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98章 血光之災
  “雖說你們的對手不弱,但你們也不差,我從來不覺得你們比別人差,只是希望你們能正視自己的對手,不要小看別人。”

  三女因為云逸的話心情沉重,云逸適時出聲安慰,以免打擊到她們。

  “我們知道了,老師!”

  水冰兒是情緒最穩定的一個,作為團隊的主心骨,水冰兒還是很稱職的。

  “雪舞,你接著說,那位大師還有沒有說什么?我覺得那位大師挺神的。”

  云逸順帶給自己打了一波廣告,同時也把話題往輕松的方向帶,以免影響了玩耍的心情。

  “那位大師還說那位貴人有血光之災,需要我的幫助才能化解!”

  雪舞猶豫了一會,半真半假地開口說道,眼神不時暼向云逸,觀察著云逸的反應。

  “我有血光之災?”

  云逸一愣,這雪舞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啊,但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你需要如何幫助我?”

  云逸很是好奇,想看看雪舞怎么往下編。

  一旁的水月兒兩人也是等著雪舞的回答,她們也不清楚雪舞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需要從雪舞接下來的話中判斷雪舞是不是忽悠。

  “也不是很麻煩,只需要這段時間盡量待在一起就行了!”

  雪舞終究是心中有鬼,縱使以她的心性也無法在云逸那玩味的眼神下毫無波瀾,強裝鎮定地說道。

  “這樣啊,那我回去就搬去跟你住,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對吧!既然那大師這么說了,我們還是謹慎點好。”

  雪舞的話正合云逸的心意,他還真沒想到雪舞扯這么大個謊竟然是這種私心,云逸是很高興配合她的。

  “我怎么覺得哪里不對呢?”

  水月兒撓了撓腦袋,她總覺得雪舞和云逸哪里不對勁,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對勁。

  “老師你要搬去跟雪舞住?”

  還是水冰兒瞬間找到了事情的重點,但她也不能阻攔,這事涉及云逸的安全,就算知道雪舞是在說謊,沒有證據的情況她也無法反駁。

  而且云逸未必不知道雪舞是在說謊,之所以如此積極配合,只怕他也很樂意。

  “不用住在一起吧!”

  雪舞感覺自己有些搬石頭砸自己腳了,她確實有和云逸親近的想法,但沒想過住在一起啊!

  “那萬一血光之災發生在晚上怎么辦?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云逸一臉認真,心里其實已經笑抽了。

  “可是……”

  雪舞現在明白自己是上云逸的當了,他一直在陪著自己演戲,估計人家早就知道自己是在說謊,現在好了,把自己搭進去了。

  “既然雪舞沒意見,那我晚上回去收拾收拾就過去了,就這么定了啊!”

  雪舞有苦說不出,云逸卻是絲毫沒有給她反悔的機會,直接把事情敲定了。

  看著云逸轉身繼續前行,雪舞有些懵,自己明明是想給自己創造點利益來的,怎么一下子掉這么大個餡餅,接不住啊!那個大師這一手玩的很好啊,估計哄騙了不少小姑娘吧,怎么到自己這里就不靈了呢?是云逸太好騙了嗎?但是怎么感覺賺了的不是自己呢?

  “雪舞姐,老師真的有血光之災嗎?”

  看著愁眉苦臉的雪舞,水月兒湊過去一臉茫然地問道。

  一旁的水冰兒以手扶額,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這個單純得有些可愛的妹妹,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事情,唯獨她還蒙在鼓里。

  “你現在怎么辦?”

  從雪舞的表情就能看出她這是犯愁了,歪主意是自己打的,誰知道云逸順桿爬的本事如此嫻熟,臉皮也是刀槍不入。

  “我能怎么辦?晚上再說吧!”

  雪舞一向爽朗大方,很少有事情能讓她皺眉,但是再大方也不可能讓一個認識幾天的人跟自己住一起吧?那就不是大方,是隨便了,他萬一看不起自己怎么辦?

  看著雪舞跟上了云逸的步伐,水冰兒輕嘆了一口氣,雪舞是她的好姐妹,兩人彼此再熟悉不過,她顯然并不抗拒云逸,只是女孩子的嬌羞和矜持讓她并未第一時間答應云逸而已,若是晚上云逸真的死皮賴臉的沖進去,只怕雪舞真的會從了他。

  “雪舞姐,最近姐姐睡覺老踢被子,我搬過去跟你住幾天好不好?等老師,不,等姐姐好了我再搬回去!”

  一旁的水月兒這次反應倒是不慢,在雪舞還沒追上云逸的時候,拉住了雪舞。

  “水月兒!”

  后面的水冰兒氣急,什么我踢被子?就算我踢被子你一個水屬性的三環魂尊還能感冒了不成?這妹妹是撿來的吧!有你這么黑姐姐的嗎?你的矜持呢?為了男人連姐姐都不要了?

  水月兒卻是無視了背后的冷芒和水冰兒話語中的透骨寒意,使勁搖晃著雪舞的胳膊撒嬌。

  “好吧!你晚上也搬過來好了!”

  雪舞也覺得讓云逸搬過來太草率了,而且若是不同意水月兒搬過來那自己的私心不就人盡皆知了嘛,那時候只怕水月兒都知道自己有多么希望和云逸住一起。

  晚上,云逸嚯嚯完水輕語之后套上睡衣就直奔雪舞的房間而去,男人嘛,自然是要言出必行,一諾千金的。

  剛準備敲門,發現門竟然是虛掩的,云逸微微一笑,看來雪舞比自己還急嘛,門都給自己留了。

  然而當云逸推門而入的下一刻,他就傻眼了。

  三道身影靜靜盤膝坐在床上修煉,見到云逸推門進來,皆站起身來,有些忐忑地看著云逸。

  “你們怎么在這里?”

  云逸一臉懵逼,雖然她們都是自己要攻略的對象,但此時聚在一起只怕并不是好事,她們跟自己的感情遠沒有好到愿意跟自己四人行的那一步,那么目的很明顯,她們是來搗亂的。

  “我們準備晚上一起修煉!”

  三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閃躲的目光,最終水冰兒硬著頭皮給出了解釋。

  她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水月兒來了,她總不能看著涉世未深的妹妹羊入虎口吧?相信云逸就算再大膽也不敢同時對她們三個下手吧!

  “修煉?怎么偏偏挑在今晚?你們不會是想要對我……”

  云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雙手抱胸,臉上一副無助又恐懼的表情,仿佛迷路少女遇上了攔路色狼。

  “才不是,我們是擔心雪舞姐的安全,這是自衛!”

  水月兒最沉不住氣,見云逸如此誤會她們,忍不住辯解。

  “自什么?”

  云逸瞬間想歪了,不由痛心疾首,沖著三人指責道:

  “你說說你們啊,你們知道有多少男人夜夜孤枕難眠,獨手空床嗎?你們竟然內部消化了?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這是嚴重的資源浪費!”

  三女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云逸在講什么,我們就是怕你亂來,怎么聽你說的就罪大惡極了呢?這跟資源浪費有什么關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