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72章 交談
  太子府!

  云逸和千仞雪對峙著。

  “你到底是誰?我的身份在武魂殿屬于絕密,不可能有外人知曉,你為何知道如此詳細?”

  千仞雪已然動了殺意,但她必須要問清楚云逸是如何知道的消息,還有誰知道,不然自己潛伏在這里毫無意義。

  “你放心,我們不是敵人,天斗帝國是否易主我也不關心,只要你不動雪珂就行了!”

  云逸看著千仞雪說道,他此刻必須要打消千仞雪的顧慮,否則很可能會被點天燈。

  “我憑什么相信你?”

  千仞雪自然不可能僅憑云逸一句話便相信他。

  “憑什么?憑我敢單獨在這里見你,憑我明明早知道你的身份卻沒有去雪夜大帝面前揭發你,憑你傾世容顏讓我神魂顛倒,身心淪陷,甘之如飴!”

  半真半假的話最不容易被拆穿,附帶一抹彩虹屁更是有奇效,云逸屢試不爽。

  云逸看過千仞雪的好感度,已經為零了,如果這不是下限的話很有可能已經為負數了,這表明她很有可能已經動了殺心,雖然云逸不懼,但無疑會讓攻略任務變得更加艱難,反正沒有比現在更壞的結果了。

  “登徒子,空有天賦卻不思進取,滿肚子傷風敗俗,卑鄙齷齪!我絕對不會妥協,你死心吧!”

  云逸的彩虹屁千仞雪的理解就是,我看你長得漂亮,想追你。換做平時也沒什么,但現在云逸抓著她的把柄,這時候表白就有點威脅的意思了。

  “那既然如此,你動手吧!”

  云逸心知這種事情沒法辯解,只會越描越黑。

  “你什么意思!”

  千仞雪有些不確定,這是讓自己殺他嗎?

  “你會留著一個隨時都有可能揭發你身份的人活著嗎?放心,你的秘密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殺了我,再無人能揭發千仞雪。”

  云逸說的確實是實話,但千仞雪自然是無法相信的,她甚至覺得云逸是在提醒她。

  “我憑什么信你?”

  千仞雪自然不敢動手,你明知我要殺你,還主動給殺你的理由,為我免除后顧之憂,這誰能相信。

  “憑你傾世容顏讓我神魂顛倒,身心淪陷,甘之如飴!”

  “你!”

  千仞雪感覺云逸在調戲自己,但自己毫無辦法,只能作罷。

  “我并不想殺你,只要你愿意歸順與我……”

  “我愿意!”

  千仞雪話還沒說完,云逸毫不猶豫便答應了下來,場面再度陷入尷尬。

  千仞雪殺意涌現,她覺得云逸是在戲耍她,根本毫無誠意。

  “你就不問問跟著我能得到什么,需要付出什么,會不會讓你的違背原則和底線,做一些你不情愿的事情?”

  千仞雪銀牙緊咬,強忍著一口咬死云逸的沖動,說服自己在這里問一個毫無意義的問題。

  “需要嗎?”

  果然,云逸的回答再次讓她抓狂,本來她應該直接一劍劈了他,但是她實在是不敢,先不說云逸自始至終都沒有表現出過傾向天斗帝國的意思,兩人根本不算敵對。

  而且他還知道自己的秘密,在無法確保秘密不會泄露之前,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克制自己。

  更何況他已經答應歸順自己,雖然無法確定是真,但也不能就斷定是假啊!

  自己沒有必須要殺他的理由,但卻有要咬死他的沖動。

  “必須要!”

  千仞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那行吧,跟著你混有什么好處?我需要付出什么?會不會違背我的原則和底線?”

  云逸自始至終都很平靜,甚至極力克制盡量讓自己嚴肅一點,但沒有絲毫卵用,千仞雪已經暴走。

  “……”

  千仞雪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明明很配合自己了,但她還是感覺到滿滿的敷衍,為什么事關整個斗羅大陸格局的事情到了現在竟然有一種他在哄小孩子的感覺?

  現在自己怎么辦?話題越聊越跑偏,自己殺也不是不殺也不是,總不能在這里耗著吧?

