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徐家有人失蹤了,再加之歐陽氏的反應,恐怕與沈執或者是齊州有關。有人失蹤這件事整個徐家都知道,但下人們都守口如瓶,應當是徐家下了令不許妄議此事。”
“失蹤?若是歐陽氏派去齊州的人,定是悄悄去的,不會對外說是失蹤了。”
“是,而且一個下人失蹤,府上也不必這般統一口徑。多番打探之下才知道,失蹤之人是歐陽氏與王春的女兒,歐陽氏怕徐家不喜,這才下了令讓徐家下人們不準議論。”
楚昭云頷首:“明白了,本來就不是徐家的孩子,徐家人自然也不會大張旗鼓去找。”
“我買通了徐家老夫人身邊的嬤嬤,打聽到小姑娘是四年前自己離家出走的,當時歐陽氏哭了好幾日,所以應當不是歐陽氏派了女兒去齊州。”
“那大人為何說沈執一死有了眉目?”
“因為歐陽氏的女兒叫歐陽碧,進了徐府之后改名為徐碧。”
楚昭云立即反映了過來。
“我記得,沈念身邊的丫鬟碧兒,籍契文書上寫的,就是徐碧!”
一頭霧水的方茂茂這才明白:“那歐陽氏看樣子那么恨沈執……她女兒在沈念身邊當丫鬟,不管徐碧是自己去的沈家還是歐陽氏讓她去的,怎么想沈執的死也和她脫不了干系啊!”
“茂茂,我和楚大人說些私事。”
“好,正好我也困了,我先去休息!”方茂茂識趣地趕緊回了自己的房間。
“先前怎么查
都沒查到碧兒身上,如今回想起來,她是沈念身邊最得力的丫鬟,就算她靠近沈執和沈確的書房也不算稀奇事,那日沈確聽到的清脆之聲,恐怕就是碧兒……”
“嗯……”
楚昭云心下輕松了許多,德州一行算是順利,段景曜查到了碧兒一事,再回齊州查一日,想必就能結案了。
“昭云。”
“嗯?”楚昭云想到了他說的故人,看他這副心塞的模樣,她連忙在腦海里數著自己的故人,“大人所說的故人,是我的故人?”
段景曜輕輕點了點頭,握住了楚昭云的手。
楚昭云問他:“是誰?我的故人不多,好似也沒有在德州的人……大人看見了誰,不妨直說。”
“也許是我看錯了……我在徐家水榭旁,看見了一人,像是你四妹妹楚珍云。”
話落,段景曜看見楚昭云瞳子震了三震。
再大的案子,也不見她這般震驚過。
“我只是去永勤伯爵府找你的時候,遙遙見過她一次,許是我認錯了人。”
楚昭云只覺得好大一道雷劈在了自己頭上。
四妹妹?
珍云?
正在汴京城莊子里靜思己過的人,怎的可能出現在德州城東徐府的水榭旁?
可她也深知段景曜的為人,若只是捕風捉影,段景曜不會是這般言語。他擅識人,有所猜測之后,必定是探查了一番才回來告訴她。
緩了好一會兒楚昭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珍云為何會在德州……”
“興許是我認
錯了人。”
“你探查到了什么?”她知道,他定是確認了那人就是楚珍云才來同她說的。
段景曜就知道自己的話根本起不了寬慰人的作用,他本來也沒想糊弄楚昭云,寬慰她只是想讓她別著急生氣而已。
那人,就是楚珍云。
“我在水榭旁看到你四妹妹的一瞬間,就認出了她是誰。你和我說過她殺了生母孫姨娘之后被秦大娘子囚在了莊子里,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楚昭云心涼了半截,眼神有些空,“然后呢?你在徐府待了這般久,原來是探查珍云的事……”
“嗯。”段景曜有些心疼她,但也只能如實解釋,“我逼問了你四妹妹的丫鬟,那丫鬟也不和她一條心,把知道的都說了……七日前徐家老太爺去汴京探親,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個小姑娘,就是珍云。”
“七日前?”若是這般,楚珍云至少離了莊子七日了,那、伯爵府知道嗎?
為何家書里并未提及此事,伯爵府是不知道,還是覺得此事不值一提?
不對勁!若是珍云失蹤了,家書里定然得寫!
“珍云在府上身份不明,但下人們也都把她當主子伺候,那丫鬟自己猜,是老太爺帶回來給徐家少爺當童養媳的。徐家少爺,是歐陽氏現在官人的原配留下的兒子。那原配孕中受了大驚嚇,生下來的兒子頭腦也異于常人……有些傻。”
“徐家老太爺給自家傻孫兒找的童養媳?珍云
自己知道嗎?”
“聽那丫鬟的意思,珍云心里當是有數的。”
“……”楚昭云只覺得自己頭上再度起了一道驚雷。
敢慫恿親母自殺的人,怎的也不是個傻的,楚珍云愿意來徐家當童養媳?
細想之下,從莊子逃出來,對楚珍云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但她為何要這般做,又是如何和徐家老太爺牽扯上了?
怎么會發生這般瘋癲的事!
段景曜何嘗不這般想?奈何永勤伯爵府女眷都心慈,若是慫恿親母自殺一事放在其他大娘子手下,當家大娘子早就把楚珍云勒死以證門楣了。
“昭云。”
“我先寫封信,問問母親莊子上什么情況。”楚昭云寥寥數語,只寫了在德州看到了疑似楚珍云一事,隨后折好了信起身往外走,“這信必須連夜寄出去。”
“我也去。”
段景曜寸步不離守著心神不寧的楚昭云,把信寄出去之后,又聽楚昭云說:
“我今夜定是睡不好了,干脆趁夜去徐府見見珍云!”
“好,我帶你去。”
“走!”
她和楚翰不是父慈子孝的關系,同父異母的這三個姐妹,雖都是血脈相連,可自小不在一處生活,自然和別人家的姐妹們不同。
她和淑云寧云交心且親近的關系,是后天形成的。
她和珍云,因著過往種種,并沒有多大的情分。
但珍云是楚家的孩子,不為著楚翰,就是為著祖母和秦氏,她也得問問楚昭云到底腦子里在想什么!
若珍
云是被人脅迫的,管他什么徐府還是張府,她一定得把楚珍云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