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62章 玉小剛的賭約
  “是我!”

  一道平靜卻霸氣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云逸帶著火舞從遠處極速而來,幾個跳躍,便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是你?云逸!”

  最先反應過來出聲的不是玉小剛,而是弗蘭德,看著云逸的表情充滿了不可思議和憤怒。

  二十年的牽掛和忍耐,他原本以為自己是在成全玉小剛和柳二龍,卻被云逸截了胡,這一刻弗蘭德感覺自己這二十年的付出好像變得全無意義,他如何能不憤怒。

  “你已經有了那么多女人,為何還要去招惹二龍?她的年紀都可以當你的母親了!”

  玉小剛心里不甘,說話也有些口不擇言,這話一出口柳二龍不由眉頭一皺,難道他自始至終都嫌棄我老嗎?

  “跟著我不比跟著你這個懦夫強嗎?因為你的懦弱,她守了二十年的活寡,女人有幾個二十年?你不珍惜,卻又不讓別人珍惜,玉小剛,你是不是太過自私了?”

  云逸雖然一直不喜歡玉小剛,但也算熟人,此刻這番場景算是要徹底撕破臉了。

  不過云逸也無所謂,他自認不是好人,但做事也算問心無愧,史萊克眾人,他沒有對不起誰,相反還幫了他們不少。

  未來他們肯定是走向對立的,對于他們,云逸可以說做到仁至義盡了。他承認搶了唐三和玉小剛的女人,但這是另一世,雖然云逸用了一些手段,但這也是她們自己的選擇,這對她們來說未必就是不幸。

  “我懦弱,我是懦夫!”

  玉小剛怔怔失神,嘴里重復著這句話,陷入了沉思。

  弗蘭德這次也沒話說了,他的退出是自愿的,玉小剛的逃避也是事實,現在柳二龍投入了別人的懷抱,怪誰?

  弗蘭德身后的四名學員仿佛吃了一個大大的瓜,云逸竟然搶了玉小剛的愛人,那豈不是說這些女人都是他的女人,剛才那個女孩子跟在云逸身后,也是他的女人嗎?好家伙,一個戰隊都湊齊了!

  相處了這么久,四人都受過云逸的恩惠,對云逸或多或少都有點感激,尤其是馬紅俊,以前可是云逸的頭號小弟,一口一個逸哥那叫一個殷勤。

  現在大師和云逸反目,他們委實不知道站哪邊了。

  趙無極看到這種情形,有些憨憨的摸了摸腦袋,將目光投向了天空,但頭頂遮天蔽日的參天巨樹注定了他是什么都看不見的。

  見到玉小剛這般失魂落魄的模樣,柳二龍有些不忍,剛欲開口說些什么卻被云逸捏住了玉手,輕輕傳遞著溫柔的安撫。

  “二龍,我承認我有負于你,但二十年的感情,真的就如此不堪,讓你對著一個相識不過幾天的小子投懷送抱嗎?”

  玉小剛十分不解,他放棄了二十年,痛苦了二十年,但就在他決定勇敢面對的時候,同樣等了他二十年的女人背叛了,換誰都受不了。

  “我……”

  柳二龍不知道說什么,面對玉小剛的質問,她選擇了沉默。

  “你也知道你負了她?她等了你二十年便是你負了她二十年,這二十年你努力在為自己正名,證明你不是廢物,可曾想過她是如何過的?她這二十年縮在那深院研究奇花異草,還不是為了彌補你的武魂缺陷?讓你能挺直腰桿,不再被人罵作廢物?她為你浪費了生命中最珍貴的二十年,你還有什么資格說她不堪?你以為你為什么能修煉?那仙草是她用后半生的自由從我這里換的!”

  云逸有些生氣,雖然是他從中作梗,得到了柳二龍,有些不厚道,但玉小剛指責柳二龍變心他就不能忍,他的女人,只有自己能欺負。

  “是你?”

