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24章 明心
  翌日清晨,孟依然悠悠醒轉,迷迷糊糊感覺自己睡覺的地方很不舒服,臉都睡歪了。

  待她清醒之后,發現自己居然在云逸的大腿上睡了一晚。

  快速起身退后幾步,見云逸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俏臉一紅。

  “對不起!我太累了,所以睡著了!”

  云逸昨天的調教很有成效,孟依然睡醒并沒有大罵云逸臭流氓,你對我做了什么之類,反而第一時間想到了她是在給云逸捶腿的時候睡著了,屬于怠工。

  認識錯誤很明確,認錯態度也很端正。

  可云逸是干嘛的?是來挑刺的,你認錯我就不找你麻煩了?

  伸手指了指自己大腿上那一大片水漬,抬眼面無表情地看了孟依然一眼。

  順著云逸手指所指,孟依然看到這一大片水漬,羞得恨不得將腦袋塞進樹洞里,自己睡覺竟然流口水!

  可現在明顯不是自己害羞的時候,因為云逸在找她的麻煩。

  “怎么辦?”

  云逸板著臉問道。

  孟依然無言,怎么辦?我還能給你脫下來洗嗎?你不怕屁股著涼嗎?

  “我幫你擦干!”

  見云逸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孟依然做出了退步,就怕云逸喊那兩個字。

  “紫姬!”

  顯然云逸并不滿意她的回答,還是將那兩個字喊了出來。

  “我給你洗,我給你洗!”孟依然崩潰,急忙喊道。

  片刻,云逸從樹林中出來,已經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

  將手中的臟衣服扔在了孟依然的面前。

  “都洗了吧!以后我的衣服都歸你洗!”

  云逸變本加厲,臉色黑的嚇人,只是眼中的那一抹笑意卻是快要掩飾不住。

  “憑什么,我明明只打濕了一件!”

  孟依然小聲嘟囔,可手上還是快速地將地上的衣服全部撿起來。

  “你說什么?”

  云逸假裝沒聽到她嘀咕什么,故意問道。

  “沒什么,我馬上去洗,馬上去洗。”

  孟依然早已是驚弓之鳥,一見云逸皺眉頓時魂飛魄散,匆忙收拾起云逸的衣服一溜煙跑了。

  一旁的紫姬眼角都快笑出皺紋了,這兩天云逸幾乎時刻都在喊她的名字,她耳朵都聽出繭子了,可喊的是她的名字,活全部都是孟依然在干,她頭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這么好使。

  沒多久孟依然拖著疲憊的身軀由遠而近,手中捧著給云逸洗好的衣服,疊的整整齊齊,捧的端端正正,洗的干干凈凈。

  “就這么疊在一起怎么能穿,晾起來,我們要趕路了。”

  就這樣,星斗大森林里出現一支奇葩的隊伍。

  前面是一對游山玩水的男女,后面跟著一個舉著晾衣桿走路踉踉蹌蹌的少女,晾衣桿上還晾著幾件男人的衣服,那畫面很是難以想象。

  可以說,云逸將他一輩子所能做的缺德事都集中在這幾天做完了。

  晚上,被云逸折磨得筋疲力竭的孟依然倒在火堆旁沉沉睡去,精致的俏臉上滿是疲憊,云逸能清楚地聽到她在睡夢中的囈語。

  什么混蛋,小氣鬼,大壞蛋,小心眼,大惡魔之類對云逸的溢美之詞不時傳進云逸的耳朵,讓云逸頗為無奈。

  依稀記得當初她做夢說的都是爺爺對不起,我一定不會讓大家受到傷害,之類的話,可見當初她給了自己多大的壓力。

  這丫頭,怎么就不能不改初衷呢?自己現在做夢都在被人罵,很不適應啊!

  第二天,孟依然依舊是亦步亦趨地跟在云逸身后,可以說,她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踩到枯枝樹葉發出聲音而遭到云逸刁難。

  而云逸這幾天確實是享受到了帝王才能享受到的生活,孟依然經過幾天的調教之后,那叫一個言聽計從。

  基本做到了渴了遞水,累了捶腿,躺下就能枕大腿。

  甚至還能舉一反三,比如提前將云逸休息的地方收拾得干干凈凈,云逸休息的時候給云逸扇風,驅蟲,云逸換下的衣服洗干凈收起來,肉烤好要先用嘴唇試下溫度,合適才能給云逸吃。

  除了睡覺,她清醒的時候都是在為云逸服務,漸漸的她已經分不清自己是自愿還是被迫,是為了償還還是其它。

  現在,她為云逸做的越來越多,而云逸為難她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紫姬!”

  云逸今天再次喊了這個名字,孟依然心中一顫,她不知道自己是害怕還是期待,亦或是其它。

  “找個適合她的魂環吧!”

  云逸這句話說出來,孟依然應該高興,他準備為自己尋找魂環了,是不是意味著他原諒自己了,放過自己了?可是她卻沒有絲毫的喜悅。

  顯然,云逸玩夠了,他沒有興趣再捉弄自己了,幫自己尋找魂環,也許就是給自己的一個了結,自己馬上就可以解脫了,可是真的解脫了嗎?她內心空落落的。

  紫姬離開了,留下了面無表情的云逸和有些茫然的孟依然。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對即將得到的解脫和自由如此抗拒,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對即將擺脫的這個壞人如此不舍,更不知道為什么對即將到來的離別如此恐懼。

  可是已經容不得她多想,很快便又帶著一條四萬年的幽冥蛟出現在了云逸面前。

  紫姬以讓它后代加入深淵魔龍一族為代價,換取這條大限將至的幽冥蛟獻祭。

  魂環獲取異常順利,甚至幽冥蛟還貢獻了一塊四萬年的左臂骨。

  可孟依然并沒有太多的喜悅,魂環吸收完畢,意味著他們也將分散。

  三天后,云逸三人走出星斗大森林,呼吸著陽光下的空氣,云逸感覺格外的舒爽。

  “好了,我折磨了你這么久,氣也消了,兩不相欠了,你走吧!”

  雖然感覺孟依然這兩天情緒有些低落,時常精神恍惚,服侍也沒有以前周到了,但云逸也不是真要為難她,自然沒有計較這些。

  至于她為什么情緒不好,云逸也是一臉茫然,但看她的樣子似乎沒什么大問題,云逸也就懶得猜測女孩子的心事了。

  云逸從來都只想做那個只進入身體,不進入心里的渣男,天天要哄,多累啊!

  “哦!”

  孟依然低聲應道,聲音中帶著濃濃的失落和不舍。

  可云逸仿佛并沒有聽出什么異樣,帶著紫姬瀟灑離去,根本沒有看到她眼中的祈盼和渴求。

  不知道什么時候,她開始習慣了他的無理取鬧,開始配合他的胡作非為,開始享受他的變本加厲。

  不知道什么時候,她開始不再心懷怨念,將所有的被迫變成主動,并且心甘情愿,甘之如飴。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在她拋棄了自己所有的矜持,想要追尋心中所想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曾經的驕傲和勇氣。

  他是主,你是奴,你的一切他都可以享有,但他的一切,都將是你的追求。

  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很卑微,卑微到沒有說愛的勇氣和請求被愛的資本。

  也許他曾經對自己有過好感,可在見識了自己的刁蠻任性,和后來的卑躬屈膝之后,她還敢奢求那一絲好感嗎?

  孟依然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向著云逸離開的方向追去,步伐堅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