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89章 極限斗羅水無音
  得到老婦人的示意,水輕語才向云逸說明了一切。

  老婦人名為水無音,今年已經八十多歲了,武魂為吸血水蛭,先天滿魂力的天才,但因為武魂的原因,從小便跟著父母隱居深山。

  雖然天賦絕佳,但武魂卻有一個極其可怕的缺點,需要定時吸收鮮血,否則嗜血的本能會讓武魂不受控制,影響到人的神智,從而造成無法預料的后果。

  在斗羅大陸這種武魂肯定是不被人接受的,自然也就被人歸類為邪魂師,這也是為什么她從小跟著父母隱居深山的原因。

  在深山里水無音一直靠著野獸魂獸的血液維持并無任何不適,修煉速度也是飛快,在不到二十五歲的時候便已經邁入了魂圣,可謂是碾壓了同齡人。

  與此同時她的父親也在這一年離世,原因便是武魂不再吸收魂獸血液,而已經需要靠人血維持,不忍殘殺他人也為了她們母女安全的父親選擇了自殺,母親深情也隨之而去。

  轉眼之間她便只剩下了一個人,無法忍受孤獨的水無音最終踏出了深山,開始了游歷大陸。

  剛出深山的水無音對世間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也充滿了向往,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忘記了父母的叮囑,忘記了回歸深山。

  一年后,她遇到了一個讓她好奇的男人,自此陷入了漩渦,難以自拔。

  而那個男人也注意到了這個不諳世事,單純善良的姑娘,對其一見傾心。

  很快二人便墜入愛河,牽手一同游歷大陸,有了愛人的陪伴,沿途的風景都顯得格外亮眼,兩人也度過了生命中最幸福的五年時光。

  然而好景不長,她在一次吸收魂獸血液的時候被一名魂師發現,出于內心的善良和對他人的信任,水無音沒有原則滅口,得到對方永不外傳的承諾之后便放他離去了。

  而事情也朝著她預料的最壞的方向發展了,不久,她便被人指認為邪魂師,驚動了武魂殿。

  面對武魂殿的圍殺,二人身受重傷,最終在愛人以付出生命的代價下,助她逃回深山。

  后來她再也沒有踏足有人的領域,直到二十年以后,她五十一歲,在野外撿到了還是嬰兒的水輕語。

  水輕語被她收留,自此她不可避免的與人接觸,也漸漸再度適應了與人相處的生活。

  后來,水輕語因為天賦出眾被天水學院錄取,而她自己則再度回到深山,不愿與水輕語回到這個傷心地。

  天水城,正是她愛人的身死之地,這里也是他們最后的回憶,每每想到這里,她便痛不欲生。

  直到二十年前,水輕語外出歷練身中劇毒,愛徒心切的她不顧一切再度闖進了這個讓她心死魂斷之地。

  吸血水蛭擁有極其強大的毒素免疫能力,利用這種能力她為水輕語進行了一次換血,那便是吸收水輕語體內的毒血通過自身凈化成為干凈血液再返還回去。

  雖然水輕語的性命得以保存,但水無音也吸收了人血,這是她第一次吸收人血,而且是一個魂師的血液。

  水無音的武魂接觸人血之后便顯露出了強烈的渴望,但被她強行壓制,準備返回深山靜靜療養。

  然而事與愿違,她在路上再次碰到了那個當初揭發她的魂師,此時對方已經在武魂殿小有地位,而他之所以能走到這個位置,正是以當初揭發自己作為的進身之資。

  一想到自己愛人因此而死,來自武魂中的嗜血殺意再也壓制不住。

  而那名揭發他的魂師身邊也有高手,他更想憑借水無音的性命再進一步,大戰一觸即發。

  可武魂殿一方哪里會料到,水無音早已步入封號斗羅,而他們都只是魂圣而已,原本想牽制住她等待援兵,但最后卻是連逃命都做不到。

  這一次,水無音真正意義上的吸收了人血,魂力當即提升了一級,但也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之后每隔一段時間,她便需要吸收一次人血,否則武魂便會控制她的神智,讓她變得嗜血,而吸收人血之后便會恢復。

  為了避免自己濫殺無辜,水無音只能四處尋找大奸大惡之徒,但即便如此,吸食人血的行為依然讓她的良心受到譴責,于是她找上了水輕語,向她坦白了一切,準備回深山自我了結。

  水無音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師傅死,雖然無法接受師傅是邪魂師的事實,但她還是阻止了水無音回到深山。此時水無音剛剛當選天水學院的院長,便將她在天水學院安頓了下來,并用自己的血供養著水無音的武魂,這一供就是十年。