  實在不行只能宰了他然后放棄任務跑路了,但十幾年的苦心經營,若是讓她現在放棄她絕不甘心。

  “我憑什么信你?”

  千仞雪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家伙根本沒有所謂的原則和底線,還是直接一點好。

  “憑我喜歡你,縱使萬劫不復,甘之如飴!”

  云逸話剛說完,天使之劍便落到了他的肩膀。

  “我需要一個不殺你的理由,希望你珍惜,否則我只能放棄這十幾年的苦心經營了!”

  千仞雪話說到這里,云逸也明白不能再逗她了。

  “雪夜大帝的毒雖然獨孤博無能為力,但獨孤博知道有另一個人能解!”

  云逸知道再不說點有用的狗命難保,只能先把唐三賣了。

  “不可能!”

  千仞雪眉頭一皺,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壞消息,原本即便她身份暴露,只要雪夜大帝身死,雪家就只剩雪崩了,但雪崩一個紈绔子弟除了吃喝玩樂根本沒有能力執掌大權,到時天斗帝國外憂內患必然難以就撐,自己的任務也不算失敗。說有人能解毒,千仞雪實在不愿意相信,若是雪夜大帝身體恢復,對于武魂殿來說將是一個心腹大患。

  “刺豚的毒固然厲害,但天下能人異士多的是,能解他的毒并不稀奇。而且雪崩并非紈绔,雪星也正是知曉他的隱忍才力挺他。”

  云逸似乎是知道千仞雪心中所想,直接出言打破了她的僥幸心理。

  “誰能解毒?”

  千仞雪已經開始相信云逸的話了,很明顯云逸比自己知道的要多,但他卻沒有對自己隱瞞,也許他真的值得信任。

  “唐三!”

  “那個加入天斗帝國學院的唐三?”

  千仞雪對唐三還是有印象的,而且印象還不錯,至少比某個登徒子的印象好多了。

  “不要想著招攬,他是昊天宗弟子,唐昊的兒子,唐昊一直隨身在他左右,不要輕易招惹,只要不讓他靠近雪夜大帝就行了!半年后,他會前往武魂殿參加比賽,到時候比比東自然會收拾他們。”

  盡管劇情已經不可控,但云逸還是希望大的走向不變,這樣才能對自己有利。

  “可唐昊殺了我的父親!”

  千仞雪眼圈都紅了,大概她自己也知道憑身邊蛇矛和刺豚兩位斗羅根本奈何不了這位大陸曾經的第一天才,倒也沒有什么過激的反應。

  “你父親的死另有隱情,這一點你可以回去問你的爺爺,他會告訴你真相的,當初唐昊在喪妻之痛下能放你父親一條生路,你應當感恩!否則你的爺爺為何到現在都沒有滅了昊天宗,要知道沒了唐晨的昊天宗是擋不住你爺爺的!”

  雖然云逸支持武魂殿,但并不代表他覺得武魂殿都是對的,唐昊能放過千尋疾可能是顧全大局,但她確實應該感恩,雖然千尋疾最后還是死了,但跟唐昊沒有太大關系了。

  “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這些也不足以讓我相信你!”

  千仞雪情緒有些激動,手中的劍都有些顫抖,但卻并沒有離開云逸的肩膀,她迫切需要云逸給她一個不殺他的理由,而她也急著回去找爺爺求證。

  “我不是已經從了你嗎,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有什么理由殺我?”

  “你……”

  千仞雪氣急,但她還真不能就此殺了云逸,云逸的種種表現都表明他與天斗帝國不是一路,而自己殺他的風險太大,得不償失。

  “我先去找爺爺問清楚,若你所言不實,我必殺你!”

  千仞雪說完便換上偽裝離開了,云逸跟著她走出了密室,刺豚和蛇矛兩大封號斗羅正守在門外,面色不善地盯著從密室走出來的云逸。

  一紫一綠兩道身影瞬間出現在云逸身前,與兩大封號斗羅對峙,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走!”

  重新換上雪清河面孔的千仞雪看了云逸一眼,轉身朝著門外走去,兩大封號斗羅迅速跟上,很快消失不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