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不是!我沒有殺我大哥,我沒有用匕首刺他!”沈郁眼睛猩紅地大喊著。
與他的歇斯底里相比,楚昭云的聲音冷漠許多。
“若不是你迷暈了沈執,用匕首之人無法接近沈執,沈執也不會死。你雖然沒有親手用匕首殺了沈執,但你是幫兇,幫兇亦是兇手。”
沈郁根本聽不進楚昭云的話,一邊說著自己不是兇手一邊流著眼淚。
齊州推官上前一步,抓著沈郁的領子。
可無論他再怎么問,沈郁只說自己只是在戌時讓小廝引開了冬蒙,他哄騙沈執喝下了安神湯,然后自己進了西廂房。
其余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楚昭云微微搖了搖頭,出了正廳。
除了王氏,其他人也都跟著楚昭云出了正廳。
幾人在院子里聽著王氏痛罵沈郁,而沈郁啞然無聲、毫無辯駁。
卓知州嘆了口氣:“唉……沒想到沈郁竟是幫兇!楚大人,這案子……”
楚昭云定了定神。
“沈郁迷暈了沈執,沈確稱自己沒進書房,郭萍兒稱自己到書房時沈執已經死了。”
“那這二人是否說謊?”
“目前尚未找到他二人說謊的證據。”楚昭云坦言著,殺害沈執的人是誰,沈執沈確還是郭萍兒,還是那個一直未曾在明處的第四人?她心里尚無定論。
聽了楚昭云的話,齊州幾位推司耷拉著眉眼,一臉愁苦。
見狀,段景曜開口道:“先讓衙役送沈確郭萍兒和沈郁去衙門,再接著找線索
。”
卓知州安排好了一切之后也并未離開沈府,他也跟著楚昭云等人在府上搜查著。
這廂府衙的人因著抓到了迷暈沈執的人,又有卓知州親自帶著大家伙找線索,耷眉拉眼的推司們登時也都充滿了斗志。
可那廂王氏也等不及了,問過楚昭云之后,楚昭云又認真檢查了一遍沈執的尸身,確認再無線索之后,沈府便緊鑼密鼓地操辦著沈執的身后事。
黃昏時分,從靈堂里抬出了棺材,沈家眾人穿了孝服,一路哭出了沈府。
其聲之悲切,使得聞者也不禁傷心了起來。
此次來沈府的府衙之人,不是推官就是推司,人人都見慣了這般場面,但卓知州卻不同。
他看見此情此景,眼眶立即濕潤了起來。
他這才體會到自家妻子的后怕,昨日他昏迷的時候,想必她也是這般惶恐傷心。
“世事無常,本以為今年最佳商戶還是沈執,誰能想到……唉……”
哭喪的聲音越來越遠后,卓知州才回過神來,繼續跟在段景曜身后找著線索。
從黃昏又一直找到了夜色大黑,直到王氏領著沈府眾人回來,楚昭云等人也沒有再找到其他任何線索。
身著孝服的沈府眾人,各個神情落寞。
丫鬟碧兒直接背起了哭到虛脫的沈念,就連一直堅強的王氏,此時此刻也被丫鬟攙扶著,看起來虛弱極了,好似隨時都會暈倒。
卓知州連忙迎了上去,哀聲道:“大娘子節哀……逝
者已逝,生者更要好好珍重自身。”
王氏點了點頭,面色蒼白,眼淚似乎也已經流干了,一開口,聲音也是沙啞的:
“多謝知州大人,我會的,整個沈府也會好好的,誰也不會垮……知州大人,找到殺害沈執的兇手了嗎?”
卓知州為難地看向楚昭云。
楚昭云也未曾想,揪出沈郁之后,在沈府找了這般久,竟然毫無所獲。
她只得如實和大娘子說道:“大娘子,還沒有找到殺害沈執的真兇。”
“嗯,無論如何,沈郁都脫不了干系,若不是他迷暈了沈執,沈執便不會任人宰割……楚大人也說了,幫兇也是兇手,還請各位大人讓沈郁受到應有的懲罰!”
王氏身后的亓氏張了張嘴想為沈郁辯解兩句,可她也只是轉了轉眼珠子,最后什么也沒說。
而楚昭云看王氏的神情,總覺得王氏話里有話。
她想直接問王氏,可又覺得此刻的王氏實在是脆弱不堪,于是她委婉開口說道:“再有幾日,定能找出真兇。”
王氏抬眼看向楚昭云,隨后又轉身朝著眾人揮了揮手,等眾人都散去之后,她才又開口和楚昭云說道:
“各位大人接連辛苦兩日了,再多幾日怕是也不能找到真兇了,況且,這世上的懸案太多了,明知沒有結果還要查下去,只是浪費時日和精力罷了……”
“雖說耽擱的時日越久,越不容易找出真兇,但總得試試。”楚昭云似乎明白王氏
是何意了,王氏不想讓府衙繼續查了,“大娘子難道不想找出真兇嗎?”
“我當然想,就算把真兇千刀萬剮也難解我心頭之恨!但……沈家不能再耽擱了,沈家所有人都得趕快做好自己該做的事。”說著話,王氏的心像被刀割成了一片片似的,“沈家擔的是整個齊州的絲綢一業,今日沈執身亡的消息已經傳出去了,明日還不知道有多少魑魅魍魎想著要把沈家吞了……眼下比找出真兇更重要的是穩住沈家的家業。若是沈執在天有靈,他定也是這般想的。”
“大娘子是說,這案子就查到這里罷了?”她果真猜對了,王氏不想繼續查了。
“是……不查了……”親口說出這句話,王氏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一把利刃掏空了。
楚昭云無奈,朝著卓知州點了點頭。
卓知州也無奈,這是沈家事,沈執的未亡人都說不查了,他們還有何立場留在沈府查案?
他也知道王氏的難處,王氏知曉沈執看重沈家家業,而養子沈確知道了身世又有了害人之心,大姑娘沈念身子又弱,沈家二房沈郁又真的害了人。
眼下沈府還真得靠王氏撐起來了。
“大娘子,若是有何難處,盡管去府衙找我。”
“多謝知州大人……恕我不能遠送。”
“無妨無妨。”
話落,卓知州便帶著自己領來的一行人出了沈家。
卓知州心想,是他從青州把楚昭云三人請來的,眼下事畢,
他得好生招待一二。
他正想開口道謝,卻不料聽到了讓人無比意外的嘲諷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