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45章 心態的轉變
  月軒,云逸正在月軒的貴賓室里愜意地打著盹兒,唐月華已經確定了她武魂的發展方向,紫姬帶著她去尋找魂環了。

  說起來唐月華的武魂也甚是神奇,據她自己說她的武魂能范圍增加友方屬性,包括速度力量乃至防御和魂力。至于比例是多少還要看情況,而且因為天生領域,這個領域能融入武魂,衍生出來的效果就是范圍負面狀態的削弱,乃至消除,具體效果要看實力對比。

  而云逸本來是可以跟著一起去的,畢竟這樣還能增加感情,可柳二龍才是現在云逸的重心,他便留在了月軒靜等魚兒上鉤。

  很快便有人來報柳二龍來訪,柳二龍能在天斗城開一個規模龐大的高級魂師學院,身份自然是毋庸置疑的,柳二龍不但能進入月軒,甚至可以直接求見唐月華。

  云逸迅速起身在面前的茶幾上擺上了香茗,做出一副平靜的模樣自顧自地品了起來。

  很快柳二龍便大步走了進來,其爽朗的性格讓她走起路來都是風風火火,配上其絕美的身段,頗有幾分英姿颯爽。

  柳二龍進來看到云逸的第一眼本能的眉頭一皺,她隱隱感覺這人似乎哪里見過,可又有些想不起來。

  “滴滴,發現可攻略女神柳二龍,獲得其好感度達到九十獎勵復體金蓮,攻略點三萬。”系統的聲音響起,不過云逸也沒時間理會。

  “柳院長來得可不是時候,唐軒主外出尋找魂環,尚未歸來,只怕柳院長要白跑一趟了。”云逸裝作不知柳二龍來的目的,淡淡說道。同時將泡好的香茗遞了一杯在柳二龍的對面,示意對方坐下。

  “她在不在不重要,我是來找你的!”柳二龍沒有多繞彎子,說話直接明了,聽到云逸說唐月華去尋找魂環之后,她心中的希冀更加殷切了幾分。

  “哦?我記得我與柳院長并沒有什么交集吧?”云逸故作疑惑。

  “我聽說你有解決武魂缺陷的方法,特來找你,我有一個朋友,他就是武魂有缺陷。”柳二龍說到朋友二字的時候,眼中的思念與痛苦清晰可見,曾經差一步就成為最親密的人,如今只能用朋友來稱呼,其中的酸楚只有自己知道。

  “我為何要幫你?”云逸自然也看出了柳二龍對玉小剛的癡情,心中一陣不爽,說話態度都冷了幾分。

  “條件你隨便提,只要我有!”柳二龍雖然不知道云逸為何態度冷了許多,卻也只是以為他對自己有防備,并沒有多想。

  “好大的手筆,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能讓柳院長如此不計代價的幫他。”云逸的醋意已經快壓抑不住了,知道是一回事,可事到臨頭又是一回事,自己惦記的女人心里想著別人換誰心里也不好受。

  “這個恕我無法告知,云公子只需要告訴我如何才能出手相助,我能做到的,絕不會推脫。”柳二龍并沒有打算將玉小剛的事情告訴云逸,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想必柳院長沒有弄清楚狀況,我并沒有義務一定要幫你,既然你不愿意說,那就請回吧!”云逸雖然對這個癡情的女人很有好感,但他可沒有打算做舔狗,絲毫沒有慣著柳二龍。

  “這與我們的交易沒什么關系吧?”柳二龍皺眉,她總覺得云逸似乎對自己的事情有些過度關心了。

  云逸直接背過身去,連回答柳二龍的意思都沒有。

  柳二龍有些為難,她雖然脾氣不好,但并不是不講道理,這人雖然可惡,但自己并沒有理由修理他,眼下云逸掐著她的脈門,她也只能妥協。

  “他叫玉……”

  “打住,我不想聽,你走吧!”

  柳二龍妥協,云逸卻改變主意了,出聲打斷了柳二龍的話。

  這下柳二龍的火氣就有些壓不住了,她一向不是什么好脾氣,眼前這小屁孩論年紀當自己兒子都不夠,卻絲毫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甚至隱隱感覺是在刁難自己,這讓她如何能忍?

