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9章 奧斯卡香腸
  隨著云逸的動作,第一魂技釋放,懸浮在云逸頭頂的星辰棋盤微微一震,一道透明屏障將戴沐白的四面八方包圍,轉而隱于無形,似乎根本不存在。

  可是戴沐白知道,自己已經被完全封鎖,豐富的戰斗意識讓他瞬間做出了應對。

  “白虎金剛變!”

  “白虎裂光波!”

  戴沐白身上一三魂環幾乎同時亮起,變身后的戴沐白屬性大幅增加,同時使用了第一魂技,想要一擊擊潰云逸的第一魂技。

  然而戴沐白還是想的太簡單了,即使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來應對這場戰斗,但他終究還是低估了云逸的實力。

  六年的煉體,云逸的體質早已脫胎換骨,這兩個系統贈送的魂環已經達到了八千年的水準,以戴沐白的實力只怕是沒個十來次攻擊根本沒戲。

  “嗡!”戴沐白的第一魂技攻擊到屏障上猶如水滴湖面蕩起一層漣漪,隨后歸于平靜。

  “星辰——殺”

  云逸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今天看來要拿他立威了,剛才戴沐白眼中的興奮他可是看在眼里,既然對方對自己有敵意,那自己也沒有什么心理負擔了。

  隨著云逸心念一動,頭頂的星辰棋盤再度微顫,又一座陣法隱現,星辰棋盤中的黑子盡數進入陣中,在戴沐白周身各處浮現,黑子閃爍凜冽幽光,似能割裂虛空。

  “白虎護身障!”戴沐白大驚,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邊黑子散發的冷冽寒芒,顧不得攻擊陣法,立刻開啟第二魂技保命。

  下一刻,陣法內的黑子對戴沐白的周圍進行了無差別攻擊,攻擊將戴沐白整個身體完全籠罩,一時間眾人只能看到在戴沐白周身來回肆虐的黑子。

  不過一息時間,戴沐白的第二魂技告破,一時間整片空間都響徹了戴沐白的慘嚎聲,經久不息。

  “行了,你過關了,放了沐白吧!”見戴沐白已經毫無還手之力,李老頭開口說道,他怕再遲一點戴沐白命都沒了。

  云逸心念一動,陣法消失,肆虐的黑子也隨即消散,場中只留下抱頭跪趴在地上的戴沐白,沒辦法,這種姿勢雖然不雅,但是只有這樣才能保護最脆弱的部位不受損傷,這么密集的攻擊,根本防不勝防。

  良久,感受到攻擊的停止,戴沐白才緩緩站起身,鼻青臉腫的模樣讓人忍俊不禁。

  感覺到眾人看他的眼神怪異,似乎同情中帶著鄙夷,戴沐白也沒臉待下去了,借口療傷匆匆離去。他也知道這一戰他戴沐白顏面盡失,一個魂尊被一名大魂師輕松擊敗,只怕會讓人笑掉大牙。

  但是眾人也知道這也不能怪戴沐白,剛才的戰斗戴沐白無論是從自身實力還是戰斗表現都堪稱無懈可擊,可是在云逸絕對的實力碾壓下沒有絲毫卵用。相信換其他任何一人也不可能做得比他更好。

  “我帶你們去最后一輪測試的地方!”李老頭此時不得不對云逸另眼相看,目光不自覺地帶著一絲贊賞,態度也溫和了許多。

  “嘿!你好厲害啊,你那個是什么武魂啊,我怎么從來沒見過!”一身公主裙的寧榮榮湊到云逸面前,一雙靈動的眸子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云逸嘴角上揚,果然,唯有實力才能吸引女人的關注。

