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楚昭云沒有回答眼前女子的話,而是問道:“你如何得知我并非齊州人?”
“若是齊州人,怎會不知我是卓知州的大娘子周氏。”周氏放下了心中的警惕,雖然楚昭云沒回答,但從青州來的女子,定是楚昭云沒錯。
“原來如此,原是知州大人的大娘子,我是楚昭云,大娘子怎知我要來?”
周氏回頭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人,低聲說道:“咱們去門外說吧,讓他好好歇息。”
楚昭云點了點頭,跟著周氏去了門口,主動解釋著:“大娘子勿怪,我與同伴并非有意闖進此處,知州大人給范知州寫信邀我前來,城門口無人迎接,且看府衙眾人,似乎不知此事,而且也不像是有大案的樣子……我怕其中有我不清楚的事,這才悄悄潛入。”
“楚大人想得周全,做得好!”周氏四處看了看,她說怎的門口一個人都沒有,定是被楚昭云的同伴引走了,緊接著她又嘆了口氣,“如今我也不知府衙有幾人可信了,若是你從府衙往這里來,我真不知道你能不能進來。”
“大娘子,到底發生了何事?”
聞言,周氏咬了咬牙,心中既委屈又生氣,誰家知州有齊州知州這般委曲求全!官人他就是性子太好太善良了!
往常只覺得心里不痛快罷了,眼下實在是生氣!
“昨日晌午,我家官人忽然身上起了紅疹子,隨后便高燒不退,請了大夫來,昨夜好不容易
退了燒,可人還昏迷著。好端端的人,怎會忽然生這般重的病!定是有人陷害!”
“大夫怎么說的?”
“大夫說我家官人傷了肺腑,得休養些時日,我不信他說的!我已經讓我家姑娘去請名醫了,好端端的人,怎的就突然傷了肺腑,怕是中了毒!”
“那大娘子怎知我要來?”
“昨日事發之后,我問了我家官人的心腹,他說昨日并無不妥,唯一與平日里不同的是出了樁棘手的案子,推官束手無策,他只得給青州范知州寫信,想邀楚推官前來幫忙。”
周氏目光灼灼地看著楚昭云,語氣憤憤:“楚大人,我猜定是有人想阻止查案,毒倒了我家官人,這才無人去迎你。而且,就算你來了衙門興許也不知道是何案子。”
這番話,使得楚昭云對周氏刮目相看,周氏不僅人冷靜,思緒也清明。
這般猜測和她想的一般無二。
至此,她也不必懷疑周氏和知州大人不是一條心了,畢竟周氏對知州大人的擔心和對此事的氣憤,是顯而易見的。
“那大娘子可知想阻止查案的人是誰?”
周氏搖了搖頭:“我每日待在后宅,并不知這些事,這只是我的猜測罷了!”
“那方才所言,知州大人的心腹在何處?他為何不派人昨夜候著我等?”
“他叫劉穩,昨日這兒離不開他,今日他替著去商戶大賽鎮場子了。雖然我不知前頭衙門的事,但劉穩跟著我家官人
二十年了,他的妻兒也在這過活,他對我家官人很是忠心。”
“嗯,待我看看知州大人是否真的中毒了。”
周氏眼神一亮:“楚大人懂醫術?”
還沒等楚昭云回答,周氏便恍然大悟,“對!是我忘了,楚大人是推官,能驗死人中毒,自然也能活人中毒!”
話落,周氏看見楚昭云朝著院子里招了招手,也不知道從何處走出來了一男子,看那通身的氣度,應當也是青州府衙來的人。
周氏也沒說什么,只跟著兩人進了臥房。
“大人幫我家官人看看,能否解毒?”
“大娘子莫急。”楚昭云說著話,檢查著知州大人脖子上淡淡的紅疹,隨后又扒開他的眼睛和嘴檢查了一番,“知州大人沒有中毒。”
“這怎么可能,他身子骨不算差,怎可能忽然病倒!”
“若是我沒判錯,這是一種癬病,也有大夫將其稱作癮疹,與其說是一種病,不如說是一種隱患。”
“何意……”周氏一頭霧水。
“比如有些人碰不得花粉,有些人碰不得魚蝦,一旦接觸了,輕則起疹子,重則窒息。大娘子,知州大人在吃食或者其他習慣上,可有何忌諱?”
“我明白了!”周氏急得跺了跺腳,而且她更加確定了是有人要害她官人,“楚大人這般說我就明白了,我家官人以前說自己見不得楊花,否則就會起疹子,我與他生活十幾年了都沒見他犯過癥候,是我忘了!”
“如今的確是楊花紛飛的季節。”
“可是附近并無楊柳樹,就算有,我家官人定是也主動避開了。”
楚昭云掏出了銀針,說道:“到底怎么一回事,得等知州大人醒了問問他。”
她先是在知州大人的神闕穴上扎了幾針,又將知州大人翻了個面,對著周氏囑咐道:“大娘子,這處是肺俞,這處是脾俞,還有這處,是足三里,大娘子多加按揉,可助知州大人減輕癥狀。”
“好,我記下了!我命人給二位大人安排廂房。”
“不必,我們在院子里等著。”
楚昭云段景曜出了院子,著人將方茂茂叫了進來,三人便齊齊站在門口等著。
等了一炷香的時辰,就聽見了周氏的聲音。
“楚大人,我家官人醒了!”
楚昭云等人一齊進了屋,開門見山道:“知州大人,我等聽令于范知州前來齊州查案,不知知州大人眼下身體可還有不適?”
“多謝各位來助……”卓知州的聲音還有些虛弱,喝了口水,便作勢要起身,“聽聞楚大人有大才,此案要勞煩楚大人了……”
一看卓知州要起身,周氏連忙勸他:“官人才剛蘇醒,身子哪吃得消!況且楚大人說你可能是碰了楊花才犯了癥候,定是有人害你,賊人在暗,你還是先緩一緩養養身子!”
卓知州擺了擺手:“放心,我沒事。我知道是誰……先不必追究了。楚大人,先隨我到衙門里細談。”
楚昭云眉
眼一動,卓知州原來知道是誰在阻礙查案的進度。
她來是為了查案子,至于其他事,她不必費心,更何況是齊州府衙內里的事。
“什么案子,很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