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35章 敲詐獨孤博
  “沒錢?”

  云逸眉頭一挑,絲毫沒有意外,獨孤博要是肯給才有鬼了。

  “獨孤博,你自己爛命一條,死了也就算了,你孫女也打算讓她死嗎?”

  “小子,你若是敢傷害我孫女,我絕不饒你!”

  獨孤博以為云逸是在威脅他,一下子就怒了,獨孤艷可是他的命根子。

  “我傷害她?獨孤博,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就算我不動她,她又能活幾年?”

  云逸早已將一切拿捏的死死的,這仙草他是勢在必得的。

  “你什么意思?”

  獨孤博面色一沉,眼睛卻是閃過一絲光亮,莫非他知道自己爺孫身中劇毒?莫非他有破解之法?獨孤博心思活絡起來,臉上卻沒有半點表現,他想再試探一下。

  “沒什么意思,本來我打算這筆帳清算之后再談下一筆交易的,現在看來毒斗羅似乎并不感興趣,那我就不遠送了!等你毒發身亡之后我送你一副上好的棺材!”云逸似乎沒有半點要胡攪蠻纏的意思,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可這一次獨孤博卻不能走了,云逸明顯是有辦法解決他們體內的劇毒,這自己哪里能走?

  “你能看出我們身中劇毒?還有辦法解決?”生死攸關之下獨孤博再度被云逸拿捏,也顧不得云逸是不是在套他的話了。

  “走吧,以你那個密地中溫泉靈藥的功效,讓她活到你兒子兒媳的年紀問題不大,至于你自己,一把年紀了,也算壽終正寢了。”云逸說話毫不客氣,完全沒有因為毒斗羅的身份而有所收斂。

  “十萬金魂幣不是問題,還請你告知解毒之法。”獨孤博沒了脾氣,也顧不得云逸是不是在敲詐自己,對他來說只要能解決他們爺孫的身體問題,其它都不重要。

  “金魂幣是教育費,解毒是另一筆交易!”云逸把賬算的極其清楚,將鼻孔對著獨孤博,那意思很明顯,不付錢免談!

  這時外面再次傳來了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紫姬將門打開,獨孤艷和葉泠泠正站在門口。

  獨孤艷一臉焦急,額頭上還能隱隱看到細密的汗珠。

  剛才獨孤博出現在戰臺上找云逸她便有心想阻止,可當時自己正在恢復傷勢,而且自己那副烏漆嘛黑的樣子怎么見云逸?所以即使心里焦急,她也只能等傷勢恢復,稍微整理了一下儀容才匆忙趕來,以免發生不可挽回的結果。

  “爺爺,我不是讓你不要找他麻煩嗎?”獨孤艷有些嗔怪地對著獨孤博說道,隨即又轉頭看向云逸:“那個,對不起,我爺爺是因為有點誤會才對你態度不好的,你別生氣,我跟他解釋一下就好了,以后不會在找你麻煩了,你沒事吧!”

  獨孤艷和云逸說話明顯有些拘謹,甚至是小心翼翼,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其它。

  云逸沒有說話,見到獨孤艷的表現不由微微點頭,隨即將眼神投向了獨孤博。

  那意思很明顯,看看我教育多成功,你還覺得這十萬金魂幣虧嗎?

  “我這就回去籌!”獨孤博無奈,他哪里看不出云逸的意思,不過無論云逸教育的成不成功,這教育費是跑不了了,誰讓自己授人以柄呢!

  接著獨孤博轉身對獨孤雁說道:“雁兒你這段時間就留在索托城吧!爺爺回去辦點事情就來找你!”

  從爺爺剛才的話中,獨孤雁隱約明白爺爺應該是和云逸達成了某種協議,她也沒有多問,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小子,老夫回來之前我這寶貝孫女你可要給我照顧好!”獨孤博再度對云逸囑咐道,雖然獨孤雁體內的劇毒平時不會發作,可一旦發作后果不堪設想,所以毒斗羅很少會讓孫女離開自己身邊太久。

  “爺爺,我又不是小孩子,可以照顧自己!”云逸還沒有說話,獨孤雁率先開口。

  獨孤雁自然是不知道二人打的啞謎,聽到讓云逸照顧自己,心里莫名一緊,雖然對云逸并不討厭,但本能的還是有些恐懼,而且爺爺這話還有點將自己托付給他的意思,讓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自然。

  “行了,走吧走吧!”云逸不耐煩的下了逐客令。這不是耽誤自己做任務嘛!兩塊十萬年魂骨呢!

