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60章 七萬年的魂骨
  火玲瓏對于云逸的表示很滿意,但也沒有忘了云逸所說的另一個條件,證明自己有拿冠軍的實力。

  對于拿冠軍云逸比誰都清楚難度,三名魂王,一個武魂融合技,若不是因為唐三是天命之子,一般人根本無法改變這近乎已定的結局。

  但云逸還是有信心在比賽前打造出三五個魂王出來的,加上自己掠陣,根本沒有什么意外。

  眼下讓火玲瓏相信就更簡單了,火舞現在四十一級,顯然是剛成為魂宗不久,云逸完全可以現在就將她送上五十級,不過那樣可能太過震撼,云逸覺得還是先給她一株仙草,看看能不能提升武魂。

  詢問系統之后云逸知道自己身上并沒有特別適合火舞的仙草,只能在系統那里兌換。加上前面給葉泠泠三人的仙草有一株也是跟系統兌換的,花了他一萬五千攻略點,如今火舞這株又是一萬五,讓積攢了許久的云逸瞬間有種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覺。

  好不容易拿下柳二龍和雪珂,才積攢的攻略點,結果瞬間去掉大半,現在只剩下了一萬七千點,這女人都有些敗家啊!

  不過想歸想,云逸還是將仙草給火舞吸收了。

  火舞吸收的這株仙草名為萬年地心蕊,乃是吸收地心之火生長的奇異花草,極致的火屬性仙草。

  火舞的火影武魂有那么點本體武魂的意思,但卻與本體武魂相差甚遠。吸收萬年地心蕊之后,火影已經可以看出輪廓,但也沒有實體,還稱不上本體武魂。

  不過火焰威力,卻是已經達到極致的水準,也就是俗稱的極致之火。

  唐三的藍銀草水火免疫,不知道這極致之火,是不是也能免疫?想要奪冠,唐三是繞不開的攔路虎。

  火舞的魂力也增長到了四十六級,其它屬性也有隨著魂力的提升有著不同程度的增長。

  前后的改變,幾乎堪稱夢幻。火舞也想不到自己能獲得這么大的好處,興奮之下主動送上了香唇,吻在了云逸的臉頰。

  火玲瓏美目中也滿是驚訝,這小子的寶貝還真不少,要不是快成了自己女婿,又沒有絕對的把握留住她,她說不定都要殺人滅口了。

  吸收完仙草之后已經很晚,火舞滿臉笑容將云逸送到了客房,由于需要穩固境界,火舞并沒有多呆,可是那眼中的情意卻顯而易見。

  被云逸俘虜,只是時間問題。

  云逸自然也不會不分輕重,放走火舞之后云逸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想著白天的事情。

  他還是喜歡和水玲瓏這種人打交道,有原則,能分的清輕重,不感情用事。有底線,沒有對云逸生出殺人奪寶的念頭。還有韻味,這個丈母娘渾身都散發著迷人的魅力,云逸真怕自己會把持不住。

  原本以為這次出門不會太順利,可風笑天的出現和火玲瓏的配合卻是云逸始料未及的。

  風笑天讓云逸的天賦展現的淋漓盡致,火玲瓏從一開始便有心成全自己和火舞。

  看來自己明天就可以帶著火舞回藍霸學院了。

  深夜,整個熾火學院仿佛都陷入了安靜,原本讓云逸心里有些燥熱的溫度似乎也降低了不少。不但學員都已經入睡,云逸也進入了夢鄉。

  可就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云逸的房門被人悄悄打開了,一道人影溜進了房間,在那身影進入房間后,房門再度被關上。

  整個過程雖然麻利,但并不嫻熟,似乎是個修為不低,但沒什么經驗的賊。

  云逸沒有被驚醒,顯然這個賊的修為遠高于他。

  悄悄摸到云逸的身邊,這個賊仔細搜索了一遍云逸身上能放東西的地方。

  可惜絲毫沒有收貨,云逸身上沒有任何能藏東西的地方,也沒有發現任何魂導器。

  “奇怪!”

  這個賊暗自嘀咕。

  “褲子里面還沒有看過呢!你查得不仔細!”

  云逸揶揄道,睜開了眼睛,一臉戲謔看著面前這個賊。

  “你倒是想的美!”

  這個賊不是別人,正是云逸剛認的岳母,火玲瓏。

  沒有搜到任何物品或信息,火玲瓏便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而且自始至終她也沒打算偷偷摸摸,她甚至在進來之前連衣服都沒有換過。

  原本想出其不意看能不能對云逸的身份有一些了解,現在看來是不行了,不過也沒事,搜不到就問嘛。

  “我問你,你到底什么身份?你那些寶物又是怎么來的?為什么要找我女兒?”

  云逸出身平民,天賦異稟可以說是命好,魂骨可以說是運氣,仙草也可以說是機緣,但這些事情湊到一起還能解釋是巧合嗎?

  火玲瓏剛才去問過經驗豐富的長老,云逸剛才戰斗使用的翅膀很有可能是極其罕見的外附魂骨。

  一個普通家庭出來的孩子,奇遇已經不能說明他的境遇了,火玲瓏不是有意打探云逸的秘密,但是他的出現,卻是讓她不得不防備。

  “你既然懷疑我,我解釋有用嗎?”云逸反問,他倒是把問題想得有些簡單了。

  “你連解釋都沒有,我如何相信你?”

  “與其讓我解釋,你不如想想,你有什么值得我欺騙的?”

  云逸沒有解釋,反倒說了一個很扎心的現實。

  火玲瓏一愣,是啊!自己有什么值得他欺騙的呢?他隨便拿出一樣東西,都能讓自己變得瘋狂。可自己似乎真沒有什么他能看上眼的。

  “我怎么知道你想干什么!”