  這十年來,水無音因為氣血的虧空,魂力修為再無寸進,始終定格在六十三級,而水無音卻是在吸收人血之后修為飛快,一年前已經步入極限斗羅,到達了斗羅大陸的巔峰。

  十年來,水無音一直在努力尋找天材地寶為水輕語調養身體,但始終處于入不敷出的狀態,尤其是成為極限斗羅之后,武魂對血液的需求明顯增加,到現在水輕語已經漸漸無力供給了。

  而今天也正好是吸血水蛭吸收人血的最后期限,所以她們才急著趕云逸走,以免水無音的武魂出現意外。

  但云逸堅持不走,水輕語也沒有辦法,只能將他帶來了,她也知道帶云逸來這里的結果是什么,但奈何云逸一直不聽勸誡,現在事已至此,她們肯定不會讓云逸離開了。

  有了前車之鑒,水無音不會再相信任何人會幫她保守秘密,縱使云逸無辜,她也只能讓他永遠閉嘴。

  “本來我是想讓你走的,現在……”

  水輕語臉上滿是歉意和不忍,但她也知道師傅的無奈,只能將那份惻隱之心收起。“

  “你還有什么話想說嗎?”

  水無音并非鐵石心腸,殺人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故想問問云逸有沒有什么話要交代的,若是可以,她也會盡量滿足他的心愿。

  “嗨,不就是要點血嗎?至于嗎?我給你們捐點,至于打打殺殺的嗎?”

  云逸此時心里已經開始發怵,無論如何他都想不到天水學院里竟然還有一位極限斗羅,能到這地步,估計比唐晨千道流也不差多少了吧!自己所謂的逃生手段在她手里估計毫無意義。

  “我如何相信你不會將我的秘密告知他人?現在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了,這事關天水學院數百人的存亡,我不會再冒險!你還是想想有什么心愿未了,我盡量幫你!”

  水無音自然不會因為云逸的三言兩語就放過他,昔日的喪夫之痛依然歷歷在目,她的一念之仁,可能就是整個天水學院的災難!

  “看來你們是鐵了心要滅口了,那我說什么都沒用了,你說能滿足我一個心愿是嗎?”

  云逸將目光放在了水輕語的身上。

  “是,若是不違背道義,我可以幫你實現。”

  水無音點點頭,承認了。

  “你們也知道,我年紀尚小,尚未婚配,家里又只有我一個男丁,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眼下即將命喪于此,但我不能讓家族的香火在我這里斷絕,若是能讓水院長為我留下個一兒半女,我也算是給爹娘有一個交代,屆時我死而無憾!”

  聽到云逸的話,再看云逸看自己的眼神,水輕語原本有些歉意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古怪,她實在不明白為什么死到臨頭了云逸還能想到打自己主意。

  “不可能,你換一個!”

  水無音毫不猶豫拒絕了云逸的要求,我哪里有時間等你辦完事?再說了,我能讓自己的寶貝徒弟做寡婦嗎?

  “既然你們不愿意,那要不我自己去找一個人幫我生孩子吧!等孩子生出來了,你再吸我的血!”

  云逸認真地提了一個建議,作勢就要離去,但顯然是不可能的。

  一只巨大的水蛭頭顱出現在水無音的身后,目光死死盯著云逸,眼中充斥著貪婪和欲望,九個最佳配比的魂環也隨之出現,雖然都是九環,但威勢完全碾壓塵心古榕,極限斗羅,已經走到神級的大門口了。

  “既然你不打算讓我幫你實現愿望,我只能現在送你走了!”

  吸血水蛭下一刻直接沖上去咬住了云逸的脖子,而水無音其強烈的氣息威壓讓云逸根本無法動彈,只能任由血液快速通過脖頸進入了對方的武魂口中。

  “咦?”

  剛一接觸到云逸的鮮血,水無音便察覺到了云逸血液的特殊,她的武魂竟然表現出了從未有過的興奮和歡愉,且有了蛻變的征兆,也許,吸收了這小子的血液,武魂以后就能擺脫嗜血的天性了!

  吸血水蛭的吸血速度非常快,不過短短數十個呼吸,云逸便已經開始意識模糊了,用不了多久,云逸就是想掙扎也做不到了。

  水輕語在一旁已經看不下去了,看著云逸無力的掙扎,已經不見血色的面頰,她眼角進不休息有些濕潤,將頭別過一邊不敢去看。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老師吸食人血,以前都是她自己將血液放出來給師傅送過去,每次也就一碗,但這次委實讓她不忍心看下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