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27章 酒店聚餐
  晚上,睡夢中的云逸在一陣敲門聲中悠悠醒轉,云逸也沒在意,以為是小舞或者孟依然來找自己了,起身開了門,也沒有仔細看來人是誰,返身坐到了桌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飲而盡。

  門外的身影見到云逸剛睡醒,連衣服都沒換,明顯有些猶豫,但最后還是踏進了房間。

  來到云逸的身側坐下,來人身上幽幽的體香若有若無的傳進了云逸的鼻子,頓時讓云逸覺察出了什么。

  他自然能分辨出小舞或者孟依然身上的香味,但這顯然不是她們兩人的,微微側頭便看到了一張有些遲疑和期待的復雜表情的臉。

  俏臉精致粉嫩,一雙水汪汪的眸子有些忐忑不安地看著云逸,眼中隱隱有一絲慚愧和掙扎。

  一身淡藍色的公主裙將她的氣質襯托的高貴又動人,讓人充滿了征服欲,一雙纖細小手在身前不安地糾纏交錯,顯示著她內心的糾結。

  “是你啊!有事嗎?”

  來人是寧榮榮,她的到來讓云逸有些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畢竟她的好感度擺在那里,被自己拿下那是遲早的事。

  寧榮榮明顯是沐浴更衣之后精心打扮過才來找自己的,連脖頸后的頭發還沒有完全干透,云逸甚至能清晰看到其上沾著的細小水珠。

  “那個,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寧榮榮有些遲疑,她與小舞關系不錯,這次是瞞著小舞趁著她和孟依然逛街去了偷偷來找云逸的,有種做賊心虛的負罪感。

  “說說看吧!”

  云逸沒有立刻表明態度,給她倒了一杯水,遞到了她身前,隨后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慢悠悠的品著。

  “我想和你組隊,一起上斗魂臺!”

  寧榮榮說到這里看了云逸一眼,見云逸沒有表示,依然不緊不慢地喝著茶水,只能接著說道:

  “你應該也知道我偷跑出來的,我就是想證明自己,如果能拿到金斗魂徽章回去,我爸爸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但是如果僅僅靠著賽量不穩定的團隊賽,我可能到畢業都拿不到金斗魂徽章,所以我也想讓你帶我上分,我可以付你酬勞!”

  寧榮榮說完一臉希冀地看著云逸,等待著云逸的回答。

  “我缺錢?”

  云逸斜了寧榮榮一眼,別說他現在不缺錢,就是缺錢的時候他對錢也沒什么興趣,而且這么好的機會他怎么可能放過她。

  “那你想要什么?魂骨?你若是肯加入七寶琉璃宗我也能幫你爭取一塊!若是還有其它要求,我也能盡量滿足!”

  寧榮榮一聽云逸沒有拒絕,反而是一臉欣喜,只要有的談,那就能談。

  “我對魂骨沒什么興趣,對你倒是挺感興趣的!你能滿足嗎?”

  云逸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語氣平靜,聽不出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

  “可是,我和小舞是好朋友,這樣對小舞不好吧!”

  寧榮榮羞紅著臉沒有馬上拒絕,甚至絲毫沒有因為云逸對自己的非分之想而生氣,只是扭捏地說出了心里的顧慮。

  作為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她從小就明白自己需要與一個強大的魂師結合來保持宗門的長盛不衰,這是她與生俱來的責任。

  云逸無疑是非常符合要求的,而且自己對他也很有好感,無論是情感還是理智,夢想與現實,云逸都是絕對的最佳人選,即便沒有有求于人,她也沒有理由拒絕,若不是顧忌小舞,她可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云逸的要求。

  “你們不是好姐妹嗎?這樣關系不是更好了嗎?”

  云逸自信自己只要能將小舞的母親復活,她絕對會對自己百依百順,斗羅一世,怎么可能錯過這弱水三千?

  寧榮榮一陣白眼,你確定會關系更好?真是沒心沒肺!她可不知道云逸已經有了打算,只怕答應他之后她和小舞將會反目。

  “那你能不能先不要讓小舞知道?等我想好怎么跟小舞說了,咱們再告訴她!”

  寧榮榮雖然有些任性,但心地不壞,在她看來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尤其是有能力的男人,但小舞并不是很能接受,她又不想傷害小舞,只能選擇暫時隱瞞。

  云逸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算是答應了,他還真沒想到寧榮榮如此通情達理,這也省了自己不少事情。

  一切談妥寧榮榮便沒有了聲音,靜靜等待云逸的動作。

  云逸也沒有猶豫,起身將寧榮榮柔若無骨的嬌軀輕輕抱起,向著床榻而去。

  “滴滴,恭喜宿主攻略女神寧榮榮,當前好感度85,達成另類攻略條件,獎勵十萬年外附魂骨金翅大鵬羽,一萬攻略點!”

