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二十章

楚昭云見他著實為兄弟們考慮,便問他:“你可有拋尸下樓?”
“不曾……”朱祈年一愣。
“你可有放迷煙?”
“沒有……”
“你就沒想過自己不是兇手?柳夢并非中毒而亡,你那碟糕點,她沒動。”
“……不是我?”朱祈年當場傻眼,他以為柳夢是中毒后掙扎想求救,自己摔下了樓,他以為放迷煙是有人想控制住所有在場嫌疑人。
他一心想著絕對不能承認和柳夢認識,絕不能承認在糕點里下了樓,卻沒想到柳夢根本沒吃糕點。
“我是清白的……”朱祈年喃喃自語。
段景曜嫌棄道:“沒害死人,但你卻有害人之心。”
楚昭云也嫌棄道:“更緊要的是,你扯謊推諉,耽誤了查案的時辰!”
“閉嘴吧,快跟我回茶樓!”方茂茂扯著朱祈年往外走。
天色漸暗了,楚昭云瞥見錢莊門口值守的衙役,似乎已有疲乏之態。
她需得抓緊破案,定不能托到明日。
“大人,我們好似從來沒有懷疑過一人。”
段景曜點了點頭,附和道:“如今問下來,方茹高路和朱祈年,都沒了嫌疑。只剩肖原和張掌柜,相比于肖原,我們忽略了張掌柜。”
“還有一種復雜的作案方式,朱祈年有兩套殺人法子,毒糕點是他用來打掩護的,他認了也無妨。但他是頭一回來吉慶錢莊,在糕點上撒毒已是極其慌亂,再實施另一套法子對他來說,難。”
“肖原還審嗎
?”段景曜頓了頓,接著說自己的想法,“依我之見,肖原嫌疑極小,倒是張掌柜,我問了他的鄰里,也沒問出多少有用的事。”
“大人再將張掌柜鄰里說的話,與我說一遍。”楚昭云也贊同,眼下與其審問肖原浪費功夫,不如把注意力放在張掌柜身上。
“張掌柜是獨居,鄰居是個獨居的瞎眼老婆婆,她說張掌柜的父親欠了賭債投了河,張掌柜替父還債,他的母親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出現在張家,平日里不住在一起。”
“替父還債……”楚昭云嘟囔著,心想張掌柜會不會是見錢眼開,所以對柳夢起了殺機?
否則,他好似沒有其他的殺人動機。
可若是為了銀錢,他大可挑一天錢莊里只有一位主顧的時候下手,何必今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
就在這時,楚昭云看見方茂茂回來了,問道:
“茂茂,他們幾個狀態如何?”
“朱祈年看著有種劫后重生的輕松感,方茹魂不守舍的,高路肚子一直嚕咕咕叫喚,他餓得猛喝茶。肖原和張掌柜也沒什么特別的神情,兩人都正等著大人傳喚呢。大人,接下來叫誰過來?”
“先不用叫人。”
說著話,楚昭云側頭看向段景曜,“論說殺人動機,除了肖原和張掌柜其他人都有動機。手里有方茹高路他們的軟肋和底細,尚且能審問他們一二,可我們對張掌柜知之甚少,與他相關之人我們也并未找到。問
他,怕是問不出什么來。”
段景曜暗示道:“而且,若論誰對錢莊最熟悉,沒人比得過張掌柜。”
“上樓!推斷出作案過程,才能鎖定兇手究竟是不是張掌柜。”
兩人一拍即合,大步流星上了二樓。
方茂茂連忙跟上,心想,兩位大人話里話外都在說張掌柜,怎的嫌疑突然到了張掌柜身上,在他看來,張掌柜嫌疑是最小的。
有誰會傻到在自己地盤上殺人兇手?
二樓,楚昭云坐到了茶桌之前,說道:“此刻起,我便是柳夢,大人是兇手,茂茂你在一旁看著我們的舉動可有不合理之處。”
段景曜立即配合,說道:“若是我未放迷煙,我直接接近你。”
“那我必會注意到,發現你欲害我,我必出聲呼救。”
“我捂住你的嘴。”段景曜虛虛比劃著,又說:“或者我一手刀砍暈你。”
楚昭云拂開段景曜的手,“不可能,依方茹高路之言,我正對著樓梯,你只能正面靠近我,豈有機會砍我手刀,更何況死者脖子上并無痕跡。”
“我可以從你后面來,我從窗戶悄聲翻進來,在你身后挾持你……難度極大。”
“我們暫且把這歸為一種可能性。茂茂記下來。”
“另一種,便是我放了迷煙。”
聞言,楚昭云立即配合地軟倒在桌子上,“我暈了。”
段景曜小心翼翼的架著楚昭云的胳膊,將她拖到了闌干旁邊,“我將你扔下樓。”
楚昭云抬頭說道
:“我掉下樓發出聲響,其他人出來查看,你當時在哪?”
“據口供來看,當時張掌柜和肖原還有方茹,他們三個可以互相證明當時彼此聽見聲響后第一時間現身。所以我是高路或者朱祈年?”
“你將我扔下樓后,又往一樓吹了迷煙,眾人暈倒后,你下樓。”
“我發現門口被肖原擋住了,所以我也裝暈,或者直接選擇吸入迷煙,真的也暈倒了。”
楚昭云站直了身子,點了點頭,說道:“這是一個有可能發生的過程。茂茂,記下來。”
說著話,她又走到茶桌旁坐下,軟倒在了桌子上。
段景曜心有靈犀,一邊再次輕輕地架起楚昭云的雙臂拖著她,一邊說:“但根據證詞來看,高路沒有作案時間,朱祈年只有很小的可能準備了兩套作案手法,所以我是他二人其中之一的可能性也很小。如此說來,便沒有別人了?”
說著話,段景曜將楚昭云的身子搭在了闌干處,說道:“所以,你掉下樓的時辰,很可能延后了,當時在場的人,每個人依舊平等的有嫌疑。”
段景曜不放心,一只手用力抓著楚昭云的胳膊,生怕她真的掉下去了。
“所以我將你放在此處,我悄悄下樓了。等你掉下來,我再與眾人一起出現,彼此做對方的不在場證明。”
楚昭云微微抬頭,說道:“可是你看,闌干高達我的腰部,我暈了沒有意識不可能自己往下跳。若無
外力,我無論如何也掉不下去。請問你走了之后,我如何掉下去?”
段景曜斂眉,“我怎么把你扔下樓?”
楚昭云重新站直了身子,“那你又是為何要殺我?”
兩人看著彼此的目光充滿了懷疑和攻擊性。
方茂茂,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