我的了,但是服務態度我不是很滿意,所以我要你的靈魂也屬于我!”

  云逸略作思考,接著說道:

  “這樣吧!從今以后你的心里除了我不能有別人,從現在開始你要叫我老公,以后見老公必須要微笑,跟老公問好……”

  “我做不到!”

  云逸話還沒說完,朱竹清便出聲打斷,掙扎著想從云逸的懷里起來,卻被云逸一把按住。

  “我魂骨都拿出來了,你說做不到就做不到啊?那簡單,以后你見面要是做不到就自己晚上來我房間受罰,見一次罰一次,反正我也還有好多招式沒試過!”

  見云逸如此霸道,根本不給自己拒絕的機會,朱竹清便沒有再說什么,將頭側向一邊,以示抗議。

  但云逸卻是粗魯地將她的下巴托起,強行將她的腦袋別過來與自己對視。

  “從現在開始好了,叫老公!”

  朱竹清也不掙扎,但也沒有開口。

  “既然你不說話,那我只能認為你是選擇接受懲罰咯!”

  云逸露出了一個如愿以償的微笑,隨即將手伸向了朱竹清黑色緊身皮衣的紐扣,慢慢解開了第一個扣子。

  朱竹清面色如常,眼神平淡,她與云逸早已坦誠相見,這些都是小意思。

  但和平常的相處不同,此時云逸一顆一顆解扣子的慢動作卻是讓她的心跳開始逐步加快,雖然現在自己還能控制,但這種感覺卻是讓她有些慌亂。

  直到最后一個扣子被解開,朱竹清的臉頰已經開始發燙了,見云逸正肆無忌憚的打量著自己的身體,她再也無法保持淡定,緊張之下閉上了眼睛。

  見朱竹清閉上了眼睛,云逸笑了,她的心亂了。

  當云逸的手再度伸向她的皮褲的時候,朱竹清下意識地伸手想要將云逸褪下去的皮褲再度拉上來。

  她不明白為什么,她的身體對云逸來說已經沒有秘密了,為什么經歷過那么多次,此時她會感到害怕和緊張?

  但此時她卻無法多想,內心久久無法平靜,而云逸也撥開了她無力抵抗的玉手,大手再度伸向了她的皮褲。

  “老公!”

  緊張之下朱竹清下意識地選擇了妥協。

  云逸一臉得逞的笑容,但看著還是不敢睜開眼睛的朱竹清,他繼續刁難。

  “聲音太小,聽不見!”

  短暫停頓的魔爪在話音落下之際再度撕扯皮褲,根本不給朱竹清考慮的時間。

  “老公!”

  這次聲音大了點,但云逸依然沒打算放過她。

  “還是聽不見!”

  魔爪再度用力,朱竹清不敢阻攔,只得喊了第三次。

  “老公!”

  這次聲音是夠大了,但云逸還有新的問題繼續刁難。

  “太勉強,沒感情!”

  “老公!”

  “還是不行!”

  “老公!”

  “算了,勉強合格,接下來給老公笑一個,今天就放過你了!”

  幾輪下來,云逸不再為難朱竹清,開始了下一個要求。

  “對不起,這個我真的做不到!”

  良久,朱竹清的面部表情都沒有什么變化,顯然她是努力過的,但失敗了。

  這一次,任憑云逸如何威脅,朱竹清都不再屈服,眼中的朦朧也漸漸恢復清明,心跳也漸漸恢復平靜,顯然,她是真的做不到,打算坦然接受云逸的懲罰了。

  云逸也意識到自己可能是過火了,遂收回了魔爪,兩手揪住朱竹清精致的臉蛋,強行擠出了一個笑容。

  “這次就算你過關了,下次沒這么簡單了,走吧!”

  將魂骨塞進朱竹清手里,云逸便扶起了懷里的嬌軀,快速沖向了隔壁小舞的房間。

  朱竹清在自己懷里躺這么久,云逸早已火起,現在只能找別人救火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