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段景曜抬眼看了眼書房前的眾人,天色擦黑,人們也逐漸站不住了。
但礙于卓知州就在書房里,眼下人們是不耐煩也不敢表露出來。
“昭云,出去走走。”
“好,我們需要靜一靜。”
楚昭云并不覺得眼下是越查越亂。
只是得到的線索瑣碎,問話的結果也對不上而已,只要仔細梳理,定是能理出頭緒的。
一邊往外走楚昭云一邊開了口:“沈確的收字條的人,郭萍兒是寫字條的人,但兩人說的時辰和字條存放位置不同。大人怎么看?”
“無外乎是誰說謊的問題。”段景曜頓了頓,又覺得沒這般簡單,重新更正了自己的說辭,“無外乎三種可能,沈確說了謊,或郭萍兒說了謊,或者兩人都說了謊。”
楚昭云不是十分認同段景曜的話,但她并未立即提出反駁,反而是順著他的話往下說:
“第一種可能,沈確說謊,郭萍兒說的是真的。”
“那就是沈確迷暈沈執后,自己動手殺了沈執,所以郭萍兒去書房的時候,看見的是沈執的尸體。兇手是沈確。”
“第二種可能,沈確說的是真的,郭萍兒說了謊。”
“那就是沈確如他所說那般,沒進書房,什么都沒做成,是郭萍兒自己迷暈了沈執又動手殺了人。或者,這本就是郭萍兒聲東擊西的手段,她故意讓沈確摻和進來,為的就是迷惑眾人,她可能本來就打算自己動手。”
“那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大人,如果沈確什么都沒做成,那將冬蒙引走的人是誰?是郭萍兒找的人?”
段景曜輕輕搖了搖頭:“郭萍兒只是府上的女先生,她想支使人為她做些私事,恐怕是難……如此說來,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小。”
楚昭云接著說:“第三種可能,沈確和郭萍兒都說了謊。”
“那便是這兩人都想為自己開脫,但是并未來得及提前串通口供,所以才有了眼下兩人口供不同的局面。”
“若真是這般,他二人便是兇手。”
“昭云,你怎么看?”段景曜知道,楚昭云一定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楚昭云這才說出自己的不同意見,說道:“或許,他二人誰也沒說謊,或許他二人之間還有一個隱形的人呢?”
段景曜立即明白了楚昭云的意思,推測著:“如若這般,有人拿到了沈執書房后窗的字條,又不想親自動手,或者不便親自動手,所以改了字條上的時辰,讓沈確提前去迷暈沈執?他想將此事推在沈確和郭萍兒身上。”
“這也是一種可能。”
而段景曜經過楚昭云的提醒后,腦子里有了沈確和郭萍兒都沒說謊的假設后,反而又生出了新的想法。
“昭云,若是沈確和郭萍兒都沒有說謊,其實還有第五種可能。”
“我也想到了,在商戶大賽之前迫切想要沈執死的,還另有其人。可能……本就有四人想讓沈執死,偏偏手段又相似,都是想著先把沈執迷暈了再殺了,畢竟只有迷暈了人才鬧不出動靜來。害死沈執的人或許本不是同謀,而陰差陽錯的,二人成了同謀。”
“是,若是這般,兇手,有兩人。給沈確送字條的人,和拿了郭萍兒字條的人。”
“對!只不過……沈確戌時一刻去書房迷暈人,所以給沈確送字條的人定是戌時一刻之后去書房殺人。而他去殺人之前,是拿了郭萍兒字條那人戌時二刻迷暈了沈執,郭萍兒戌時三刻去書房時沈執已經死了。那往沈執身上插匕首的人,動手時間實在是緊迫,在戌時二刻和戌時三刻之間?”
“插匕首之人,實在是太容易被郭萍兒撞見。”
楚昭云點了點頭:“是……但不管怎么說,并沒有越查越亂,就這五種可能性,我們再找找線索和證據!”
話落,兩人抬步重新往書房走去。
卓知州一見楚昭云進來了,沖著她微微搖了搖頭。
齊州推官見狀,便開口讓沈郁離開后,又對著楚昭云說道:“楚大人,是我無能,竟什么也沒問出來!賬房先生和小廝前日戌時前后都有人證,沈郁雖無人證,但他話里也沒什么破綻。”
“你懷疑沈郁?”
“是。”齊州推官承認著,面上有些愧色,“但我只是懷疑,什么都沒問出來,若是用上手段逼問他,可能會有所收獲。不如楚大人再問問沈郁?”
“不必,幾位大人都問不出來,我約莫著也問不出什么。”
隨后,楚昭云把和段景曜方才所討論出的五種可能性和大家伙說了說。
方茂茂一字不差地都記錄了下來,本來亂糟糟的腦子也逐漸清晰了起來,話語變成了字,也清晰條理了起來。
寫完,他便把楚昭云說的話捋明白了。
眼下,他也是逐漸能跟上楚昭云和段景曜的思緒了。
而齊州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楚昭云。
過了好一會兒,卓知州才想明白了其中的邏輯,他不得不感慨楚昭云定是案子辦得多了,想的也太周全了!
“我聽明白了,兇手不是沈確郭萍兒,就是還隱匿沈府眾人之中!”
齊州推官也聽明白了:“經楚大人這般一說,思路清楚多了!我們是不是只需要知道郭萍兒和沈確有沒有撒謊,就好查了?嚴刑逼供……不妥,逼供之下多有冤案……”
“原來這么復雜嗎?”有推司忍不住開口。
楚昭云答他:“不復雜,找找線索,逐一排查,能找到兇手。”
“還有什么線索啊……楚大人和段大人已經把能找的線索都找到了啊……沈確香爐里的灰燼,后窗外找到的殘紙字跡,扔在湖邊的外袍,和沈執相像的背影……我們還能找到別的線索嗎?”
推司這話一出,齊州幾人難免心灰意冷。
楚昭云提醒道:“還有一條重要的線索沒有查,誰去李氏醫館配了強效安神藥?”
眾人恍然大悟,查著查著竟然把李氏醫館忘了!
段景曜也提醒道:“還有一個線索,為何要在商戶大賽前夜殺了沈執?十年前那場風波,和今日之事是否有關?”
卓知州大驚:“十年前的事,都過去十年了!還能翻出什么花樣來?沈執之死和十年前的事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