  “你說的厲害,指的是哪方面?”云逸思路清奇,瞬間將車速提到一百八十邁。

  “啊?”寧榮榮一臉茫然,將詢問的目光看向小舞。

  剛才大家也算是基本了解了一下,起碼彼此的名字還是知道的。

  “……”小舞羞憤欲死,呆在云逸身邊,血壓跟坐過山車一樣的,小舞懷疑自己遲早被云逸送走。

  “你很強,是我見過的同齡人里面最強的!”這句話是朱竹清說的,以她清冷孤傲的性格能主動和云逸說話足以說明云逸對自己的營銷很到位。

  “有容,是你嗎?”云逸再次說了一句眾人都聽不懂的話,這一次連小舞也是一頭霧水。

  不怪云逸口花花,實在是朱竹清的事業線太過偉岸,縱使她才十二歲,卻已經超越了大多數的成年人,妥妥的童顏巨啊呸!跑偏了。

  見云逸盯著自己的胸前目不轉睛,朱竹清臉上閃過一抹冰寒。她知道自己的身體讓很多人垂涎,但是如此明目張膽毫不掩飾的,云逸是第一人。

  同時她本能的覺著剛才云逸的話有另外一層含義,但是她沒有證據。

  “我不認識有容,你認錯人了!”朱竹清清冷的俏臉上布滿寒霜,冷冷說道,隨即快步跟上李老頭,丟給云逸一個背影。

  云逸也不惱,他相信朱竹清不會跟他計較的,畢竟人家心胸寬廣嘛,這點小事那是事嗎?

  寧榮榮這時也發現了云逸的問題,再想到剛才他對自己說的話和小舞的反應,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看著云逸的眼神也是充滿了羞惱,這人不是色鬼流氓就是腦子有病,哪有第一次見面就說這種話的?

  很快眾人來到一處香腸專賣移動便利店,一臉胡子拉碴的大叔正在使勁吆喝,他見到李老頭帶著幾名美少女過來,兩眼放光,吆喝更起勁了。

  李老頭理都沒理他,直接走了過去,唐三朱竹清緊隨其后,小舞和寧榮榮性格相投,兩人走路一蹦一跳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時不時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這時寧榮榮看到了正在費力吆喝的奧斯卡,拉著小舞便走了過去。

  “大叔,給我兩根香腸!”寧榮榮出手就是一枚金魂幣,斗羅大陸最有錢的宗門小公主出手自然是壕無人性。

  “好嘞!”奧斯卡顧不上跟兩個美女計較稱呼上的問題,麻利的收錢同時遞給兩女一人一根香腸。

  “給我也來一根!”云逸本來跟在兩女身后悠然漫步,可是見她們來了奧斯卡的香腸小賣部就有些不淡定了,決定還是提醒一下她們。

  “好嘞!”奧斯卡再次遞過來一根香腸。

  “我不要這根,你再給我變一根新鮮的出來!”云逸沒有伸手去接。

  這時兩女停住了即將送進嘴里的香腸,她們聽出了云逸話里的問題,香腸怎么是變出來的?

  “這個……賣完了……沒有了……”奧斯卡支支吾吾。

  “你一個食物系魂師還能斷貨?快點,剛剛我才收拾一個叫戴沐白的,還沒盡興,手癢的很!”云逸威脅道。

  “戴老大是你打的?”奧斯卡震驚,剛才鼻青臉腫的戴沐白來找他要香腸,他差點沒認出來。

  “快點,我不想廢話!”

  無奈,見躲不過去,奧斯卡只能硬著頭皮來了一句:“老子有根大香腸!”

  一根冒著熱氣的香腸出現在奧斯卡的手中,被奧斯卡熟練地穿上竹簽,一根奧斯卡牌香腸一氣呵成。

  見識到香腸的制作過程,兩女瞬間覺得手中的香腸有些惡心,即使沒有吃過,胃中也是一陣翻涌,迫不及待地將手中的香腸扔掉了。

  可云逸卻接過奧斯卡新制造的香腸轉身拿塞到寧榮榮的手里。

  “這根香腸是新鮮的,快吃吧!”云逸自認小舞都沒有這待遇,從來都是小舞將吃的送到他嘴邊。

  “不,我不吃!”寧榮榮拼命搖頭,兩只小手將香腸使勁往外推,胃中翻涌的感覺再次上涌。

  “拿去吧!很好吃的”云逸再次將香腸推到了寧榮榮面前。

  “不用,我真不用!”寧榮榮再次將香腸推出去,她都快哭了。

  “你不用你可以吃啊!”云逸一本正經地堅持。

  “啊?”

  懂的人已經石化,不懂的也不尷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