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69章 再見古月娜
  一晃三天時間過去了,云逸在湖邊挑了個位置修煉到現在,本來他是想去找古月娜的,但他也不清楚小舞什么時候出來,這一等就到現在。

  好在云逸此時終于看到了平靜的湖面開始出現動靜,只見一層層的漣漪蕩開之后,湖面探出了一個碩大的牛頭,頭頂上還坐著一個女孩子。

  天青牛蟒緩緩靠近了岸邊,隨后小舞起身跳到了云逸的身邊,她的眼睛紅紅的,顯然剛才哭過,不過臉上卻掛著笑容,想來應該不是碰到什么壞事。

  還沒等云逸說話,小舞就撲進了云逸懷里,情緒激動。

  “謝謝你,小逸,我用魂骨融合復體金蓮之后媽媽的身體已經凝聚出來了,我能清楚感覺到屬于媽媽的氣息和溫度,我好開心,只要等媽媽的魂魄再凝聚完成,我就能再一次擁有媽媽了!”

  小舞喜極而泣,緊緊抱著云逸訴說著自己的喜悅和感激,云逸能清楚感覺到她的身體顫抖的有多厲害,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可見她此時有多激動。

  “人類,謝謝你,我從沒想過竟然還有死而復生的神跡,也從未見過小舞姐如此開心,你的恩情,我們銘記在心!”

  天青牛蟒這次說話的語氣比上次客氣太多了,看來它已經徹底認可了云逸,不用再看小舞的面子才打個招呼。

  云逸微微點頭,同時輕輕拍著小舞的后背,安撫她激動的情緒。

  良久小舞恢復平靜,但小臉依舊殘留著興奮的潮紅,估計要不是大明在場,她可能已經主動了。

  而這時久不見身影的二明竟然出現了,向著云逸幾人這邊飛奔而來。

  云逸老遠便看到了它手中胡亂揮舞的巨棒,一下子來了興趣,這傻大個,孺子可教啊,竟然聽懂了自己說的話,而且還付諸行動了。

  很快二明便到了云逸幾人身前,穩住身形之后,它立直了身體,將那根巨棒在空中舞了幾個圈,隨后重重地立在了地上,地面一陣顫動,塵土飛揚。

  不得不說,杵著巨棒昂首挺立的二明看起來比從前神氣了不少,看起來也沒有以前那么憨了。

  “二明,你這根棍子哪里來的?對了,我告訴你,我見到媽媽了,雖然她還不認識我,但很快我們就能相認了。”

  小舞對二明的裝扮有些新奇,隨即便迫不及待跟它分享自己的激動心情,完全將二明的變化忽略了。

  二明聽到小舞的話雖然也很高興,但仍然沒有過多的動作,依舊持棍挺立在那里,讓眾人被迫欣賞它的英姿。

  “二明,看來你已經明白我之前說的話了,現在我再告訴你與敵人對戰的要義,那就是——出其不意!”

  云逸覺得自己應該幫人幫到底,索性再教它兩招。

  二明聽到云逸的話顯然來了興致,竟然低下了腦袋湊到云逸身前,做出一副聆聽狀。

  “出其不意就是趁敵人不注意的時候突然出手,這樣就能起到非常顯著的效果,同時你也要提防別人對你用這招,知道嗎?”

  云逸的話說完,二明竟然若有所思地撓了撓后腦勺,隨后點了點頭,揮舞著巨棒退到了一邊開始練習,那模樣好不認真。

  孕養的地方已經解決,云逸便帶著小舞離開了,離開星斗大森林之前自然要去古月娜那里看看。

  碧姬和紫姬在云逸兩人坐上了泰坦巨猿的肩膀之時便已經離去了,她們離開星斗大森林已經有一段日子了,作為兩大族群的領導者,她們肯定有一些事情要處理,云逸去找古月娜也是為了等她們。

  再一次來到古月娜的洞府云逸能明顯感覺到這里與以前不一樣了,上一次來的時候她的大門是被一塊巨大的石板完全封閉的,但是現在沒有了。

  洞口兩邊和頂上都刻著鎏光溢彩的銀色復雜文字,可惜云逸一個字都不認識,小舞也沒見過,應該是龍神時期的古文字。

  走進洞府里面依然是一條長長的過道,與上次的漆黑一片迥然不同,此時的過道已經完全被金色籠罩,目力所及皆被金幣覆蓋。

  都說龍喜歡收藏寶貝,古人誠我不欺也!

  這些金色墻壁上還鑲嵌了一排各種各樣的寶石,夜明珠只是普遍,還有許多云逸見都都沒見過的各種寶石,這些寶石都散發著五顏六色的柔和光芒與原本的金色交相輝映。

  看著這被寶石色彩映照得色彩斑斕的過道,云逸差點拉著小舞原地蹦迪。

  越往里走云逸越是痛心,墻壁上竟然還有發光的鎧甲兵器,這一看就不是凡品啊,竟然用來照明,這敗家娘們!

  更讓云逸難以接受的是他竟然在墻壁上看見了魂骨,并且都是完整度極好的魂骨,竟然也被用來照明。

  如此暴殄天物的行為云逸真是忍不了了,二話不說直接掏出匕首開始撬。

  “小逸,你干什么?快下來!”

