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找到了迷藥和背影的線索之后,楚昭云等人便在書房門口等著。
等了半個多時辰,才等到外出的推官回來。
“楚大人,我去各位醫館核實過了,沈府確實有人買過大量安神藥,且不止一人,也不是從同一家醫館買的。”齊州推官頓了頓,接著列舉著自己查到的嫌疑人,“沈家大公子沈確和沈家大姑娘沈念都派人從濟善醫館買過安神藥,另外,李氏醫館也說曾有沈府的下人來買過強效安神藥,但并不知具體是何人。”
話落,王氏一行人也回來了,跟著王氏的推司說道:“楚大人,在府上找到了三人與死者背影相似,一位是沈家二房的老爺沈郁,另外兩位分別是府上的帳房先生和小廝。”
楚昭云點了點頭,又讓王氏將沈確和沈念都叫了過來,段景曜也悄悄跟著王氏身后去了。
一時之間,書房前的院子里站滿了人。
楚昭云看向卓知州,低聲說道:“知州大人,我欲在書房里問話,知州大人若是不便,在外頭等我。”
卓知州搖了搖頭:“我也進去聽聽,雖說沈執尸首在書房里,但我也并非膽怯之人。”
“好。”楚昭云想了想,看向王氏,“還未同大娘子好好說過話,大娘子先進書房吧。”
沈執的書房很大,分了里外兩間,但里間和外間的墻壁被打通,因此并無遮擋。
楚昭云坐在外間,一轉頭便可看到里間書案上趴著的沈執。
站在楚昭云對面的王氏,也將沈執的尸首看得一清二楚。
這兩日,她幾近哭瞎了眼,整個人完全提不起精神來。
方才在府上走了一大遭,身子就有些撐不住了。
楚昭云見她搖搖欲墜,說道:“大娘子坐吧,有些問題還要問問大娘子。”
王氏輕聲應了一聲。
楚昭云問她:“大娘子和沈執感情如何?沈執待你可好?”
王氏臉上的悲傷更加濃:“我和沈執年少相識,一起走過了這么多年的風風雨雨,經過了那么多挫折,到了今日,我真想隨他而去。”
卓知州一愣,生怕王氏真一頭撞死殉情而亡。
但緊接著,王氏便厲聲說道:“但我不能跟著他去了,我得親眼看兇手遭了報應!我還得撐住沈府!”
“生同衾,死同穴。”
王氏無聲流著淚,言辭懇切:“大人要快些幫我找到兇手,他的尸首不能再放了,讓他早日入土為安……”
楚昭云沒接話,只是把幾封信遞給了王氏。
王氏不解地展開了信,有幾張寫著大字的紙從信中滑落出來。
“這是……”王氏一眼就看出了這是女子和稚子的筆跡,她心中大憾,隱隱有了一個猜測,“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大娘子知道這是何人所寫嗎?這些信為何會被沈執收在書房里?”
王氏捏著手中的紙,幾近崩潰。
她不敢相信沈執會背叛她,嫁娶之時,沈執便已立誓此生絕不納妾!
“不……”王氏迫使自己冷靜下來,她方才是被情緒沖昏了頭腦,她了解沈執的為人,更相信兩人之間的感情。
冷靜下來后,王氏才仔細讀著信,信中所書,大多是圍繞著一名喚作訣兒的稚子的功課,并無其他旖旎曖昧之語。
“訣兒……”王氏呢喃著,腦子生疼,但總歸讓她想起來這個名字在何處聽過了,“我想起來了……”
“什么?”楚昭云見王氏松了一口氣的模樣,心想自己可能想錯了,寫信女子大抵不是沈執的外室。
“一直養在外頭,我差點將她母子二人忘了……五年前一位女子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尋到了沈府,說是沈郁的親生孩兒。”
“二房沈郁?沈執的親弟弟?”
“正是,當時二弟不認,那女子就拿出了二弟的信物,二弟惱羞成怒將人趕出了這條街。他向來是個懼怕二弟妹的,便私下求了我家官人,認了這樁荒唐事,但求著讓我家官人去擺平此事。后來我家官人同我提過,他將人送去了江南一帶,但總歸孩子是沈家的骨血,不能放任不管,日后定得接回來,或者送開蒙先生去……”
“原來如此,這些信原是問詢功課。”楚昭云內心有些觸動。
她深知王氏情緒的大起大落,多么堅強的女子,眼下這般還能沉著冷靜的思考,著實令人佩服。
且王氏對沈執的這份信任,倒是顯得她猜測外室一事有些過于冷漠無情了。
楚昭云自省,不能因為自己見過太多的無情與齷齪,就一竿子打死這世上所有的人。
她也是第一次有了這般想法:即使知曉人性的惡,也要有相信世上依然存在真誠善良美好的勇氣。
心中有觸動是一方面,但察覺到王氏有所隱瞞又是另一方面。
她緩了緩神,接著問王氏:“大娘子的大兒子沈確也到了能夠獨當一面的年紀,二房沈郁更是有閱歷之人,怎的沈家家主一死,反倒需要大娘子撐起整個沈府了?”
王氏心中一緊,沒想到楚昭云會這般問,“我……”
“沈郁連自己的孩子都不認,確實不像個有擔當的,可大娘子連自己的兒子都信不過嗎?”
“我……”王氏欲言又止。
卓知州適時勸著王氏:“事到如今,想趕快找出兇手,就莫要吞吞吐吐。難不成大娘子你是有什么說不出口的隱秘?”
王氏咬緊了后槽牙,回頭看了眼書房外,想著書房內聲音小,應當是傳不出去。
她狠了狠心,知州大人說得對,事到如今沒什么比找兇手更重要。
“沈府不僅有我們這一大家子人和一院子下人,沈家還有若干鋪子,還養著若干蠶農和織工。二弟實在是難堪大任,雖有才能,但二弟也是個心大之人,沒心沒肺之人怎可擔起重任?”
話落,王氏又往前走了幾步,壓低了聲音:“至于確兒……此事還請諸位大人守口如瓶……確兒并非我與官人的親骨血……”
想到沈確也買了安神藥,楚昭云立即問道:“此事,沈確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