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02章 出發,落日森林
  “我認輸了,你放我出來吧!”

  水輕語同樣也發現了問題,索性放棄了抵抗,反正她也只是配合云逸試驗一下他的魂技,她可從來沒有想過要云逸的魂骨或者仙草。

  “哪有這么簡單,晚上工作量加倍!”

  云逸的話換來的是后者一頓幽怨的白眼,但后者的臉皮薄,沒有在這個敏感的話題上多做糾纏,算是默認了。

  見后者不說話,云逸也隨即收回了武魂,籠罩水輕語的三層屏障也隨之消散。

  水輕語將做好的早點端到云逸身前,兩人默默吃了起來,彼此都沒有說話,這和諧寧靜的氣氛宛如普通夫妻之間的平淡生活。

  “我要離開了!”

  良久,云逸率先打破了平靜,而聞聽云逸此言的水輕語卻是動作一滯,面色蒼白。

  “哦!”

  水輕語思緒萬千,到嘴邊卻只有這一個字,云逸的情況她已經了解,藍霸學院有一堆紅顏知己,她沒有權利讓云逸留下。

  “還回來嗎?”

  雖然說她委身云逸更多的原因是因為老師,但云逸畢竟是她唯一的男人,說沒有感情那是假的。

  “你說呢?”

  云逸有些無奈,我像是那種提上褲子就不認人的人嗎?隨即想到水無音剛剛離開,自己又要走,她心里肯定不好受,轉而安慰水輕語:

  “馬上就是魂師大賽了,如果你帶隊的話我們就能在天斗城見面了!”

  即便不是水輕語帶隊,天水學院云逸也是要來的,雖然水冰兒三人的獎勵云逸不是很缺,但也不能放棄,可惜天水學院內的靈湖太過重要,不然云逸定然把它和藍霸學院合并,這樣就省的自己兩頭跑了。

  “不如在這里再待兩個月,到時一起去天斗城好了!”

  一道聲音悠悠傳來,卻并非出自水輕語之口。

  云逸卻沒有發現這一點,正在低頭沉思,這也不是不行,但只怕家里炸鍋了。

  正要開口拒絕的云逸,猛然想到了剛才的聲音似乎并不是水輕語的,那熟悉的直爽利落,像極了一個人。

  轉頭看向身后,云逸便看到了那道熟悉的倩影,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你怎么來了?快坐!”

  云逸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竟然沒聽出柳二龍的聲音,將她的提議考慮了半天,這是能考慮的嗎?

  柳二龍倒是很給面子,沒有多說什么,大方地坐在了云逸的身邊,眼神投向了云逸另一側的水輕語,心中暗暗比較。

  “這位想必就是天水學院的院長了吧?我是柳二龍!”

  不得不說,云逸雖然相貌平平,但眼光確實不錯,眼前的天水院長與自己年齡相仿,身材容貌不輸自己半點,氣質性格也是截然不同,怪不得舍不得走。

  “原來是藍霸學院的柳院長,我是水輕語!”

  水輕語同樣也在打量著柳二龍,結論自然是與柳二龍差不多的,只是柳二龍突然的上門,倒是讓她這個后來者有了一絲局促感,但想到她也只是云逸眾多女人之一,大家彼此身份都差不多,倒也沒有多少怯場。

  “好了,既然你們都相互認識了,我也正好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們兩個一起去完成,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解決好了。”

  原本云逸是打算等魂師大賽結束之后再帶兩人去落日森林的,但既然柳二龍已經來了,索性就現在去找冰火龍王好了,這種事情越早完成對她們幫助越大。

  而且此時若無法將話題轉移,他真怕柳二龍和水輕語掐起架來,到時候自己幫誰都不知道。

  水輕語這段時間身體已經休養的差不多了,魂力也有所提升,想必也能承受極冰之力的灌輸。

  “你要帶我們去哪里?”

  路上,柳二龍沖著云逸問道,她只是偷偷來找云逸溫存一下,順便看看云逸究竟跟哪個狐媚子在一起,導致樂不思蜀。

  一見云逸要帶她們出遠門,柳二龍就有些慌了,若是自己不能按時回去,只怕所有人都知道她偷吃了,那她還怎么見人?

  “你們聽說過極致屬性嗎?”

  云逸沒有回答柳二龍的話,反倒是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

  “你問這干嘛?”

  柳二龍面色古怪,看向云逸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樣了。

  她怎么會不知道極致屬性,黃金鐵三角的武魂融合誕生的神圣巨龍,就是極致屬性,不然憑什么能戰封號斗羅?

  但他現在問是什么意思?懷疑自己和玉小剛?還是報復自己出現在這里?

  也不怪柳二龍多想,她本就沒有徹底忘記玉小剛,這一直是她心里的結,此時云逸又提到極致屬性,她能不多想才怪呢!

  “落日森林有兩大龍王隕落,留下的極致屬性讓我找人繼承,正好是冰火屬性!”

  云逸也意識到自己的話大概讓柳二龍多想了,但解釋只會越描越黑,索性裝作不知道,把實話說出來,打消柳二龍的疑慮。

  果然,云逸的話一說完,柳二龍的臉色就好看了許多,但顯然不是因為即將繼承的冰火之力,而是因為云逸的解釋。

  云逸是真的在問極致屬性,而不是懷疑她!

  “小逸,你來天水學院也是因為我的武魂是冰龍嗎?”

  盡管水輕語知道她和云逸的結合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交易,但她還是想知道云逸的心意,他現在對自己的好,究竟是因為情意,還是因為自己的價值。

  “我是那么膚淺的人嗎?”

  云逸面露不悅,接著繼續解釋道:

  “我找你僅僅是因為我好色,跟你的武魂沒有太大關系!”

  突如其來的騷差點閃了柳二龍的腰,讓她險些跌落下去。

  你是不是對膚淺有什么誤解?柳二龍一陣白眼,但這句話愣是沒有說出口,她知道以云逸的臉皮說了也沒有什么意義。

  二女這次都沒有說話,到了這種關系說什么感激的話都是多余,推辭就更不可能了,她們是云逸的女人,她們變強也就是云逸變強,云逸用不到的東西她們拿來增強自己自然是不需要推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