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斗羅之無名 > 第4章 初見小舞
  “系統,我的第一魂環是多少年?”

  在與系統一番據理力爭之后,云逸徹底服氣,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滴滴,宿主當前魂環年限為兩百一十五年!”

  云逸默然,他知道自己的體質會很差,但這個兩百年還是讓他有些難以接受,竟然只有正常人極限的一半。

  不過很快云逸便將煩心事拋之腦后,反正有萬象鍛體訣,這些問題都不是事。

  一路詢問云逸很快便到了七舍門口,因為吸收魂環耽誤了一會,唐三早已經到了,而且那個扎著馬尾辮的嬌俏小姑娘也在里面,應該就是小舞了。

  此時眾人皆把目光看向了站在門口的云逸,尤其是小舞,見到有新人進門,已然有些躍躍欲試了,顯然剛才與唐三打得并不盡興。

  “你是新來的工讀生吧!你好,我叫小舞,跳舞的舞!”

  小舞有些興奮,一蹦一跳的走到了云逸的身前,兩只小手交叉疊在身前,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充滿了不諳世事。

  “你好,我叫云逸!”

  后世的女神此時終究只是一名六歲的小姑娘,說內心毫無波瀾肯定是假的,但也僅僅只是有些激動而已,簡單的驚艷之后云逸便恢復了淡定。

  “云逸是吧!我的武魂是兔子,很可愛的兔子,你的武魂是什么?”

  小舞腦袋一揚,略顯傲嬌地問道。

  “我的武魂大灰狼,專吃兔子的大灰狼?嗷!”

  云逸雙手搭在胸前,屈指成爪,對著小舞做了個鬼臉。

  “啊!”

  小舞一聲輕呼,并不是被云逸嚇的,云逸的動作生硬,能嚇到人才有鬼了。只是他這突然的舉動讓小舞猝不及防,一時間小臉都有些微紅。

  “討厭,我是七舍的舍長,你要跟我打一場,贏了你就是舍長了!”

  被云逸一通操作,小舞明顯亂了方寸,說話再也沒有剛剛的大大咧咧了。

  “咳咳!”

  云逸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實力,早已想好了對策,聽到小舞約戰立馬開始飆戲。

  “咳咳!小舞你有所不知,我從小體弱多病,自理尚且不易,哪里能和你們爭舍長的位置!”

  云逸邊說邊咳,本就有些病態的臉在云逸刻意的偽裝下看起來更加蒼白,儼然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

  “這樣啊!那就不比了,以后我罩著你!”

  小舞見云逸臉色如此難看,不免有些同情,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給云逸安慰。

  可她這不動還好,她這一拍云逸的肩膀,云逸虛弱的身體再也站立不住,靠在了小舞的身上。

  “哎呀,你怎么樣?要不要緊?”

  小舞絲毫沒有懷疑,見云逸如此虛弱,趕忙扶住云逸,一手環住他的腋下,另一只手拉住云逸的手,將它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瘸一地將云逸扶到了最近的空床鋪上躺下。

  一旁的其他工讀生目瞪口呆,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云逸那拙劣的演技簡直讓人無力吐槽,可小舞還是要信了。

  “云逸,你沒有這么虛弱吧!”

  唐三看不過去,對著云逸說道,他與云逸同出自圣魂村,云逸的身體他是知道的,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云逸在演。

  本來以唐三的性格是不應該管這事的,但剛才云逸對玉小剛的態度讓他有些不滿,再加上剛才見云逸和小舞接觸那么近,唐三本能的感覺心里不舒服,雖然他并不知道為什么,但還是不自覺地出言針對云逸了。

  “唐三,你有沒有同情心,小逸都這樣了,你說話怎么這么難聽!”

  小舞不滿唐三的態度,正義感爆棚的她直接出言把唐三懟了回去。

  唐三無言,兩世為人的他自然不會與小舞做無意義的辯駁,而且剛才他此時根本就不明白小舞對于他的重要性,剛才也是一時沒忍住,才出言針對云逸的。

  而且此時的小舞明顯對唐三有偏見,從稱呼他唐三卻稱呼云逸小逸便能看出來小舞向著誰,唐三自然不會自找沒趣。

  碰巧這時門外進來了許多人,看衣服應該都是諾丁學院的學生,年紀都在十歲左右。

  見到進來的這些人,云逸將身子往里縮了縮,小舞正好坐在床沿,擋住了云逸的臉。

  “就是他,我認識他的衣服!”

  其中一名學生指著云逸憤慨道,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云逸的身上。

  小舞等人不明所以,唯有云逸暗叫晦氣,自己都藏這么好了還被人找出來。

  這幾名學生正是之前和云逸對罵的眾多學員之中的幾人,云逸實在想不到他們竟然還找到這里來了,暗罵他們小心眼,吵個架還不依不饒的。

  很快外面進來了一位中年婦人,其身上散發著讓人極為舒暢的自然氣息,讓人感覺呼吸都順暢了不少。

  “哪位學員員身體不好?”

  中年婦人說話聲音溫和,沖著剛才進來的幾名學員問道。

  “就是他!”

  幾名學員齊齊指向了躲在小舞身后的云逸,語氣中多少有些情緒。

  “不是吧!這么點事至于找老師?”

  云逸見躲不過去,只能硬著頭皮頂了,不過心里卻是萬分鄙夷,這幫學員竟然為了這么點小事告狀,著實讓人看不起。

  “同學,聽說你剛才在學院無故倒地抽搐哀嚎,我特意來給你檢查身體,這可不是小事,你讓我看看!”

  中年婦女顯然沒理解云逸說的小事是什么,耐心地為云逸檢查起了身體。

  云逸這時也明白了過來,原來他們并不是找老師告狀來的,當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他也不敢讓老師檢查身體,萬一查出自己身上的魂環,自己根本就解釋不清楚。

  “老師,我這是間歇性小兒麻痹綜合癥,從小就這樣,讓您費心了。”

  云逸說出了一堆讓人聽不懂的話,同時拒絕了老師為他檢查身體的好意。

  “什么癥?”中年婦女一臉懵,隨即釋然:“算了,你好好休息吧!”

  中年婦女雖然沒聽懂,但也大概明白了云逸的意思,我這不是傷,是病,天生的,你治不了。

  而她也很有自知之明,她只是一個普通的治療系魂師,根本沒有幫他的能力,索性也不問,徑直離開了。

  “我們怎么辦?這小子剛才這么囂張,要不要收拾他?”

  剛才指認云逸的幾名學員開始商量怎么處理云逸,云逸之前可是因為其囂張的態度惹得很多人不爽,最后因為單嘴難敵眾口,最終才在口水戰中敗下陣來扯謊逃遁,此時有不少人恨得他牙根癢癢。

  “收拾他?你去啊!”

  “你怕是也有什么大病!”

  “就是,他腦子不好使你腦子也不好使了?萬一他舊疾發作在地上又是打滾又是哀嚎的你給他醫啊?”

  “以后離他遠一點就對了,不然訛上你你就完了!”

  其中一名學員一開口,就被眾多同伴給懟回去了。

  幾名學員灰溜溜的離開了,連狠話都沒敢放一句,生怕刺激到云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