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三個時辰后,段景曜帶著齊州的衙役們,押著碧兒就回了沈家。
傷心不已的王氏一看見碧兒,身上就起了牛勁,她猛地沖到碧兒身邊,大力抬起碧兒的手。
大喊道:“她手上果然有個扳指!”
“說!你到底為什么要害我們!誰派你來的?”
“沈家待你不薄!你說啊!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天爺啊,我們到底做錯了什么!”
王氏像是瘋了一般,用力抬手掐著碧兒的胳膊。
她眼睛里似乎要沁出血淚一般,她既生氣又委屈,沈執一生行善,為何會落得眼下結局?
而徐碧,只是咬牙躲著王氏的扭掐。
場面一時混亂不堪,衙役和丫鬟們費了力氣才將這兩人分開。
楚昭云看向徐碧,自打進了沈家,徐碧一言不發。
但楚昭云有法子讓人開口。
楚昭云清了清嗓子,問道:“徐碧?或者說我該叫你歐陽碧,還是王碧?”
果不其然,徐碧立即抬頭,臉上也有了反應。
只是她的眼神里揉了許多情緒,驚訝,痛苦,好似還有釋然……
楚昭云又問:“是你偷聽到了沈執和沈確的對話,給沈確送了字條?”
話音剛落,王氏厲聲說道:“還想著抵抗?再不老實交代,等著我動私刑嗎!”
聞言,一旁的卓知州只當自己什么都沒聽見。
王氏不知道的是,她這句威脅實在多余。
徐碧早就不打算掙扎了,她已經為父報仇,值了!
眼下既然被府衙拿住了,她接
受便是!
徐碧抬眼看向沈家眾人。
她看著王氏,透過王氏她好似看到了沈執。
若不是沈執,她也不會家破人亡,如今沈執得了這番下場全是他咎由自取!
欣慰的是,沈執和王氏養出來的兒子,如此不堪一用,連給沈執喝一碗安神藥他都做不到,如何能撐起沈家家業?
還有沈確那個好二叔,沒有沈郁的陰差陽錯,她怎么可能悄無聲息殺了沈執?
說到底還是沈執作惡太多!
否則怎會有這么多人想讓他死在商戶大賽前夜?
沈確在牢里或許還能放出來,沈郁肯定是要受懲罰,王氏也活該傷心難過。
因為他們都是沈執的家人!
活該!
只是……沈念的確是個好姑娘……可惜她投生在了沈家。
徐碧低了低頭,收起了對沈念的憐憫,面無表情地說道:
“是我,我利用了沈確,等沈執沒了意識,我用他書房的匕首親手殺了他。呵……死不足惜,他早就該死了。”
王氏幾近崩潰:“你殺了一條人命!你毀了一個家!你怎么能這么輕飄飄地說出這句話!”
“人命?家?”徐碧諷刺大笑,直到笑出了眼淚,“難道不是沈執草菅人命嗎?難道不是你們害得我家破人亡嗎!”
“你胡說什么!十年前你父親被利益蒙了心,和我們有何干系!”
王氏歇斯底里后,不由自主往后趔趄了兩步。
她只覺得自己手指頭都被氣得發麻,徐碧竟將這般好大一個罪過扣
在沈家頭上?
簡直是不可理喻!
一旁的楚昭云捕捉到了徐碧的殺人動機,連忙問道:“徐碧,你殺害沈執是為了你父親報仇?十年前的風波和沈執有關?”
“若是和他無關,怎會是他最后得了所有的利!”
“你有何證據?”
“證據?老天爺都看著!”徐碧自嘲一笑,若是有證據,她還會自己動手嗎?
楚昭云無奈搖了搖頭。
王氏更是氣得嘴唇發白,又一個和郭萍兒一樣憑著臆想就給沈家定罪的人!
她想辯解,但頭腦發暈、呼吸困難,她只得連忙招了招手,被丫鬟扶著坐到了椅子上。
突如其來的寂靜之后,楚昭云看向了卓知州:“知州大人,當年的事究竟如何,知州大人說個公道話吧。”
卓知州也是萬萬沒想到,徐碧竟然是為十年前的事殺了沈執。
他嘆了口氣,對沈執來說,這不是造化弄人,這是飛來橫禍啊!
“十年前王春在齊州是大人物,而沈執只是個小商戶,沈執想見王春一面也難啊,你為何會覺得你父親之死,是因為沈執呢?”
徐碧僵硬地扭頭看向卓知州,她在齊州三年,聽了他不少政績,這位知州應當不是無能之輩。
可他怎能說出這番話來!
“知州大人,當年的事可調查清楚了?莫不是因著沈家勢大,知州大人也想選擇息事寧人嗎?”
“不管是十年前的王春還是今日的沈執,對本知州來說都是一樣的。”卓知州仔
細回憶著當年的事,解釋著,“當年事發之后,王春親口認了自己的罪行,一切都是因為他起了貪念。也是起了風波之后好些時日,沈執才站出來挑了大梁。他二人之間并無干系。”
聞言,徐碧滿心失望,她沒想到卓知州是個金玉其外敗壞其中的人。
當年離開齊州之時,母親就跟她說了,就是因為沈執,王家才有了禍。
去了徐府之后,私下里母親也常常咒罵沈執。
母親是父親的枕邊人,母親說的怎么可能不對?
“不,不是的,是沈執,是他精心策劃了一切,趕走我父親只為了他自己上位。”
“……”卓知州一時語塞,只覺得自己方才的話都白說了!
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徐碧不信任府衙的話,他說再多也是無用。
他只能無奈地看向楚昭云。
楚昭云收了話茬,又問了徐碧一些作案細節,結果和她推測的基本無二。徐碧想利用沈確,沈確未能成事,而沈郁卻成事了。也是在查案過程中,徐碧才知道原來是沈郁幫了她。她早就想好了用書房里的匕首當作案兇器,等殺了沈執之后,她想跑,卻又怕引起沈家懷疑,所以硬是等到府衙走了之后才脫身離去。
只可惜,她躲躲藏藏著跑了一日,還是被段景曜抓了回來。
“知州大人,此案真兇和幫兇都已找到,接下來便是依律定罪問斬。至于十年前的真相,將徐碧的母親歐陽氏找來問
問即可。究竟是歐陽氏知曉當年不為人知的真相,還是歐陽氏為發泄情緒而惡意揣測、污蔑沈執,一問便知。”
“就依楚大人說的辦。”
卓知州話音剛落。
突然從身側噴來了一口血!
眾人紛紛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