  云逸微微一笑,原來完成任務不止好感度一條路,這系統還真是人性化。

  不知過了多久,中途休息中的二人被一陣敲門聲打斷。

  云逸面色一沉,這么晚了還來敲門的十有八九是小舞她們兩個,這要是被抓包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寧榮榮更是面色一白慌亂不堪,直接縮進了被子里,當起了鵪鶉。

  “誰!”

  云逸強裝鎮定,雖然他有信心讓小舞接受,但他的心理還沒有強大到在這種場合毫不慌張。

  “公子,我是本店服務生,弗蘭德院長請大家下去吃晚餐!”

  門外面傳來服務生的聲音,恭敬而又討好。

  “好的,我等下下來!”

  云逸的話語中充滿了幽怨,同時把那個壞自己好事的弗蘭德也記恨上了。

  躲在被窩里瑟瑟發抖的寧榮榮聽到服務生的聲音也放心了下來,當聽到云逸那充滿幽怨的回復險些笑出聲來,難得看到云逸吃癟的模樣。

  服務生走后不久,云逸便穿戴整齊走出了房間,來到樓下大廳集合,此時弗蘭德等人已經在等著了。

  見到云逸到來弗蘭德十分熱情,笑瞇瞇地沖著云逸打招呼。

  “小逸來了?先坐,馬上人就齊了,想吃什么隨便點,我請客!”

  弗蘭德大手一揮,十分豪爽,一改從前摳門的陋習。

  云逸一臉狐疑,連心中的不快都壓下去了,這弗蘭德怎么突然轉性?這很不科學啊!

  玉小剛坐在弗蘭德旁邊,對于云逸的到來沒有什么表情,也沒有說話的打算。

  馬紅俊和奧斯卡倒是對云逸很熱情,招呼云逸坐他們旁邊。

  戴沐白坐在朱竹清的旁邊,但從朱竹清冰冷的表情來看只怕二人的關系沒什么進展。

  這也在云逸的意料之中,本來他是史萊克戰隊的戰力天花板,除了唐三這個外掛,根本沒人能與他這個團隊輸出相比,自然在其他人眼中地位超然。

  但是現在有了云逸的存在,順帶著孟依然也加入了,一下子戴沐白就變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想要獲得朱竹清的好感自然難度翻倍了。

  “今天什么日子?院長竟然舍得下血本請大家吃飯?”

  本來平時大家就比較隨意,加上云逸對弗蘭德有怨,所以開起玩笑來更加不留情面。

  但是云逸敢開玩笑卻不代表大家就敢笑,弗蘭德心眼可并不大,他們可不是云逸,有封號斗羅撐腰,今天不給他面子,明天可能就要倒霉,一時間眾人憋的甚是辛苦。

  “咳咳,本院長一向慷慨,只是以前條件不好,本院長有心無力,所以才讓小逸對我有些誤解,今天我就要為自己正名,大家隨便吃,隨便喝!費用我全包了!”

  弗蘭德扶了扶眼鏡,竭力為自己挽回形象,但他顯然不知道自己的摳門形象在眾人心中是何等根深蒂固,他這一番慷慨激昂的解釋也只是換來了一陣白眼。

  當然還是有不怕死的,坐在云逸旁邊的奧斯卡悄悄告訴云逸說道:

  “這家酒店的老板是馬紅俊的一個相好,她知道馬紅俊短時間不會離開索托城,直接將酒店送給了馬紅俊,院長請客根本不花錢,而這歸根結底還是因為你當初的引路,所以院長才會對你特別客氣!”

  “奧斯卡,你這說話怎么有氣無力的,我都聽不清了,明天你上斗魂場練練吧,身體太差可不行!”

  奧斯卡雖然說話小聲,但弗蘭德怎么可能聽不到,當即對奧斯卡展開了報復。

  奧斯卡面色一僵,瞬間表情就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隨即將目光投向云逸,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云逸一陣無語,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心。

  隨后看了一眼奧斯卡旁邊的馬紅俊,見對方隱隱面露傲然之色,想來奧斯卡說的沒差了。

  但是云逸實在想不到馬紅俊竟然混的這么好,真不知道是該羨慕還是同情。

  一想到一群富婆圍著馬紅俊轉的場景,云逸便不敢直視。

  很快寧榮榮也下來了,走路姿勢雖然略有怪異,但不仔細觀察并不容易發現。

  寧榮榮依舊是那個傲嬌的小公主,在眾人面前并沒有表現出什么異樣,當然前提是她不看云逸的眼睛。

  小舞和孟依然是最后才回來的,她們比賽完了之后便在索托城內四處逛,買了不少實用的衣服,直到現在才回來。

  碧姬和紫姬依然沒有回來,她們大概也知道眾人有些畏懼她們,很少在這種場合出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