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43章 唐月華的武魂缺陷
  在以唐月華為首的一眾月軒成員的歡送下,云逸走出了月軒。

  出了月軒,云逸便開始思索怎么去找柳二龍了,這妞對玉小剛太過死心塌地,玉小剛馬上就會到來,時間緊迫。

  晚上,云逸戰敗了孟依然和獨孤雁之后,催動金翅大鵬羽離開了住所,朝著藍霸學院飛去。

  夜深人靜,云逸倒是也沒有驚動任何人,來到了藍霸學院深處的那一片幽深寂靜的小樹林。

  看著這環境優美,人跡罕至的小樹林,云逸眼睛一亮,這要放在后世,絕對是打野啊呸,隱居的好地方。

  一想到柳二龍這火爆脾氣,竟然能住在這里種花養草,為玉小剛尋找解決武魂缺陷的方法,二十年如一日。云逸就感到有些不值。

  若不是弗蘭德的有意成全,悄悄推波助瀾,若不是唐三的天賦絕佳,為他挺直腰桿,可能這一輩子,玉小剛都不會找她,獨留她孤獨終老。

  柳二龍此時正在房間內黯然神傷,縱使實力強大,但她終究還是一個小女人,需要人呵護安慰。

  她不似玉小剛,能強壓內心的情感,醉心武魂研究。她每每夜不能寐,對那個男人相思入骨,卻終是不得回應。

  二十年的努力,可解決武魂缺陷之法卻依舊了無頭緒,讓柳二龍有些失落,隨即又釋然,就算能解決又怎么樣呢?自己連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云逸在遠處駐足觀望,同時思索接近柳二龍的辦法,自始至終云逸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可柳二龍畢竟是魂圣,就算是在情緒低落防備意識全無的情況下,她還是捕捉到了屋外云逸的氣息。

  “誰!”

  柳二龍暴起,竟然有混蛋敢跑到這里來偷窺?魂力瞬間凝聚,眼中冷芒閃爍,幾乎瞬間便沖到了門口,對著云逸藏身的大樹就是一道火焰沖擊而去。

  意識到危險的云逸迅速閃身后退,金翅大鵬羽瞬間出現,將他的身體帶到了半空,遠離了已經燃燒的大樹。

  脫離危險的云逸感覺胯下一涼,這妞是真虎啊,二話不說就下死手。

  看來沒有實力泡妞有風險啊,還是謹慎一些的好,趁著夜色濃郁,云逸在柳二龍沒有追上來之前,快速離開了。

  看著來人已經離去,柳二龍也沒有追的想法,人家有翅膀,你怎么追?

  不過雖然沒有看清來人的模樣,但那金色翅膀甚是顯眼,只要他敢露出來,一定能認出他。

  不過那翅膀到底是什么?看起來不是凡品。武魂嗎?還是魂技?

  云逸一臉黑線回到了房間,獨孤雁孟依然也是被動靜弄醒。看到云逸那灰頭土臉的樣子,二女皆是幸災樂禍,好奇詢問云逸在哪里吃了癟,連臉都被熏黑了,衣服也燒了好幾個破洞。這壞家伙也有人治他了?

  云逸正是郁悶的時候,被二女一陣調笑,還能慣著她們?一頓家法伺候,把二女收拾妥帖之后,天已經亮了。

  云逸再度走進了月軒。

  柳二龍這妞貿然湊上去撩有生命危險,云逸準備換種方法,讓她來找自己。

  柳二龍對玉小剛死心塌地,本身又沒有什么特別薄弱的切入點,想要拿下他最好還是得從玉小剛身上下手,畢竟玉小剛是她最明顯,也可能是唯一的軟肋。

  唐月華的武魂也是有缺陷的,天生魂力九級,自帶貴族圓環領域,卻也終生困在了魂力九級,若無奇遇,永遠無法成為魂師。

  而玉小剛也是武魂有缺陷,兩人癥狀相似,只要云逸能將唐月華的武魂問題解決,一旦柳二龍知道,必然會為玉小剛來求取解決之法。

  以柳二龍重情重諾的性格,一旦有求于云逸,云逸就有把握慢慢攻克她的心防。

  所以云逸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唐月華的武魂缺陷解決,反正這個自己內定的女人云逸肯定是要幫她的,現在只是把時間提前了而已。

  因為有了唐月華的許可,云逸已經可以自由出入月軒了,守衛不但沒有阻攔,反而是異常恭敬。

  唐月華對于云逸的到來有些意外,也有一絲羞怯和不安。

  “云公子,不知今日來我月軒,所為何事?”唐月華想到昨日云逸要為自己念的一首詩,便有些臉紅。以那首曲子如此深情火熱的風格,只怕那首詩,也是熱情露骨之極。

  “自然是來看軒主,分別一日,如隔三秋!思念之深,食之無味,若是不來見軒主,只怕以后我都食不下咽啊!”云逸恬不知恥地說著極其肉麻的情話,絲毫不見臉紅。

  “公子言重了,月華蒲柳之姿,豈敢攀附公子?以公子天資,未來必有良配,還是莫要取笑月華!”唐月華又不是小姑娘,哪里會相信云逸的甜言蜜語,更何況你昨天帶來的四名女子哪個比自己差了?你想我想的吃不下?糊弄鬼呢?可即便知道云逸是信口胡謅的鬼話,還是不由俏臉羞紅,女人哪里受得了這么肉麻的話,哪怕是假的,也無法完全免疫。

  “沒事,我不嫌棄你,你要是實在覺得我吃虧了,配不上我,那就不要收彩禮,嫁妝多準備一點,我也知道我太優秀,正妻你肯定是不敢想的,但是小妾你還是可以勝任的,你也不差,不要妄自菲薄。”仿佛是沒聽懂唐月華的拒絕,云逸順著唐月華的話,一本正經地給出了非常合理的建議。

