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夜幕降臨,楚昭云跟著楚淑云進了薄家大門。
寬敞的庭院里,四處掛滿了明亮的燈籠,恍惚之下,還以為是在白日。
庭院中央,擺著精致的幾案,身著盛裝的賓客們紛紛落座。
不一會兒,樂聲悠揚,舞女們翩翩登場。
楚昭云這才明白了范堅說的熱鬧,這院子里,恐怕得有百八十個人,薄家大娘子果真愛熱鬧!
“一會兒就能上菜了。”楚淑云側身,臉上還帶著微笑,嘴唇輕啟,低聲和楚昭云說著話,“先是各吃各的,等吃完了飯,大家伙起身走動后才是重頭戲。既然來了,我們也少不得去恭維薄家大娘子一二。”
“我不擅應酬,我跟在大姐姐身邊就是。”楚昭云心想,來的路上大姐姐同她說薄家幾房之間的人和關系,她便已經生出不耐之心了。
眼下能坐在這里,只是為了給大姐姐撐腰,要是讓她去應酬,怕是連個笑臉也給不出來。
“嗯,先吃飯,有你愛吃的盤兔。”
薄家的飯菜,也是用了心思的。
眾賓客聽曲看舞,還吃著美味佳肴,皆是心滿意足。
最后一舞畢,樂人紛紛退場,這時才看著主位上站起來了一位女子,約莫著有四十歲了。
楚淑云飛速說道:“這便是薄通判的大娘子,趙元香,也是商會話事人趙元朗的親姐姐。”
“多謝各位賞光,不知酒菜可還合意?今日辦宴,是因著元朗得了一座上好的紅珊瑚,想著邀各位
共賞。”
趙元香話落,丫鬟們紛紛上前將幾案上的碗筷杯盞撤走,小廝們也將幾案搬走,眾賓客紛紛起身。
不多時,一座半人高的紅珊瑚被搬到了庭院中央。
眾賓客也不心急,各自找人說著話,什么時候走到了庭院中央再欣賞這紅珊瑚。
楚淑云見自己二妹妹探尋的眼神,拉著她的手笑道:“你還真當大家伙都和你一樣想看紅珊瑚啊?”
“我沒見過這般大的紅珊瑚,想看。”
“等會走近了讓你看個夠。”楚淑云低聲輕笑。
楚昭云眼睛雖尋著遠處的紅珊瑚,但也看到了朝著她們姐妹倆走過來的人,她暗地里捏了捏楚淑云的手,楚淑云立即會意。
上前來搭話的,是王家大娘子。
“楚大人。”
“大娘子也在,我竟未曾注意到。”楚昭云笑道。
王家大娘子也笑:“我也是找了楚大人好一會才瞧見了人!家中有喪事,我本不該來參宴討人嫌,好在趙大娘子是個寬容的,不嫌我晦氣,其他人對王家之事也不知道,我此次來,便是專程向楚大人道謝的!”
“言重了,大娘子也幫過我和姐姐,我們也該向大娘子說聲謝。不過……你事先知道我要來?”
“正是,聽說薄家給貴府送了帖子。”
就在這時,有一人笑著打斷了王家大娘子的話,“哈哈哈,你這消息倒是靈通!連我給楚家送了帖子都知道?不過也是,這也沒什么好瞞的,我還盼著見
你們呢!”
趙元香的聲音由遠及近,說著話,她人就到了楚家姐妹面前。
楚淑云行禮問安:“淑云攜小妹問大娘子安。”
“真是好孩子!”趙元香看看楚淑云又看看楚昭云,只覺得這姐妹倆好的不得了,“我應當是與你們母親差不多年歲,今個兒也腆著臉說一句,若是不嫌棄,你們叫我香姨就好。”
楚淑云笑了笑,并未應承,只說道:“您不說,我差點就要喊您姐姐了!”
這話聽得趙元香開懷大笑。
她知道她那句香姨有些冒犯,若她和楚淑云的母親是手帕交,才能得這般一個稱呼。
眼下沒頭沒尾的說,楚家姐妹自然當她是客氣話。
其實,她是一見到楚家這姐妹倆,就心生歡喜。
問道:“你們是從汴京城過來的?”
“正是。”
“汴京真是個好地方!否則養不出這般妙人!”說著話,趙元香看向楚昭云,親親熱熱說道:“若不是我家官人還未歸家,早就該請楚大人來家中玩!來了青州這些時日,楚大人可還習慣?”
楚昭云微微點頭:“多謝關心,青州人杰地靈,很好。”
若是往日楚昭云聽了趙元香的話,只會覺得她的過分熱情之下,必定是有所圖謀有所算計。
可今日,大姐姐在身邊,身邊也是他人絡繹不絕的說笑聲,她竟覺得趙元香是真的為人熱情,而非有所算計地刻意接近她,也并非客套或是諂媚。
果不其然,她的直覺
是對的,趙元香同她們姐妹倆說了幾句話后,便又去同別人說話了,這般熱情,趙元香把握得極好。
王家大娘子鄭重地道謝后,便匆匆離席了。
楚昭云跟著楚淑云不動聲色地往紅珊瑚處挪著步子,忽然,楚淑云停了步子,直覺告訴她不遠處的幾人似乎要找茬。
她眼下不是永勤伯爵府的大姑娘,也不必守著伯爵府的面子,若是有人敢欺負她二妹妹,她必定得狠狠罵回去!
總之不能叫二妹妹受了委屈!
“昭云,若是有人用言語中傷我,或者對你說了不中聽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大姐姐寬心,你忘了我去過外祖母家的宴?我曉得找茬的人什么模樣,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話落,楚昭云抬眼看見了找茬的人。
三個打扮得嬌俏可愛的姑娘,眼里是輕蔑和不屑,嘴邊是譏諷和冷笑。
沒錯,就是這般模樣!
真是無論身處何處,都會有無謂的口舌之爭啊。
楚昭云理了理袖子,笑著看著吵她走來的三位姑娘。
這一笑,卻叫來人停了腳步。
“……大姐姐,我也沒這般嚇人吧?她們怎的不過來了?”
“靜觀其變。”
聞言,楚昭云收了笑,果然沒過幾息,那三人就過來了。
楚昭云心想,用言語中傷她,無非就是譏諷她身為女子卻當推官,她自然有話罵回去。
但是要中傷楚淑云,她可不允許!
在青州,除了楚淑云,她還有段景曜為伴。
可能給
楚淑云撐腰的,只有她!
便是拿出推官的官威來,她也不能讓大姐姐在今晚受半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