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沒有讓你當仵作,我看你為人正直,且頗有膽量,可以先從衙役做起。”
段景曜知道楚昭云是惜才,便現身說法:“我便是衙門的衙役。”
肖原大驚,他以為這位大人是衙門里了不得的人物,沒想到竟然是個衙役!
本就被楚昭云夸贊的有些飄飄然的肖原,一看段景曜這與眾不同的氣質,立即心動。
“大人,我……”
“不急著做決定,你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二,決定好了來衙門就是。”
“嗯!”肖原面色紅潤,應了一聲后便扭頭去找張為了。
等沒了外人只剩了方茂茂,段景曜便不拘著自己了,握住了楚昭云的手。
方茂茂愣了一息,隨后極有眼力勁地說:“大人,明日一早我將驗狀和驗尸格目送到衙門。”
“好。”
“那我先回家了。”話落,方茂茂腳底抹油飛快地溜了。
忙了一日,直到這時楚昭云耳根子才清靜下來。
兩人吹著暖暖的夜風走了一陣,楚昭云才想起來今日未完成之事。
“今日本該拜見你父母,連頓飯都沒吃就出了這檔子事,改日我再登門致歉。”
段景曜不以為意:“見過面就是拜見了,都是一家人,無需這般客氣。”
“……”楚昭云沒繼續同他爭辯,若她聽了他的,那才是真的失禮,“今晚你還回家嗎?”
“去你府上。”
兩人回到楚府時,楚淑云和衛善鳶正在院子里散步消食,燕迎正坐在石桌旁發呆。
楚淑云
見二妹妹和段景曜手牽手回來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雖未議親,但和議親了也無甚差別。
況且段景曜只是借住在府上,又不是住在二妹妹臥房里,也無甚不妥。
總歸青州沒有長輩在,也沒那么多規矩,府上人也少,閑言碎語定是傳不到外頭去的。
二妹妹辦差已經那般辛苦了,若是段景曜時時刻刻在她眼前能讓她開心,做姐姐的怎能不支持呢?
“昭云,你可回來了!我方才還在和善鳶說,若是半刻鐘的功夫你還未曾歸來,我便要去段府要人了!”楚淑云打趣著,她心里高興,二妹妹在段府待了這般久,定是段家二老對未來的兒媳婦極其滿意!
楚昭云輕笑,解釋道:“大姐姐,今日中午吃飯之前,我二人就被衙門叫走了,查了一天的案子。”
“什么!”楚淑云驚呼,錯愕地看著楚昭云,“昭云,你沒跟我說笑吧?”
“這有何說笑的?”楚昭云目光看向一側,“燕迎這是怎么了?”
“別管他,他算賬累了,自己在那神游呢!”楚淑云說著話,拉著楚昭云往院子另一側走。
段景曜見姐妹之間要說體幾話,便識趣地去找燕迎了。
楚淑云萬萬沒想到,今日休沐還得被衙門拉去辦差,登時有些生氣:“衙門是沒人了嗎?連休沐之人都不放過!”
衛善鳶也不解:“對啊,竟然還找到段府去了,屬實是過分!”
“出了人命,我自然推脫不
得。”
楚淑云生氣歸生氣,但她也知道二妹妹說的是對的,嘆了口氣,改口道:“先不說衙門的事,段家人如何?可曾為難你?”
楚昭云也收回了思緒,她十分看重今日去段家一事,眼下大姐姐一問她,她也緊張了起來。
仔細回想后,說道:“段家二老對我,應該還算滿意。”
“應該?什么叫應該?你仔細說說!”楚淑云心急,她自己的事都沒這般著急過,但她就覺得自己的二妹妹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子,段家人應當是頂頂滿意才對!
“段父對我客氣有禮,段母今日也再次為她之前去驛館的行為道歉了,段家小妹起初似乎有些怕生,但說了幾句話之后也熱絡了起來,挺活潑的。”
“那段家人有沒有對你的差事說什么?”
“他們應當是不反對我當推司的,還一直叫我楚大人呢!”
楚淑云松了口氣,又問:“那他們有沒有問永勤伯爵府的事?”
“沒有,只字未提,段景曜可能也沒說過永勤伯爵府的事吧?關于家世的事,半分也沒問。”
衛善鳶思索一二,拍了怕楚淑云緊緊握著楚昭云的手,寬慰道:“你安心吧,看來段家也并非那等重視門楣的人,定不會因為自己家里出了位皇后就看不上伯爵府了。”
“是不是不在意門楣還未可知呢!畢竟今日可是沒吃飯就離了府,誰知道是不在意還是沒來得及問!”
楚昭云聳了聳肩膀,不理
解大姐姐為何這般擔憂,就算段家在乎門楣,伯爵府的門楣也不低啊!
而且她是和段景曜相處,又不是和段家相處。
段家若是真看不上她,那便看不上唄。
反正等她禮數都盡了,她問心無愧便好。
“大姐姐,生意可還順利?”
“順利,有了王家大娘子的相幫,很是順利!”說著話,楚淑云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封信,“今日收到了家中來信,我看過了。”
楚昭云接過信,往正廳里走,到了亮光之下,才展開了信。
是楚鶴亭寫的信。
信中說甄映雪的肚子越大,人的精神反而越好了,天暖之后,祖母精神頭也好,時不時地還出門會老友,母親還是日日被寧云氣著,寧云還是一副古靈精怪的模樣……府上一切都很好。
楚昭云嘴角上揚,將信還給了楚淑云,“待大嫂嫂生產,我們得回汴京一趟。”
“那是自然,不過也不必心急,日子還沒到呢!”
“我去看看燕迎,這孩子可別累傻了。”楚昭云輕笑。
抬腳剛出了正廳,她忽然聽見身后衛善鳶不解地問:“淑云,怎的不和昭云說啊?”
楚昭云腳步一頓,停在了門外。
又聽見楚淑云說:“左不過不是什么大事,昭云這般累,休沐還得辦差,這等事還是別煩到她眼前了。”
楚昭云立即從門外探頭。
問道:“大姐姐,什么事啊?”
衛善鳶一愣,還當楚昭云已經走了,眼下見她都聽見了,臉色
羞愧,“昭云,我不是有意在背后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