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楚珍云回永勤伯爵府的事,到底是沒瞞得過老太太。
楚淑云帶著兩個臭氣熏天的人,鬧出的動靜之大,想瞞也是有心無力。
秦氏語塞地看著白澤和楚珍云,她都不知如何安置這二人。
段景曜率先反應過來:“白澤,伯爵府的事我們不摻和了,我先跟你回家,你去洗洗……”
白澤點了點頭,又聽見楚淑云說:
“白澤,這次多謝你。”
說著話,楚淑云眼里含了淚。
她心里即委屈又生氣,四妹妹竟將他們折騰成了這般模樣。
在汴京城門外,稍不留神就叫楚珍云跑了。
她和白澤四處找尋,最后竟在一農戶家的豬圈里找到了人。
四妹妹這是篤定她不會進豬圈!
欺人太甚!
是白澤義無反顧進豬圈把人揪了出來。
又怕再出變故,因此未曾洗干凈就趕緊來了伯爵府。
要是沒有白澤,她都不知道該如何交代!
“改日我再登門道謝。”
白澤訕訕道:“楚大姑娘客氣了,幸不辱使命。”
別說豬圈了,堵上了皇城司的名聲,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得去!
只不過,現在他只想回家沐浴更衣。
白澤看向段景曜:“大人,走吧。”
段景曜點了點頭,卻沒動步子,說道:“白澤,你中了貢士第五名,接下來需全心準備殿試,登門道謝的事,只得心領。”
白澤一愣。
楚家人也一愣,隨后連忙向白澤道喜。
段景曜這才心滿意足帶著還未回過神來的白澤走了。
楚昭云想,他這與有榮焉的小心思未免太明顯了些。
回過神來,看著秦氏緊皺的眉頭,楚昭云說道:
“母親,去正廳里說吧。”
“是,不能讓下人們看了笑話!”秦氏看向楚珍云,眼神銳利。
楚珍云面上無辜,輕聲開口:“母親,我能先去沐浴更衣嗎?”
秦氏還未開口,楚淑云先厲聲斥道:“沐浴更衣?你要是怕臟怕臭,你就不會往豬圈里藏!”
“說得沒錯!寧愿躺在豬圈里也不愿意回家,伯爵府對你來說竟是龍潭虎穴!”說著話,秦氏氣得太陽穴直跳,甚至有些眩暈,她又連忙囑咐著身邊人,“翠芹,你先去老太太跟前,讓她別著急上火,一切有我。”
翠芹急忙跑去寧福堂。
秦氏等人在正廳落座,還未來得及問楚珍云話,又聽見了讓她頭疼的聲音。
未見其人,先聞楚翰的聲音: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淑云怎么和一個外男回來了!她不是在青州嗎?珍云不是去了莊子,怎么又和淑云一起回來了!究竟怎么回事!”
楚翰急匆匆進了正廳,又看見了楚昭云,“昭云怎么也回來了!非年非節,你怎么擅自回來了!你罷差了?”
秦氏本就生氣,眼下被他喊得魂都要飛了。
見狀,楚昭云站出來解釋道:“回京一事,陛下知曉。至于為何回京,涉及宮中,還要繼續問嗎?”
一聽盛仁帝,楚翰就不問了,他轉而又問起楚珍云:“那這是怎么回事?臭氣熏天,成何體統!”
楚昭云言簡意賅道:“數日前,我于德州查案,機緣巧合之下,見到了外逃的四妹妹,就把她帶回來了。”
過多的內情她不想和楚翰說,說了也沒用,只是徒增他的喊叫。
但楚翰只聽了這么一句,人就暴怒了。
“外逃?從莊子上外逃?逃去了德州?”
秦氏用力拍桌,斥道:“低聲些!要鬧得人盡皆知嗎?”
楚翰想收斂聲音,但收不住,他氣得指著楚珍云的腦門罵道:“不忠不孝的逆女!伯爵府怎么能養出你這種畜生!要是壞了伯爵府的名聲,就是把你打死也不為過!”
楚翰還想把秦氏一起罵了,孩子做出這般丑事,都是當家主母大娘子教導無方!
但他不敢。
因為他還指著秦氏善后,他最怕沾這等煩心事。
甩了甩袖子,楚翰定了定神,坐回了主位上。
另一主位上的秦氏,也逐漸冷靜了下來。
她就沒指望過楚翰。
只要他不添亂,她就謝天謝地了。
秦氏深呼吸了一口,眼神犀利地看向楚珍云。
“珍云,你教唆親母吞金自殺,本是罪過。念在你年少無知的份上,家中饒你一命,甚至也未曾對你動用家法,讓你去莊子上靜思己過,還請了先生教你是非,伯爵府對你已經仁至義盡。眼下你敗壞家風,就算是亂棍打死你,外人知道了也只會稱句好!”
“我……”楚珍云跪在地上打了個抖,她抬眼看向楚翰,語氣可憐,“父親救我,我在莊子上實在忍不了苦,這才生了錯的心思,我只是想活下去,是莊子上的女使婆子都苛待我!我是被逼的。”
秦氏身邊的另一丫鬟翠喜忍不住開了口:“四姑娘說這話可是昧良心了,莊子上的女使婆子都是家生子,以前也都是在伯爵府伺候的,咱們都是和她們打過交道的,她們可都不是苛待人的性子!”
“父親!翠喜是母親的丫鬟,她自然向著母親說話,不能信她!”
楚珍云哭得可憐。
楚昭云暗自搖頭,這位四妹妹終究是不懂眼下這樁事是誰做主,以為誆騙懇求楚翰,就能大事化小?
難道四妹妹看不出來楚翰已經煩死她了嗎?
就算翠喜不出來說句公道話,楚翰也不會信四妹妹的話。
果不其然,楚昭云正想著,就聽見楚翰說道:“污蔑嫡母,罪加一等!”
“父親……我沒有……”
“回汴京路上,你還能逃了,膽子大,本事也大。”秦氏放緩了語氣,眼神也更加冷漠,“伯爵府是留不得你了,拖去安靜的地方,打死。”
楚翰也沒有異議,點了點頭,“好,換個清凈。”
楚珍云噌地站起來,她沒有想到秦氏竟然要打死她!
不僅她沒想到,楚昭云和楚淑云也沒想到,這不像秦氏一貫的作風。
楚昭云猜想,秦氏興許是故意為之。
至于為何,她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四妹妹犯的錯,還不到讓秦氏能狠心打死人的程度。
想罷,楚昭云開口道:
“母親先聽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