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10章 趙無極的考核
  香腸的事情告一段落,眾人接著跟上李老頭。

  此時李老頭身后緊跟著兩人,幾乎是李老頭前腳剛挪開,后面就有兩只腳補上那個位置。

  沒錯,就是寧榮榮和小舞兩人,此時兩女迫切的想遠離云逸,所以沒幾步便超越了唐三和朱竹清,緊跟李老頭的步伐,低頭默不作聲。

  小舞此時內心是崩潰的,她早有心理準備,知道云逸很不要臉,但云逸還是一次次刷新了她的下限。以至于她都不敢跟云逸站一起,想要逃離。

  唐三心性成熟,且沒少見云逸干奇葩事,早已見怪不怪,只能搖頭苦笑。

  而朱竹清雖然沒見識過云逸的騷操作,但她的性格和心性很難被外物所擾,經歷了那么多生死,她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一行六人氣氛再次回歸平靜,云逸依舊是走在最后,慢慢悠悠。

  熟知劇情的云逸是知道結果的,這一輪他壓根沒想過贏,做做樣子就好了,反正學院肯定會收下他們。

  至于幾個二環魂師能對七環魂圣造成威脅?云逸覺得純粹是扯淡。

  境界要是那么好跨越,修煉的意義在哪里?趙無極七十六級魂圣若是連幾個二環的大魂師都解決不了,那他就真的是個草包了。要知道唐昊帶傷都可以不用魂技暴揍七環趙無極,而趙無極可是整整高出了眾人五環,而且還可以使用部分魂技。

  其實趙無極也是夠憋屈的,在無法真正出手之下被唐三各種秀最后還被唐昊修理,根本就是無妄之災。

  不多時,李老頭就將五人帶到趙無極的面前,因為戴沐白的缺席,趙無極更加名正言順的成為了考核他們實力的考官。

  而結果也如云逸所料,七環魂圣對于現在的他們來說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云逸的困陣趙無極一拳輕松擊破,殺陣中的黑子更是如同給趙無極撓癢癢。

  相差五十多級魂力的身體素質,豈是外力所能彌補的?

  唐三能在趙無極手中堅持一炷香,只怕是因為他皮脆血薄,趙無極又沒有什么有效的控制技能,導致他投鼠忌器,才讓唐三過關的。畢竟總不能一巴掌拍死他吧!而且就算打傷了也是學院出錢醫,這會讓本就窘迫的學院經濟更加雪上加霜。

  所有人都知道的一個道理,抓一個人比殺一個人要困難的多。

  想通了一切的云逸便開始在一旁劃水摸魚,同時也在尋找機會,場內的三個小美女可是激戰正酣,弄不好可以刷一波好感度。

  果然,經驗老到的趙無極只要有機會,便會對寧榮榮這個輔助出手,云逸瞅準機會一個箭步沖上前去,隨手丟一個第一魂技,雖然只能讓趙無極停頓一秒,但有心算無心,這一秒時間他已經抱著小姑娘逃到另一處了。

  “你快放我下來!”寧榮榮大羞,在云逸懷里掙扎。

  除了家里那三個糟老頭子,自己都沒有接觸過異性,更別提這么曖昧的姿勢了,而且這混蛋手還不老實,自己還不能說,畢竟他保護自己一個輔助并沒有什么問題,剛才的情況他這么做也是無可厚非。

  只有寧榮榮知道,云逸在趁機占自己便宜,到現在手都沒停過。但是自己不能說,只是拼命想從他懷抱里掙脫。

  而云逸也沒有理由將人家抱著不放,過足手癮之后只能有些戀戀不舍地攤開了手。

  重獲自由的寧榮榮瞬間拉開了和云逸的距離,仿佛他比趙無極還要可怕。

  云逸無奈,看來今天自己是沒機會了。

  戰斗很快進入尾聲,在防御力量上趙無極碾壓眾人,他唯一的短板速度也因為實力的巨大差距變成了優勢,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做到一巴掌一個小朋友。

  眾人相繼被擊敗,趙無極意氣風發,哈哈大笑。

  唐三卻因為失去小舞沒有了憤怒buff加成選擇了隱藏實力,沒有站出來單挑趙無極。

  這讓云逸有些無奈,看來只要自己改變了劇情肯定會有連鎖反應,以后自己要更加注意了,只有掌控劇情,自己才能做到先知,從中漁利。

  好在這一場戰斗也是無關緊要的,畢竟趙無極不可能把他們都趕走,他只是手癢找個理由試試眾人的實力,能堅持多久不重要,有值得培養的價值就好。

  趙無極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既躲過了唐三的龍須針,也躲過了唐昊的一頓暴揍。

  本來小舞應該是在唐三的呵護下無憂無慮,盡情釋放她那活潑跳脫,古靈精怪的俏皮可愛性格的,可是因為云逸,這一切都變了。

  云逸性格比她更跳脫,且更捉摸不透,還不要臉。

  這讓小舞很是頭疼,時時刻刻要盯著云逸防止他亂來,雖然她也看不住,自己還時常被云逸捉弄,但也好過放任不是,起碼還可以在后面補救一下,擦擦屁股什么的。本來是玩的年紀,卻因為云逸操碎了心,每天焦頭爛額。

  剛結交的好朋友寧榮榮已經被云逸捉弄不止一次了,剛才的戰斗她看在眼里,雖然對于云逸占別的女孩子便宜她心里有些吃味,但想比云逸的眾多騷操作來說這似乎并不是不能接受。

  而且就算吃醋也不是現在,自己需要先去安撫一下好朋友寧榮榮,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而讓小舞意外的是戰斗之前還在自己面前詛咒謾罵云逸無恥流氓的寧榮榮此時出奇的安靜,她沒有說云逸一句壞話,更沒有將云逸對她的所作所為向小舞告狀。

  這讓小舞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難道是因為害羞難以啟齒?可是兩人都是女孩子不應該啊!算了,還是晚上找那個家伙算賬吧!只是她自己也知道云逸難得有正經的時候,只怕誰收拾誰還不一定。

  果不其然,本就提不起氣來的小舞在故意板起俏臉準備興師問罪的時候,被云逸按在墻上簽下諸多不平等條約之后,對方才接受她的告饒乞降。

  這下好了,本就不高的家庭地位再度雪上加霜,這更助長了某人的囂張氣焰了,小舞又羞又惱,又無可奈何,記得剛認識云逸的時候,他那副樣子好像風都能吹倒,現在卻是連牛都能撂倒。

  小舞痛定思痛,也許他出去嚯嚯別人也不是什么壞事,這樣他就沒有精力那么折騰自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