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59章 魂骨換火舞
  風笑天的身體剛剛落地,一道紅色身影隨后落在了他的身邊,眼神復雜的看向了云逸一眼之后,塞了一顆藥丸放進了風笑天的嘴里。

  “無雙,帶他去修養!”剛才那道紅色身影是一個四十來歲的婦人,容貌與火舞有三分相似,只是那成熟婦人的韻味不是火舞能比的,即便剛才看云逸那一眼沒有任何的感情,卻也讓云逸感受到了一種勾魂奪魄的魅力。

  “是!母親”火無雙說著躍上斗魂臺將風笑天扶了下去,一路上風笑天沒有說過一句話,顯然這次失敗對他打擊不小。

  聽到火無雙的稱呼,云逸大概也知道了眼前這人的身份。

  熾火學院的院長,火無雙的母親,魂圣級別的強者——火玲瓏!

  “都退了吧!”見到臺下議論紛紛的學員,火玲瓏秀眉微皺,聲音清脆卻透著一股威嚴。

  眾人聞言微微躬身相繼退去,只留下了火舞一眾熾火戰隊的成員。

  “小公子,可否進殿一敘?”火玲瓏復雜的的眼神一閃而過,轉而一臉笑意。

  “榮幸之至!”云逸沒有在意火玲瓏的態度轉變,率先大步走向了火玲瓏所指的方向。

  熾火學院的議事大殿應該是整個學院溫度最接近正常范圍的地方了,可能是考慮到這里需要會客,不得不說設計之人還是比較周到的。

  “小公子怎么稱呼?”

  大殿內,火玲瓏端坐主位,看向了下方翹著二郎腿的云逸,雖然之前不曾現身,但云逸乖張的性格她可是看在眼里,此時云逸的動作她倒是見怪不怪。

  “云逸,未婚!”

  云逸著重強調了后面兩個字,眼神同時暼向不遠處站著的火舞。

  火舞面色微變,卻沒有說話,不知是什么意思。

  “那云公子看舞兒如何?”

  火玲瓏哪里還不明白云逸的意思,見識過云逸天賦之后誰能體會她復雜的心情,若是能與其交好,她必然全力以赴。

  “火舞姐姐自然是傾國傾城,前凸后翹……”

  云逸似乎是知道自己說漏嘴了,趕忙住口。

  “……”

  火玲瓏母女皆無言,這小子真的是口無遮攔,縱使心里這么想,也不該說出來啊!

  “既然云公子看得上舞兒,你們或許可以接觸接觸,如云公子這般天賦,想必舞兒會好好把握!舞兒,你的意思呢?”

  火玲瓏干脆直接,直言云逸天賦出眾,想把女兒介紹給云逸。

  “全憑母親做主!”

  火舞略有猶豫,便選擇了聽從火玲瓏的話,她本就喜歡強者,云逸自然是不二人選。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謝過岳母大人了,岳母大人別公子公子叫的這么生疏,叫我小逸就好!”

  云逸是什么人,什么叫順桿爬?看我就完了!

  母女再度無言,我只是讓你們接觸,你就喊岳母了?

  不過火玲瓏倒也樂得成全,火舞見母親沒意見,她也就沒說什么。

  “小逸你來自藍霸學院?”

  火玲瓏對藍霸學院有印象,據說這個學院專收平民魂師,那云逸應該就是普通人出身了,想不到普通人里面能出現如此妖孽的天才,若不是年紀偏小,這屆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上,他必然是最亮的那一顆星。

  “對,我在那里組建了一個戰隊,我準備用這支隊伍參加半年后的魂師大賽。不過現在還差一個人,我覺得火舞姐姐挺合適!”

  云逸說明了來意,畢竟想要帶走火舞,火玲瓏是繞不開的,遲早自己都要告訴他。

  “那小逸可能要失望了,舞兒是熾火戰隊的核心,她無法離開熾火戰隊!”

  火玲瓏沒有任何意外地拒絕了云逸的提議,她是想通過火舞拉上云逸的,怎么可能會讓云逸把火舞帶走,這種賠本買賣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做。

  “岳母大人別急著拒絕,帶走熾火戰隊的核心戰力,我自然不會沒有表示,而且岳母大人應該也知道,熾火戰隊是無緣大賽冠軍的,與其讓少數人記住普普通通的熾火戰隊,何不讓整個大陸都記住冠軍隊伍之中的火舞?畢竟火舞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熾火學院!”

  云逸侃侃而談,信心滿滿。

  “你如何讓我相信你能拿冠軍?”

  火玲瓏眉頭微皺,她覺得云逸太過自負了。

  “這個我稍后證明,我可以先讓岳母看看我的誠意!”

  云逸說著拿出了一塊散發著淡淡紅色光芒的魂骨。

  “這是?”

  火玲瓏眼神中閃過一抹炙熱,她能感覺出來,這塊魂骨很適合她們這種火屬性魂師,而且年限不低。

  “這是一塊來自赤焰魔猿的右臂骨,年限大概在四萬年!”

  云逸的解釋讓火玲瓏目光變得更加火熱,這樣一塊魂骨完全可以作為家族傳承。

  想想昊天宗的傳承魂骨,便知道這塊四萬年魂骨的價值。

  而且赤焰魔猿是少有的火屬性極品魂獸,一身力量更是八成聚集在雙臂,這塊右臂骨的價值就要再翻數倍。

  “小逸啊!你看學院還有什么能換的嗎?也不需要你表示得這么貴重,你隨便表示一下就好了!”

  火玲瓏笑靨如花,不著痕跡的收走了云逸手上的魂骨,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什么問題。

  一旁的火舞臉色羞紅,她實在沒想到一向穩重得體的母親竟然會有如此現實的一面,為了一塊魂骨節操都不要了。

  “母親,你怎么……”

  巨大的反差讓火舞忍不住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閉嘴!”

  火玲瓏自然知道自己的形象有損,當下立即出聲打斷了火舞的話,出聲訓斥道:

  “你懂什么?我怎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不許出去亂說,明白沒?”

  火玲瓏有些慶幸,好在之前已經將其他人遣散,不然自己失態的一幕只怕是瞞不住了。

  也不怪火玲瓏失態,這塊魂骨的意義重大,她一激動就把心里話說出來了,等她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不過她也不后悔,能得到如此契合他們的魂骨,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都值得,丟些面子而已,實在無足輕重。

  “我這里暫時只有這一塊適合火屬性魂師的魂骨,若是以后有機會得到,再送與岳母大人!”

  一塊魂骨已經足夠讓火玲瓏答應放人,云逸自然不會多搭幾塊魂骨進去,于是矢口否認。

  火玲瓏笑了笑,她只當云逸是哄她開心,魂骨若是那么容易得到,還能是魂骨嗎?不過也沒有拆穿云逸,反正這一塊魂骨到手怎么都不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