  看云逸竟然趴在墻壁上撬魂骨,小舞嚇得面色蒼白,從走進這洞府她便一直膽戰心驚,同為魂獸的她能感覺到洞內隱藏著一股強大到讓她窒息的氣息,其中散發的血脈壓迫力更是讓她靈魂都在瑟瑟發抖,她大概已經猜到里面是誰了。她知道云逸大概與她相識,不然紫姬和碧姬不會跟著他,但如此明目張膽的破壞她的墻壁取魂骨,這不是找死嗎?

  云逸卻是不理,把能看得上的十來塊魂骨全部收入了囊中,小舞一開始還跟忐忑,但見那么久都沒人阻止,也漸漸放心下來,畢竟以她的修為不會不知道云逸干的事情,沒阻止顯然是默認了。

  古月娜的房間云逸初次來的時候只有一張玉床,現在卻是裝飾的極其奢華,床幔用的是冰蠶絲,而且不是普通的冰蠶,至少萬年,房間里的桌椅都是用的萬年冰玉,這是平心靜氣,祛除心魔的修煉寶物,在這里卻是大白菜。

  對于尋找天材地寶魂獸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是人類無法比擬的,只是它們多無法合理利用,沒有有效發揮出優勢。

  云逸二人來到房間發現這里空無一人,顯然古月娜不在這里。不過云逸也懶得找了,古月娜的洞府可不小,還是等她來找自己好了。

  云逸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玉桌前的凳子上,端起玉壺給自己和小舞一人倒了一杯水,自顧自地喝著。

  “小逸,你安分點!”

  小舞可沒有云逸那么從容,雖然看云逸有恃無恐的模樣應該問題不大,但她還是緊張,這種來自血脈的壓迫和恐懼不是輕易能克服的。

  “沒事!喝吧!”

  云逸輕聲安慰,將一杯水遞到了小舞的面前,不得不說,這水還真不錯,對修煉大有益處,一杯入口他已經能感覺到體內魂力的蠢蠢欲動了,多喝點說不定能升一級。

  云逸的念頭剛起,身旁一陣香風襲來,下一刻古月娜的嬌軀出現,坐在了云逸身旁的凳子上。

  小舞血脈中的壓迫和恐懼陡然暴增,驚慌失措地起身跪在了地上,支支吾吾連話都說不出來。

  古月娜玉手輕抬,一道白色氣息注入小舞的身體,頓時小舞感覺身體一輕,但還是不敢起身。

  “起來吧!”

  古月娜仔細看了一眼小舞,隨即將目光投向云逸:

  “你來有事?”

  古月娜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情緒,顯然心情不佳。

  “瞧您說的,沒事我就不能來看看您嘛?”

  云逸或是因為偷了東西理虧,難得嘴巴那么甜,頓時逗得古月娜嘴角就揚起了弧度。

  云逸已經查過,古月娜的好感度已經達到了五十三,只要云逸自己不作死,基本不會死。

  云逸提起玉壺給古月娜倒了杯水,順手將玉壺收進了系統空間,連帶玉杯都順走了好幾個。

  小舞此時剛剛起身,看到云逸當著古月娜的面順東西,險些沒站穩再次跌到下去,這冤家,真是拿命占便宜啊!

  “修煉挺快的嘛,馬上都魂宗了!”

  古月娜看著空空如也的桌面,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顯然對于云逸的馬屁很受用,語氣都歡快了不少。

  “你呢?傷勢恢復了嗎?”

  云逸反問道,現在古月娜眉宇之中的痛楚已經不見,整個人看起來多了一些冷艷,少了幾分楚楚可憐。

  “哪有那么快!這里不比神界,靈氣稀薄,寶物匱乏,只能慢慢調養,估計還得幾年!”

  “幾年?你上次不是說很快?”

  云逸記得古月娜上次說不日即可恢復,這個不日是按年算的?

  “我們魂獸的壽命是以萬年為單位的!”

  古月娜用一種看土鱉的眼神給云逸解釋道,那眼中的鄙夷根本沒有任何掩飾。

  云逸默然,他還能說什么?

  “這是你的小女朋友?”

  見云逸被自己一句話噎著了,古月娜不免有些小得意,主動找起了話題。

  “嗯,你是不是要送點見面禮?”

  能薅羊毛云逸從來不知道什么叫臉面,而且剛才古月娜那眼神讓他很不爽,云逸只能在這里小小的惡心她一下了。

  “你在我這里順走的東西還少了?”

  古月娜白了云逸一眼,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東西你拿走就算了,但你不能把我當傻子。

  “我看你扔墻上多少有些浪費,我這是幫你合理利用資源!”

  云逸臉不紅心不跳,厚著臉皮解釋。

  “那我是不是要謝謝你?”

  古月娜氣笑了,云逸的厚臉皮她多少有些了解,到今天才有了更加直觀的認識。

  “那倒不用,口頭感謝多沒誠意,來點實際的!”

  云逸再度把話題拉了回來,同時將手伸到了古月娜的面前,索要好處。

  古月娜無言,云逸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玉桌上僅剩的玉杯都順走了,現在桌上已經是空空如也,除了自己手中僅剩的一個玉杯,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將玉杯中的最后一口水喝完,古月娜毫不猶豫的將最后一個玉杯放在了云逸的手中,算是打發了他索要好處的手。

  “我已經在她體內注入了一道神力,她回去煉化之后便能晉級魂宗了!你若是想四處轉轉,找碧姬她們陪你!”

  古月娜逃了,她怕再跟云逸待在一起他能把自己給薅窮了,果斷把碧姬她們給賣了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