  獨孤博走了,留下了獨孤雁,低著頭站在那里不敢看云逸。葉泠泠也沒有離去,她倒是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打量云逸以及他身后的三女。

  自從經歷星斗大森林事情之后,纖塵不染的白紙終究是被云逸在上面來了一通涂鴉。每每想起那一幕,葉泠泠自己都感覺臉頰發燙,可卻又忍不住去想,如同心魔,若是現在再讓她經歷一遍云逸的幻陣,只怕她也會深陷其中。

  可葉泠泠并不似一般的女孩,她更多的情緒是被理智主導,這也導致她縱使羞澀,也敢于承認和面對,對上云逸玩味的眼神非但沒有閃躲,反而回以深情,灼灼的目光讓云逸這老江湖都有些臉紅。

  “咳咳,那個,好久不見哈!”云逸對著葉泠泠說了一句很沒營養的話。

  “嗯,我很想你!”葉泠泠眼神清澈明亮,完全沒有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也不知道矜持與委婉為何物,直接了當。

  這一下直接給云逸整不會了,對付女孩子云逸自認為很有一套,可如此率真直接的,云逸是第一次見。

  “額,那個,比賽結束了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回去?”云逸竟有些不敢看葉泠泠的眼睛,那眼中毫不掩飾的情意能把人的心都融化,多少年了,云逸今天竟然有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我不準備回去了!”葉泠泠此話一出,云逸和獨孤雁同時看向葉泠泠。

  他們二人是了解葉泠泠的重要性的,葉泠泠絕對是整個皇斗戰隊當之無愧的核心,有著無可替代的作用,可以說,皇斗戰隊沒了誰都行,若是沒了葉泠泠,戰力便會大打折扣。

  “為什么?”

  這是云逸和獨孤雁同時問的。

  “因為我喜歡你!我想留在你身邊。”葉泠泠沒有理會吃驚的獨孤雁,眼神直勾勾地看著云逸:“你雖然狠厲霸道,下流好色,玩世不恭,也不會憐香惜玉,但你率直不做作,真小人遠比偽君子值得托付。”

  “我可是有很多女人,你只能做小!”云逸嘴角一抽,你這是夸我嗎?我謝謝你啊!你不說我都不知道這些居然是我的優點。

  云逸心里很不舒服,這女人沒有一句話是夸他的,可連起來居然是一句好話,關鍵是云逸自己竟然無法反駁。

  嘴上吃了虧的云逸只能在其它方面下手,企圖扳回一城,你不是想跟著我嗎?先給你下點眼藥。

  “我喜歡你,與名分無關。”葉泠泠眼中沒有一絲波瀾,顯然她真的不在乎這些。

  “可是天斗帝國不會讓你離開皇斗戰隊吧!”云逸確實有這方面的疑慮,但他此時問出來只是想和葉泠泠較勁,他依然在為葉泠泠剛才的夸獎耿耿于懷。

  似乎是聽出了云逸話語里的小心思,葉泠泠明亮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莫名覺得這個小心眼的男人有些可愛。

  “我的心已經屬于你了,只要你愿意,身體也會屬于你,以你霸道的占有欲,會允許別的男人占有我嗎?若是我回到天斗帝國,我可能就是別人的女人了!”理性的女人是可怕的,尤其是理性能壓制感性的女人更加可怕,智商時刻在線。

  不得不說葉泠泠這句話抓住了云逸的軟肋,這種絕色云逸怎么會允許他人染指,縱使知道葉泠泠是在刺激他,但云逸卻不得不上當。

  只要葉泠泠喜歡云逸的消息被人知道,為了留下葉泠泠,天斗帝國皇帝必然會想盡辦法將她困住,最好的辦法便是給她找個夫君。

  “過來!”想通了一切的云逸只能被葉泠泠牽著鼻子走,但連續在葉泠泠手上吃癟的云逸也有些憋屈,他感覺這個女人一直在調戲他,但他沒有證據。

  對于云逸黑著臉仿佛命令的語氣,葉泠泠也不惱,乖巧走到云逸身前,看向云逸的眼神一片澄澈,除了情意再無其它。

  云逸一把將對方拉到自己懷里,葉泠泠配合地坐在了云逸的大腿上,再次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濃厚的野蠻氣息,葉泠泠沒來由的身體一顫,再不復剛才的從容。

  見到對方眼中的閃躲之意,云逸嘴角微微一揚,報復性地蓋上了對方的櫻桃小嘴。

  良久,旁若無人地親熱了好一陣,云逸才放開葉泠泠,任其起身在自己身側整理褶皺的衣裙。

  縱使在如何理性,心境如何淡然,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輕薄而面不改色,但葉泠泠只是俏臉微紅安靜站在一旁,不似尋常女子一般嬌羞嗔怪。

  “晚上再收拾你!”見沒有達到想象中的效果,云逸沒好氣地放了句狠話,意思誰都懂。

  “好!”葉泠泠雖然有些羞意,但還是點頭回應。

  云逸一翻白眼,不再多言。

  這小妮子,用最平淡的態度和語氣,說著最露骨的情話,卻讓人生不出半點違和感。仿佛天生帶有一種優雅淡然的氣質,宛若空谷幽蘭,不食煙火,就連明目張膽的約炮,都給人一種高雅圣潔的感覺。

  不似云逸,無論是語言還是動作神態,都透著猥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