  玉小剛瞬間便明白了,將眼神看向了弗蘭德。

  弗蘭德無言以對,點頭默認。

  玉小剛瞬間便被抽干了力氣,腰背也挺不直了,整個人都佝僂了起來。

  他指責變心的女人,為他付出了所有,連后半輩子的自由都搭進去了。而幫他建立自信的仙草,也是這個女人給他換來的。

  一瞬間,玉小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柳二龍錯了嗎?她已經為了自己把她整個人都賣了。

  怪云逸嗎?他也只是等價交換而已,總不見得要把價值連城的仙草白送自己吧!

  “云逸,我修煉天賦不如你,但這次我想跟你比一比,我的徒弟,未必不如你!”

  痛定思痛之后,玉小剛恢復了冷靜,拿出了他最得意的成就。

  唐三是他傾盡心血培養的弟子,無論是天賦還是心性都是絕佳,未必就比云逸差。

  “你想如何比?”

  云逸心里大概已經猜到,但還是想確定一下。

  “半年后,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你們兩人所在的戰隊必然會相遇,到時候我會告訴你,誰才是真正的天才?”

  “就算你徒弟贏了,又如何?”

  云逸的一句話戳中了玉小剛的痛處,是啊,贏了又能怎樣?二龍已經選擇了他,云逸就算輸了二龍也回不到他身邊了。

  “我要證明我不是廢物,我的武魂研究也不是空談,我的徒弟會超越所有人,達到斗羅大陸的巔峰。”

  玉小剛眼神死死盯著柳二龍,他說的這一切,只是希望柳二龍能意識到,自己并不是廢物,她的選擇是錯誤的。

  “我拭目以待!”

  云逸不想太多爭辯,那沒有任何意義,真到了賽場上,他會讓玉小剛明白的。

  云逸拉著柳二龍的手就這么徑直穿過了史萊克一行人的身側,帶著剩下的七人繼續進入森林深處。

  看著云逸一行人消失的背影,弗蘭德嘆了口氣,拍了拍身旁玉小剛的肩膀。

  “算了,小剛,二龍這些年為你也付出了很多,遲遲等不到你的回應,也不能怪她!”

  看著一旁仿佛瞬間蒼老了好幾歲的玉小剛,弗蘭德寬慰道。

  “我不怪她,她選擇誰是她的自由,可是為什么是現在,為什么我剛剛有了希望,又讓我面對這種打擊!”

  玉小剛不甘心,他剛剛可以修煉,愛人卻投入了云逸的懷抱,若是如此,他情愿永遠都困在二十九級,沒有希望,就不會有絕望。

  “小三,為師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云逸天賦絕頂,但你不比他差,我相信你能打敗他,為為師正名!讓柳二龍知道,她的選擇是錯的!”

  玉小剛并沒有完全理解柳二龍,仍然對柳二龍的變心耿耿于懷,又或者是心有不甘,在和柳二龍較勁。

  “老師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唐三也感受到了玉小剛的殷切和期盼,鄭重點頭。

  “接下來我將會盡快給你們物色新隊友,并對你們展開極為嚴苛的訓練,我希望你們能幫助我!”

  玉小剛有了唐三的保證,信心仿佛增加了幾分,對著史萊克僅剩的四人說道。

  四人自然不會拒絕,玉小剛的訓練方法他們都非常認可,對于實力的提升有很大幫助。

  看到一旁信心重燃的玉小剛,弗蘭德嘆了口氣,兩人苦戀二十年的女人,現在躺在了別人的懷里,這種痛,不是只有玉小剛才有。

  對于柳二龍的愛,他弗蘭德未必比玉小剛少,可自己的退出換來的是玉小剛的逃避,最終在三人都痛苦了二十年之后以這種結局給這段感情畫上了句號,弗蘭德何嘗不是心有不甘。

  但要拿唐三和云逸比,弗蘭德卻是沒有抱什么希望。

  而現在玉小剛正處于近乎瘋狂的狀態,他現在只怕聽不進自己的勸,只能希望他不要太過折騰這些孩子吧!

  一行人原本高高興興地來尋找魂環,魂環都找到了之后,回去的旅途卻顯得氣氛格外壓抑,全程都沒有人講話,快速回到了天斗皇家學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