  “你……”繞是一唐月華的禮儀修養,也無法保持風度,氣的嬌軀顫抖,玉手食指指著云逸,嘴巴哆哆嗦嗦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唐月華的圈子里都是有身份懂禮儀的貴族,何曾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流氓,若不是昨日對云逸已經有所了解,只怕現在她已經上前將這毫無底線的混蛋給掐死。

  “公子說笑了,還是說說正事吧!”眼前的少年心境畢竟已經遠超自己,也許讓自己怒不可遏的事情可能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終究是自己境界不夠,在人前失態了。想到這里唐月華勉強壓下心里的憤怒,只是面色已經冷了下來。

  “軒主的禮儀和音律皆已是頂尖,可因為武魂缺陷,導致自己的圓環領域無法真正趨于完美,是嗎?”云逸知道唐月華已經處于爆發的邊緣,便也不再刺激她,說起了正事。

  “公子是何人,月華的武魂有缺陷人盡皆知,但圓環領域并無幾人知曉,公子從何處聽說?”唐月華的眼神里已經有了一絲戒備。

  云逸沒有回答唐月華的問題,他也無法回答,難道告訴她自己是穿越的?鬼才信!

  “我是如何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解決你的武魂缺陷!”說著云逸拿出了一株散發著璀璨白芒的蓮花,其上繚繞的白色霧氣仿佛能安撫人的心神。

  “這是什么?公子要將它給我?”唐月華感覺自己浮躁的情緒仿佛都被這株白色蓮花安撫,這株蓮花必然不是凡物,可她也不會認為云逸會將這么珍貴的東西給自己。

  “這是萬象法蓮,能將你的武魂缺陷修復成它原本的樣子,若是機緣足夠,也許還能更進一步!”云逸隨手將蓮花遞到了唐月華的身前,解釋道。

  “公子就這么給我了?沒有什么要說的嗎?”唐月華有些懷疑,剛才這貨還恬不知恥地要自己又是陪嫁妝又是做小妾的,怎么拿出籌碼了,卻不提要求了。

  “你希望我說點什么?還是說,你想做我小妾?”云逸嘴角微微勾起,玩味說道。

  “公子說笑了,只是月華實在受不得公子如此厚禮,公子請收回吧!”唐月華能隱隱感覺自己的武魂十分渴望得到這株蓮花,可她無法說服自己收下。

  “你真不要啊?”唐月華眼中的渴望自然是被云逸捕捉到了,繼續誘惑道。

  “月華自認拿不出等值的物品與公子交換,受之有愧!”唐月華堅持,她何嘗不想要,可實在說不出口。

  “在我看來軒主就是世上最貴重的珍寶,一朵花而已,不及你萬一!”云逸再度將蓮花遞到了唐月華身前,深情款款。

  “公子錯愛,月華愧不敢當,可月華也不會用自己的感情來做交易,公子好意,月華只能辜負了!”唐月華芳心顫動,可即便云逸情話說得再騷,她也不會輕易答應。縱使對云逸有感覺,她也不希望這種感情里面摻雜其它,讓感情變得不純粹。更何況她自己都不知道現在對云逸的感覺究竟是尊敬還是喜歡。

  “我喜歡你,與這株蓮花無關,即便你不喜歡我,我也會將它送你,你不用覺得有負擔。”云逸耐心解釋,他可沒有多少耐心,柳二龍留給他的時間可不多。

  “不管月華對公子心意如何,都不能接受公子如此貴重的寶物,更何況……”

  唐月華話還沒說完便被打斷了。

  粗暴地將唐月華抱進懷里,云逸瞬間印上了唐月華的誘人紅唇,同時死死按住了她的嬌軀,不讓她掙脫。

  經過短暫的愣神之后,懷中的玉人便拼命掙扎起來,可早有防備的云逸怎么會給她掙脫的可能。

  也許是被云逸的霸道溫柔感化,也許是沒了掙扎的力氣,最終懷里的玉人放棄了掙扎,任由云逸胡作非為。

  良久,云逸松開了滿臉嬌羞的唐月華,此時對方正眼神復雜地看著云逸。

  唐月華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以這種方式失去自己的初吻,可讓她恐懼的是她竟然沒有多少生氣,更多的是期盼和欣喜,以及意猶未盡。

  自己真的喜歡他嗎?還是只是因為自己單身久了?又或者自己內心是渴望被人征服的?

  云逸自然不知道對方的想法,抹掉了嘴唇上對方的痕跡,再度將蓮花遞到了唐月華身前:“你的好處我已經收了,這花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這便宜我可就白占了!”

  此時的唐月華還未緩過神來,聽到云逸的話雖然有些臉紅,可她畢竟不是小女孩,輕易被云逸拿捏。

  “公子說笑了,若是月華一個吻就能換取這等神藥,那神藥未免也太沒有價值了。”短暫的失神之后,唐月華便恢復了優雅端莊,巧笑嫣然,全然沒了剛才的嬌羞和慌亂。

  “那你是要我多收幾次好處?”云逸腦回路清奇,作勢又要伸手去攬唐月華。

  唐月華臉色微變,快速后退了兩步,躲開了云逸的大手。再多收幾次好處?我是這個意思嗎?

  “公子厚意,月華卻之不恭了,若是以后公子有需要月華的地方,月華定不推脫!”唐月華知道對方并沒有再占自己便宜的意思,否則以自己九級的魂力修為是躲不過的,可這朵花顯然是不得不接受了,不然只怕貞潔不保。雖然接受貞潔也不一定能保住,但至少先度過眼前這一關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