  扎心歸扎心,火玲瓏依然嘴硬。

  “岳母大人大半夜來我房間,就是為了調查我的身份?”

  “你孤身一人來我熾火學院,不但頻繁拿出重寶,天賦也是世所罕見,你說我會不會動殺心?”

  火玲瓏會這么想也無可厚非,相信大多數人都會生出這種念頭。

  “可是你就算殺了我也拿不到寶貝啊,你剛才不是已經搜過了嗎?”

  云逸依舊淡定,別說火玲瓏沒有實力殺自己,就是有,他也并不覺得她會動手。

  “你又不是我熾火學院的人,身份來歷疑點頗多,冒然將舞兒交給你是不是有些草率?直接將你除掉不是更好?”

  火玲瓏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不過她只是嚇嚇云逸,她又不是武魂殿的那位教皇,哪里有這般霸道毒辣的手段,不聽話就滅了你。

  火玲瓏的色厲內苒云逸看在眼里,雖說她是在嚇唬自己,但是云逸知道她確實存在著這方面的憂慮,不然也不會半夜跑來做賊了。

  “我的身份并沒有騙你,這些寶物怎么來的我也無法跟你解釋,我來找火舞一是我確實要組建一個戰隊,至于為什么非要選她嘛,那原因就是我好色,我的戰隊里都是漂亮女孩子,而且天賦都不比火舞差,她們都是我的女人。”

  云逸說了個火玲瓏比較能接受的理由,畢竟系統任務的事情說出來也不會有人信。

  “你是建戰隊還是后宮?”

  火玲瓏柳眉一豎,是什么讓你把花心好色說的如此理直氣壯?這理由你還打算讓我接受?

  “這有沖突嗎?”

  云逸一臉茫然,似乎這個問題讓他很疑惑,我難道不能兩者兼得嗎?

  “你……”

  火玲瓏氣急,白天沒發現,這小子竟然如此不要臉。

  “你如此花心,我如何能相信你能給我女兒幸福?”

  火玲瓏覺得自己白天有些草率了,沒有看清這小子的真面目,竟然就把女兒賣了,可是這魂骨確實誘人啊,哪怕現在再來一次,她還是會選擇魂骨的。而且女兒也得到了天大的好處,怎么算都不吃虧。

  不過即便如此,火玲瓏還是想幫女兒爭取一下,以免她在那里受委屈。

  “你又如何知道我不能給她性福?”

  云逸在偷換概念,但火玲瓏并不懂。

  “我不管,你要跟我保證,不會讓舞兒受到委屈!”

  火玲瓏見云逸不講道理,也是沒有辦法。只能退而求其次,寧可耍賴也要讓云逸給她一個保證。

  “放心好了,我從來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委屈。”

  云逸明白火玲瓏的心情,給出了承諾。隨即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看著眼前這個美艷婦人玩味說道:

  “我看要不這樣好了,你也從了我,這樣你不但能知道你女兒幸不幸福,你自己也能性福,你看怎么樣?”

  云逸只是看著剛才她耍賴嬌嗔的模樣有些興起,想要調侃她一下,并沒有覺得這個岳母大人會配合自己。

  “好啊,只是我的女兒能換到一株仙草和一塊魂骨,不知道我這個徐娘半老,又是個寡婦的母親能在公子這里換到什么?”

  火玲瓏哪里是開不起玩笑的人,你敢說我就敢應,我倒要看看你愿意拿什么換?

  “你確定?”

  云逸一愣,他不確定火玲瓏的態度,但她的妖嬈媚態卻是讓云逸邪火上涌,修煉皇帝內經之后他本來抵抗力就弱,而這種成熟婦人的誘惑又豈是他能抵擋的。

  “那要看公子能不能拿出讓妾身心動的寶貝了!”

  火玲瓏連稱呼都變了,酥媚入骨的聲音讓人心都麻了。既然你敢調侃老娘,老娘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她已經搜過云逸身上什么都沒有,怎么可能還能拿出什么寶貝,到時候你自己想辦法吧,老娘可不幫你解決。

  然而下一刻火玲瓏就懵了。

  只見云逸手一翻,一塊泛著紅光的魂骨出現在了云逸的手上,氣息灼熱。

  “這……”

  火玲瓏張大了嘴巴,這塊魂骨的品質明顯比白天的那一塊還要好,可是他是從哪里拿出來的?

  “這是地獄三頭犬的頭骨,年限在七萬年!”

  云逸這次可是下了血本。

  地獄三頭犬可是與赤王同級別的近親,地獄之火已經接近極致,這塊頭骨的價值可想而知。

  “小子,你不會真打算……”

  玩笑歸玩笑,云逸拿出的寶貝讓火玲瓏近乎吃驚到窒息,可她還是強行回歸理智。

  她不確定云逸是否是認真的,就算云逸是認真的,自己要不要換?

  她又不是什么黃花大閨女,若是能用身體換一塊如此珍貴的魂骨,她覺得自己能接受,可是若是從了他,該如何面對女兒呢?

  “你當真我就當真!”

  一塊魂骨換這么一個極品美婦,云逸覺得這生意可以做,雖然沒有系統的獎勵,但以后母女一起,云逸覺得這魂骨花的值。

  這下輪到火玲瓏糾結了,云逸態度明確,而且魂骨就在眼前,伸手就能拿到,可若是轉身,也許錯過今天,云逸都不一定舍得了。

  “來吧……”

  火玲瓏認命了,不過一閉眼的事情,交換的后果怎樣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不換,她會后悔一輩子。犧牲她一個,也許可以造福火家世世代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