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吉慶錢莊的案子查完后,義莊逐漸清閑了起來。
眾仵作和推司私下里悄悄議論,定是因著推官大人接連查了驛館和吉慶錢莊兩個大案子之后,無人敢在推官大人眼皮子底下殺人行兇了。
沒了案子查,推官大人便把精力都放在了自己人身上。
義莊眾人既興奮又緊張。
推官大人毫不藏私地傳授驗尸推案的經驗,他們學到了更多本事,所以興奮。
可推官大人時時考校檢查,實在是令人緊張。
其中最緊張的,便是新來的女仵作杜若。
義莊院子里,杜若幾乎將自己手里的驗狀抓皺了。
推官大人一一檢查著大家伙擬的驗狀,馬上就要檢查她的了。
杜若深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說道:“推官大人,這是我寫的驗狀。”
不僅杜若緊張,楚昭云也緊張,畢竟這是她擔保下來的人。
一直等她看完了杜若寫的驗狀,楚昭云才松了口氣,欣慰道:“你寫得很好,行文條理清晰,內容準確簡潔,寫得很好。不過當仵作還有一點要注意。”
“什么……”
“杜若,你還要自信起來,若是你自己對自己的判斷都一臉不確定,死者家屬會相信你嗎?哪怕你驗得是對的,可他們見你猶疑不定的模樣,定然也是不信你的。”
杜若點了點頭,提高了些許音量,“我知道了,多謝推官大人。”
楚昭云將驗狀還給杜若,往后退了
幾步,看向范堅和新推司曹亦安,交代道:“今日我先教到這里,你們倆繼續教他們,我先回衙門了。”
“好。”范堅點了點頭,近日他比方茂茂和杜若更用功,人一旦用功勤奮了起來,也變得更有底氣了,眼下他來教導仵作們也是游刃有余。
從義莊離開后,楚昭云一路去了衙門。
在衙門院子里沒看見段景曜,便知道他又去忙了。
段景曜當了衙役之后,經過了吉慶錢莊之事,他便在衙門中慢慢嶄露頭角。
不僅衙役們依賴他,就連范知州也依賴他。范知州多次提出要給他換個更高的職務,都被他拒絕了。
不過就算這般,只要是官府公務,不管是什么,都有他能幫上忙之處。
毫不夸張地說,他都快成了衙門的頂梁柱了。
他忙得昏天黑地,也意味著楚昭云已經有好幾日未曾見到他的面了。
就像今日這般,衙門院子里見不到人,也不知道人去哪里忙了。
等到了下值的時辰,楚昭云便自己回了楚府。
毫無意外的是,楚府也冷冷清清。
新鋪子剛開張,楚淑云衛善鳶燕迎三人,忙得昏天黑地,有時常常到了深更半夜三人才回府,更有甚者,偶爾三人直接忙個通宵不回府了。
“啊……我竟成了最清閑的人……”楚昭云站在院子里搖頭失笑,“也不知道大姐姐現在在做什么……”
楚昭云記掛著楚淑云,楚淑
云卻全然不知。
因為她正招待著客人。
雖已是傍晚,可鋪子里的人只多不少。
“咳……”楚淑云清了清嗓子,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那般沙啞,“您的眼光極佳,這款胭脂質地細膩柔滑,您涂在手背上試試,是不是仿若細膩的絲綢一般?而且這顏色比朝霞還要美,輕輕一抹,便令雙頰生輝。您聞聞,香氣也是清新淡雅,這香料都是精挑細選的上等香料。”
女子看著手背上的顏色,已然決定買兩盒,又問道:“聽她們說你是從汴京城來的,汴京城的貴女也是涂這樣的胭脂嗎?”
楚淑云莞爾一笑:“汴京城還沒有這般時興的顏色呢!”
“那給我包五盒!”女子心中欣喜,又多要了幾盒,比汴京城都要好的東西,她當然得多買些。
楚淑云笑著幫女子包起了胭脂,接過銀子后又將她送出了鋪子。
出門看見夕陽風光,楚淑云倚著門框偷懶片刻,她悄悄抬起了衣裙下的一只腳。
實在是累得緊。
這幾日幾乎忙得和個陀螺似的,日日腳不沾地,她這一雙腳已經腫起來了。
原本她這個東家,是不必招待客人的。
可沒想到鋪子生意極好,原先定好的人都不夠用了,就算她和衛善鳶燕迎三人親自下場招待客人,也不夠。
她也沒法子忙中偷閑再去請人,只好任勞任怨地忙。
雖然忙,但白花花的銀子進賬,她心
里也高興。
方才和客人說的話也不是她夸大,這般用心的胭脂,汴京城是沒有的。
天知道鋪子開張前,她和衛善鳶費了多少心力研究新品。
鋪子沒開張之前,她預想過種種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可真做起買賣來才發現,遠遠要比想象中難。
最大的難,是人帶來的。單單這幾日她就遇見了好幾個厚顏無恥的姑娘,在鋪子里挑上許久,隨后要求胭脂上臉試試,可等試完了,姑娘卻扭頭就走了。
她也是問了衛善鳶才知道,那些姑娘是故意來騙妝的。
她倒是不介意給人白涂胭脂,她只是不想讓人這般浪費她的精力和口舌。
“唉……”楚淑云嘆了口氣,心想,還是得抽時間去找些人來在鋪子里干活,她再多招待幾日客人,恐怕脾氣都要便壞了。
楚淑云一邊游神一邊看著夕陽西下,她在看景,殊不知自己也成了他人眼里的景。
不遠處,有一人已經看了她許久了。
是薄珺。
薄珺與友人外出吃酒,無意中看見楚昭云站在鋪子門口長吁短嘆,他不由停下步子來,也不知為何就盯著她看了起來。
他不解,楚家是汴京城的伯爵府,楚昭云是青州的推官,按理說楚淑云有這般家世和妹妹,應當是不愁吃穿。
怎的她還要拋頭露面做生意?
而且看她也不是熱衷于此道,否則怎會擰著眉頭一身疲態?
自從那日在薄府宴席
上被楚淑云甩了冷臉,他總是莫名其妙地想起她來……
薄珺正游神著,猛不丁看見楚淑云站直了身子,好似要轉身進鋪子里去了,他想也沒想,抬腳朝著她走去,且立即出聲喚她:
“楚大姑娘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