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青州。
楚淑云在鋪子里忙到了正午時分,忽然有人來找。
說是自德州送來的加急信。
楚淑云半信半疑地展開了信,速速看完后,驚得手里的胭脂都掉了。
意識到自己嚇到了客人,楚淑云立刻賠不是:“家中有些事,是我失態了,我再多送您一盒,我先失陪了。”
話落,楚淑云便攥著信去了鋪子后院。
她怕自己是精神恍惚了,連忙又讀了一遍信。
衛善鳶也趕到后院來,關心道:“淑云,怎么了?誰來的信?你怎么嚇成了這樣?”
“是昭云來的信……”
衛善鳶登時心提到了嗓子眼:“昭云怎么了!她不是和段大人去齊州了嗎?”
“沒事沒事,昭云什么事都沒有!是……這件事說來復雜,等我回來再和你說,我先出去一趟!”
“你去哪啊!”
“去城門口等昭云!”
楚淑云火急火燎地跑出了鋪子,她不知道二妹妹什么時候回來,但人和信都是從德州出發的話,二妹妹也慢不了多少時辰……
她心急如焚,但一出鋪子就被人堵了個正著。
一見是薄珺,楚淑云心中直呼不妙。
這人就像是個狗皮膏藥似的,黏了她好幾日了!
她想假裝看不見也做不到,只好速速說道:“薄公子,我今日有急事,改日再聊。”
薄珺也著急起來:“你遇著什么難處了?跟我說,我一定全力以赴幫你。”
“不是……”楚昭云動了步子,“我要去城門口接人……
你愿意跟著就跟著吧!”
薄珺心中立即警惕了起來,何人要來?
何人使她如此急迫?
他必須得跟著去瞧瞧!
他還沒得到楚淑云的青睞,可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
兩人急匆匆跑到了城門。
見楚淑云著急,薄珺也被她牽動了情緒,寬慰道:“楚姑娘你別著急,說不定你要等的人快到了!”
“嗯。”
過了好一會兒,薄珺忽然開口問道:“楚姑娘可有意中人?”
楚淑云心里想著四妹妹珍云的事,根本無暇同薄珺周旋,自然是薄珺問什么她說什么。
“沒有。”
“那楚姑娘以后愿意一直留在青州嗎?”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
“楚姑娘喜歡什么樣的男子?”
楚淑云這才反應過來薄珺是在套她的話,干脆直接閉嘴不言。
在城門口吹了半個多時辰的風,楚淑云才徒然醒悟過來,昭云她可能不會直接回青州,興許又去齊州了?
一轉頭看見薄珺還陪在她身邊,楚淑云說道:“罷了,今日興許等不到了,回吧!”
“楚姑娘可否賞面一起用個午飯?”
薄珺話音還未落,另一道聲音從不遠處疊來:
“楚大姑娘!你是在等我嗎?”
楚淑云聞聲一愣。
抬眼愣了幾息才認出來者何人,她抬步迎上前去,驚訝問道:“你怎的來了青州?”
“!”薄珺不悅地看著馬上的男子,此人眼下烏青,看著就不像是好人!
……
正在齊州沈家的楚昭云,并不知曉青
州來客一事。
王氏正在答著楚昭云的話:“三年前,有一日念兒出門上香,路遇匪徒,是路過的碧兒沖出來替念兒擋了一刀,念兒身邊的丫鬟遇著了事全都往后躲,碧兒又說自己無家可歸,我見她勇敢又單純,就讓她留在了念兒身邊……”
說著話,王氏心一揪,這才想到了其中的不對勁之處。
“那條山路上從來沒聽說過什么匪徒,只三年前念兒遇見過……而且丫鬟碧兒傷的也不重,刀刺在了肚子上,她靜養了一個月就能起身了……眼下想來,那匪徒莫不是碧兒自己找來的?我當時怎的就沒想到!”
王氏追悔莫及。
就在這時,小廝用小輦將沈念抬了出來。
王氏解釋道:“念兒傷心,病又重了。”
“母親,各位大人……”沈念一頭霧水。
王氏派去找人的丫鬟連忙解釋著:“大娘子,大姑娘說碧兒昨日就告了假,說今晚就回來,但我去碧兒房間搜過了,她所有東西都不見了!”
“咳、咳,母親,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碧兒可能就是殺害你父親的真兇!”
“這怎么、怎么可能!”沈念用力抓緊了手里的帕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么。
楚昭云解釋道:“大姑娘定也知道十年前的王春,而王春的女兒名叫歐陽碧,后隨其母改嫁徐家后,歐陽碧改名徐碧。”
“碧兒她……她告假了……”
王氏焦急道:“什么告假!房里東西都
沒了,她這是等衙門離開后她就跑了!”
楚昭云又問:“大姑娘,我見碧兒手上并無首飾,她平日里手上也沒首飾嗎?”
沈念想也不想,說道:“碧兒平日里右手拇指上戴著一個素銀扳指,有些大,她說是她父親留給她的唯一的物件……”
“那就是她,聽見了沈確和沈執的對話,這才給沈確遞了字條。”楚昭云轉身看向卓知州,“沈確和郭萍兒可以放了,他二人有害人之心但未成事,沈郁迷暈了沈執。”
“楚大人的意思是……”
“眼下案情已然明朗,知州大人派人去抓徐碧,抓回來一審便知,她那扳指是王春的遺物,想來她也不舍得扔,定是還戴在手上。”
聞言,卓知州立即遣人按照楚昭云的吩咐去辦。
段景曜知道楚昭云著急回青州,便也跟著府衙的人去找徐碧。
楚昭云暗自松了一口氣,段景曜出手,想必很快就能找到碧兒。
一想到楚珍云還在客棧里,她就想立即回青州,約莫著這時辰,大姐姐大抵已經收到信了。
但她不能,眼看著案子就要結了,她得留下來知曉結果。
善始善終,也是對范知州的交代。
一邊想著,楚昭云一邊看向沈念,沈念正虛弱地坐在輦上低頭垂淚。
沈執離世,沈念頗受打擊,方才又聽了碧兒的事,沈念快要哭暈過去了。
碧兒……王春往事加之素銀戒子,還有她跑了,這足以說明她就是兇手。
只是
不知道碧兒行事,沈念可否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