  “小屁孩,你是存心的?”柳二龍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溫柔一些,免得嚇壞了小孩子,可是硬擠出來的幾個字,哪里會有半分溫柔可言。

  “怎么?這難道不是我的自由?”聽到對方稱呼自己小屁孩,云逸心里更是郁悶,險些發飆。自己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身材體型已經與成年人無異,這一聲小屁孩簡直是對自己的侮辱。

  “你到底想要怎樣,我確實很需要解決武魂缺陷之法,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應。”眼見云逸臉色越來越黑,柳二龍也有些急了,語氣也軟了幾分,言語之中帶著一絲懇求。

  “什么要求暫且不提,我現在很不高興,你先讓我心情好起來咱們再談交易。”嘴角微微上揚,云逸將臉別向一邊,以免被柳二龍看出什么。

  “你……”柳二龍很想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混蛋,但是想到玉小剛這么多年的痛苦,她還是忍了下來:“你說,我盡量滿足!”

  “第一,小屁孩這稱呼我很不喜歡,以后你見我要叫我小哥哥。”這是云逸的底線,不把稱呼糾正過來,將是他一輩子的恥辱。

  “你知道我大你多少歲嗎?我叫你哥,你受得起嗎?”柳二龍氣急,冷笑著道。她并沒有察覺到云逸尚未暴露的狼子野心,以為云逸只是單純的小孩子心性,僅僅是不喜歡別人叫他小屁孩而已。不想太過惹怒云逸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我可以保證以后不叫你小屁孩,至于叫你小哥哥,還是算了吧!”

  “那你回去吧!你的朋友想必年紀也不小了,半輩子的白眼都熬過來了,應該早就習慣了,而且錯過了最佳修煉年紀,你付出那么大代價的確不值得。”云逸幽幽開口,一副為柳二龍考慮的樣子。

  可這句話正戳中了柳二龍的軟肋,一想到玉小剛背負著廢物的名聲活了一輩子,她的心中就是一陣劇痛。只要讓他武魂缺陷恢復,哪怕是一天,只要這男人能輕松一點,她都可以不惜代價。

  “小哥哥!”柳二龍語速極快,要不是云逸聽力好,根本聽不清,同時她將腦袋別向了一邊,云逸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你說什么?”云逸微微側身,把手搭在耳朵上,表示自己聽不清。

  “小哥哥!”柳二龍這次吐字清晰了不少,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紅暈,眼睛始終不敢看云逸。

  “這么勉強?還是算了吧,我從不強人所難!”云逸恬不知恥地繼續刁難,如果小舞幾人聽到這話,怕是眼珠子都要翻出來。你不強人所難?你是不是對這個詞有什么誤解?

  “小!哥!哥!”

  這次的聲音軟糯黏人,聽得云逸骨頭都酥了,可看到對方略帶羞意的眸子中隱藏的殺氣,云逸也不敢讓對方再叫一遍。

  “勉強算你過關吧!”云逸一臉的意猶未盡,可始終不敢把柳二龍太逼急了,這妞的暴脾氣可是出了名的。

  “現在能談談條件了吧?”柳二龍白了云逸一眼,幽幽說道。

  不知道為什么,受到云逸的刁難妥協后,柳二龍隱隱感覺心中對玉小剛的心疼和執念減輕了一些,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但是對于云逸,她卻知道自己并沒有很生氣。

  “我只是說稱呼勉強過關了,心情并沒有好轉,哪里有心思談其它事情?”云逸要是能那么容易放過柳二龍,那他還是云逸嗎?

  “你還想怎么樣?”柳二龍銀牙咬得咯咯作響,言語中的不耐溢于言表,但卻不見發作,眼神中甚至隱隱有一絲幽怨。

  “我這肩膀不知怎么的,有點酸……”云逸意有所指,一副你懂的眼神看向柳二龍,整個人有些懶散地躺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柳二龍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默默走向云逸的身后,伸出了纖纖玉指,放在了云逸肩頭,開始緩慢且生澀地揉捏。

  二十年的時間,柳二龍對玉小剛不僅只有愛,也有對玉小剛遭遇的同情,這種情感與愛夾雜在一起,便成了一種執念,也正是這種執念,讓她二十年情感不淡,反而愈演愈烈,默默待在深院為他尋找解決武魂缺陷之法。

  當柳二龍放下驕傲為云逸捏肩那一刻,她心中的包袱似乎也隨著自己的驕傲一起放下了。

  也許當他武魂問題解決,自己兩人之間沒有結果的苦澀愛情也該結束了,二十年的等待,終究是一場空。而幫他換取武魂缺陷的解決之法后,自己應該也拿不出什么去愛他了。

  想通了一切之后,柳二龍沒有放下驕傲和尊嚴的委屈,反而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輕松,這種解脫感,是自己二十年來不曾體會的。

  隨著柳二龍的手在云逸肩頭的動作,心中對玉小剛的種種情感也在緩緩抽離,這種感覺說不上難受或是舒適,但很奇妙,奇妙到讓柳二龍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以至于她都不知道幫云逸按了多久,連手指都有些酸了,卻渾然不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