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兇手行兇,是拿的書房里的匕首,但放置匕首的周遭卻絲毫沒有留下痕跡。有兩種可能,一是兇手拿匕首時發覺了周遭的灰塵,所以格外小心沒有留下手印抹蹭過的痕跡。”
楚昭云說著話,目光移向段景曜,段景曜接著她的話鋒說著:“第二種可能是,兇手對書房了如指掌,知道此處有匕首,更知道容易在灰塵上留下印記,所以格外小心。”
聞言,書房眾人心中有了一個共同的推測,兇手極有可能是府上的人。
楚昭云想起了王氏的話,又問她:“大娘子說死者不喜下人出入書房,那其他人呢?誰經常來書房?”
王氏抹了抹眼淚,緩了緩才說道:“除了我家官人,沒有人每日都來書房,不過我家官人偶爾會讓孩子們來書房聽他訓話,除了孩子們,也會邀其他人來書房商議正事。”
“如此說來,可能知道書房里有一把不常用匕首的人,很多。”
“但都是我家官人的親近之人……怎么會……”王氏難以接受兇手可能就是府上人的推斷。
楚昭云沒有答她的話,脫下鹿皮手套往書房外走。
眾人都跟著楚昭云往外走,只有段景曜一人留在了書房里。
就在這時,端著羹湯前去喂家禽的推司也回來了,他難掩興奮,高聲道:“楚大人這法子見效極快!我給大公雞喂了兩口羹,大公雞就軟倒了,但是大公雞沒死,掐了掐脖子又醒了!這羹湯,沒毒,但是有迷藥!”
楚昭云點了點頭,和她的推斷一致,“還剩半碗羹,勞煩知州大人派人去各大醫館查查這羹湯里究竟是什么,且要逐個醫館問清楚,近日沈府可有什么人買過安神藥。”
還沒等卓知州開口,齊州推官主動說道:“以往查案牽扯到了醫館,我便整理了一份名錄,我知道哪幾個醫館有這類藥,我去查!”
“快去快回。”楚昭云囑咐了一句,隨后又看向王氏,“誰先發現的尸體,讓他前來回話。”
“是,各位大人在院子里稍等片刻。”
趁著王氏親自去叫人的空隙里,卓知州見院子里沒了外人,低聲對留在原地的三個推司語重心長地說道:“醫館名錄這樁事,你們三人也都知道,卻無一人同推官前去調查,我知你們是想留下來看楚推官查案,可毫無擔當、推諉差事,如何能辦好差事?”
“卓知州,我們知道錯了……”三位推司面上羞愧。
卓知州也沒再說什么,只說道:“下不為例。”
楚昭云心想,有這樣的上級,是這三位推司的福氣!
但愿他們明白卓知州的用心良苦。
“昭云。”段景曜從書房中出來,出聲打斷了楚昭云的思緒。
楚昭云問他:“有發現嗎?”
段景曜點了點頭,并未明說。
因為王氏已經帶著人走近了。
跟在王氏身后的小廝神情恍惚,眼下頂著重重的烏青,聲音虛弱道:“小的見過各位大人。”
“是你第一個發現了死者的尸首?你是何人?”
小廝點了點頭,雙眼霧蒙蒙的,“小的冬蒙。”
“你和死者是什么關系?”
“小的是老爺的貼身隨從。”
楚昭云斂眉,本指望他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誰知是個問一句說一句的性子。
她盯著小廝看了片刻,見他年紀尚小,不該是死者的貼身隨從,便問道:
“你是如何成了沈執的隨從?”
“小的在街上賣身葬父,老爺心善,把小的撿了回來。”冬蒙依舊記得十年前那個寒風刺骨的冬天,父親橫死后,田地被族中長輩侵占,他連口棺木都置辦不起,是沈執救了他。
“如此說來,沈執對你有恩?”
“老爺對小的有大恩。”
楚昭云冷聲道:“他死了,你便是這般報恩的?若是真想報恩,就該頂力助我查案!”
冬蒙神情大動。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不該,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哭喊道:“是我昏了頭!我應該為老爺報仇!大人一定要找出殺害老爺的真兇!”
王氏親自上前扶起了冬蒙,認真說道:“冬蒙,這兩日你不說我也不逼你,是因為我知道,這些年你跟在他身邊時日最多,我相信這府上最想給老爺報仇的,除了我就是你!”
冬蒙受寵若驚,淚眼朦朧,“大娘子……”
楚昭云趁熱打鐵:“冬蒙,還不速速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都交代出來!”
“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前日天色擦黑之后,我跟著老爺去了書房,我在門外等著。約莫過了一盞茶的功夫,我聽見有人在說老爺壞話,就在拐角處,我就跟了過去。我跟著那人一路到了后院假山處,三繞兩繞我就跟丟了他……”
“誰在說沈執的壞話,說的什么?”
“他說老爺道貌岸然,表面上是人人敬佩的絲綢大戶,實際上比誰都黑心。我一路追著背影,只知道是個小廝,不知道到底是誰,但他對府上的路極熟,肯定是府上的小廝。”
“也就是說,你追出去,對方只有一個人?”
“是。”
“他是故意引開你。”楚昭云斬釘截鐵。
聽了這話,冬蒙才恍然大悟,心里登時悔恨。
“是我太笨了!一個人在角落里說老爺的壞話,就是要支開我!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回來之后,老爺還活著啊。我回來的時候,看見老爺進了書房西邊的廂房。”說著話,冬蒙抬手指了指,“老爺有時在書房忙累了,就睡在廂房里。”
“接著說。”
“我在廂房門口守了一夜,早晨去叫老爺,老爺不在,我又來書房,書房門從里頭關著。”冬蒙鼻頭一酸,握緊了拳頭,“我在門口說話書房里沒有反應,我就把門撞開了,看見老爺他……”
“你是說,沈執晚上去了西廂房,早晨尸體出現在書房,且發現尸體之前,書房門從里面上了門閂?”
“是……”
“書房門從里頭關著,匕首也是死者自己的,若是兇手想讓人以為死者是自殺,應該刺死者正面而不是背部才對……”說著話,楚昭云看向段景曜。
段景曜一邊抬腿一邊說:“我去檢查窗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