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8章 云逸的第三魂技
  綠發女子在達到魂技釋放范圍之內便瞬間釋放了武魂,兩黃一紫三個魂環出現,紫色魂環同時亮起。

  瞬間紫色的毒霧彌漫,云逸微微后退,退出了毒霧范圍,盤古血脈應該是無懼蛇毒的,但是云逸還是不愿涉險。

  眼前一片紫色毒霧讓云逸滿意捕捉對方六人的行蹤,不待云逸做出反應,毒霧中突然沖出一道身影,一個沖撞讓云逸眼前一黑,身體同時被撞退了幾步。

  被撞的同時毒霧中鉆出了另一道身影,速度極快,在云逸短暫的暈眩狀態下搶走了云逸手中的玉天恒,三道身影在云逸追上之前都已經返回了毒霧,讓云逸有些抓瞎。

  作為代表著天斗帝國皇家臉面的皇斗戰隊,幾人的實力自然是無可挑剔,那施展毒霧遮擋自己視野的毫無疑問就是獨孤雁,撞暈自己的應該是石磨,從自己手上搶走玉天恒的應該是風鈴鳥武魂的御風,三人配合近乎完美,沒有給自己一絲機會。

  “有點意思!”

  云逸沒有生氣,反而來了一絲興致,剛好自己的第三魂技還沒有用過,正好拿他們試試手。

  很快毒霧散去,七人的身形顯露出來,已經列陣與云逸對峙,受傷的玉天恒與石墨已經恢復了許多,石墨早在云逸和玉天恒戰斗的時候就已經逃回去吃奶了,此時一名容貌出眾氣質出塵的少女正托舉著一朵潔白的海棠花,散發著淡淡的魂力波動。

  “滴滴,發現可攻略女神葉泠泠,獲得其好感度達到九十獎勵十萬年魂骨一塊(可自選),當前好感度五十五!”

  云逸微微一愣,這葉泠泠竟然對自己有這么高的好感度?隨即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獨孤雁。

  “滴滴,發現可攻略女神獨孤雁,獲得其好感度達到九十獎勵十萬年魂骨一塊(可自選),當前好感度為零!”

  “系統,你是不是搞錯了,這一個怎么好感度是零?”

  云逸心中問道,這還是云逸第一次見到對自己好感度為零的。

  “滴滴,系統沒有辦法負數,所以為零!”

  系統的聲音不帶絲毫感情,卻十分扎心。

  云逸瞟了一眼獨孤雁的臉色,瞬間也明白了對方好感度為什么為零了,不過想來也對,她喜歡玉天恒,自己把玉天恒揍了她能有好感才怪了。

  沒有過多計較,云逸面色一正,釋放了自己的武魂,對面七人聯手,自己若是不出全力只怕會被揍得很慘。

  星辰棋盤武魂出現在云逸的頭頂,隨即三圈黑色的魂環出現,妖冶而詭異!

  “萬年魂環!三個?”

  七人齊齊驚呼!隨即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顯然得到的都是一臉的茫然和不可思議。

  “別怕,這武魂我從未見過,也許他的能力就是改變魂環顏色,從而影響對手心態,我們七個人,等級與他相同,七對一沒有理由會輸!”

  玉天恒雖然心中翻起了驚濤駭浪,但作為隊長,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職業,找了一個還算合理的理由安慰眾人,以免崩了心態。

  “星辰——困!”

  云逸懶得多說,直接釋放了自己的第一魂技,鎖定了他們周身的空間,隨即釋放了第三魂技。

  “星辰——幻!”

  隨著云逸的第三魂環亮起,玉天恒七人的位置再度被注入一座陣法,一隱而沒。

  兩個魂技幾乎都是瞬發,玉天恒幾人沒有來得及做什么反應,只有他自己和兩個敏攻系的隊友嘗試突破困陣封鎖,但都失敗了,接著幻陣便籠罩了他們!

  隨著陣法生效,眾人皆陷入幻陣,云逸的幻陣與時年的武魂能力類似,主要是將對手拉入幻境,制造各類幻象來突破對手的心理防御,從精神上摧毀對手。

  很快玉天恒幾人便都深陷進去,已經不再有人攻擊困陣,而是有些瘋瘋癲癲,或哭或笑,對于身邊的事情都沒有反應,沉浸在了自己的意識世界里。

  是人皆有七情六欲,在幻陣里不論是恐懼,憎惡,還是欲望都會被無限放大,讓人迷失自我,說白了,幻陣能將人心中的負面情緒放大,形成心魔。

  看著陣中反應各不相同的眾人,云逸開始尋找自己魂技的優缺點,不過很快云逸發現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葉泠泠只是短暫的陷入自我意識之中,很快便清醒過來,一臉茫然又無奈的看著身邊瘋瘋癲癲不在狀態的隊友,頗為無助。

  隊友全軍覆沒,只剩下她一個毫無戰斗力的輔助,不是任人拿捏?

  很明顯,葉泠泠純凈如同白紙,幻陣根本拿她沒辦法,所以她很快便破陣而出了。

  云逸嘴角泛起一絲邪笑,沒有心魔?那我便給你創造一個心魔!

  云逸一個閃身來到葉泠泠的身前,臉上邪魅而又不懷好意的笑容讓葉泠泠不自覺的往后退了兩步,隨即大概是意識到了這么做毫無意義,只會助長對方的氣勢,便又停了下來,一臉好奇地看著云逸。

  云逸也不說話,只是一步一步地逼近葉泠泠,直到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葉泠泠已經能清楚感受到對方的呼吸,這才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

  可葉泠泠退一步,云逸立刻便往前邁一步,葉泠泠再退,云逸再進,步步緊逼。

  最終葉泠泠被一棵大樹擋住了身形,退無可退。

  云逸卻沒有停止動作,見對方不再后退,云逸欺身上前,抬手托起了對方潔白如玉的下巴,讓對方無法逃避自己的眼神。

  葉泠泠沒有掙扎,她知道掙扎也無用,只會讓云逸更加興奮,見到對方眼中并沒有多少欲望,更多的反而是戲謔,葉泠泠知道對方大概是在捉弄自己,索性閉上了眼睛,順其自然。

  云逸可不管那么多,他可是來給葉泠泠制造心魔的,雖然不能真正做什么,但稍微調戲一下,給這張白紙繪上色彩,云逸還是自信能做到的。

  ……

  直到聽到獨孤雁的瘋狂嘶吼,云逸才放過葉泠泠,轉身看向了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的獨孤雁。

  此時的獨孤雁面色慘白,頭發凌亂不堪,正在毫無形象的大聲哭喊,處在崩潰的邊緣。

  “你放過他們吧!雁雁快要受不了了!”

  葉泠泠此時面色依舊有些羞紅,但她和獨孤雁關系極好,不忍心獨孤雁受傷害,竟然不顧自己的危險處境,幫獨孤雁求情。

  云逸似笑非笑地看著葉泠泠,她怕是忘了自己的處境,云逸剛剛才因為被打擾而短暫放過她,她竟然還給獨孤雁求情。

  “可以,叫聲好哥哥,我就放了他們。”

  云逸摸了摸嘴角,上面還殘留著一絲余溫和淡淡的香味,回味無窮。

  葉泠泠卻是比較佛系,除了剛開始有些驚慌失措,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抗拒了。

  面對云逸的調戲,她也僅僅只白了云逸一眼,隨即便有些生硬的沖著云逸喊了一聲。

  “好哥哥!”

  雖然有些生硬和羞澀,但語氣中并沒有抗拒和勉強,葉泠泠的性格猶如一池清水,平和且淡然,清澈而恬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