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我……我證明不了……二樓有其他人,我不可能突然闖入,我也不可能一直站在樓梯上,那樣一定會被人發現的……”
楚昭云找不到她話里的破綻,但這并不代表就此信了她。
“你說琉璃與一男子交談,那人是誰?”
“我不知道……我只看了一眼就下樓了,而且他背對著我,我也未曾看清……不過肯定不是張掌柜,我上樓時,一直悄悄留意著張掌柜,他一直在銀錢柜旁寫著字。”方茹想了想,為了表明自己絕無欺瞞之意,又補充了一句,“若是有人進出錢莊,必定有聲響,所以與琉璃說話的那男子,一定就在茶樓那幾人之中……”
“未曾看清是誰?”楚昭云冷聲重復著方茹的話,語氣里盡是質疑。
與琉璃說話的男子,是不是方茹為洗清自己嫌疑而杜撰出來的,也未可知!
一旁的段景曜適時又唱起了紅臉:“你說的都是實話?推官大人本事大,你若是再欺瞞,怕是死也不能死得痛快。”
“……”楚昭云想,以后還是不找他唱紅臉了,他是如何用最平靜的語氣說著最狠的話?
“我這回說的全部是實話,絕無欺瞞!”
看著方茹著急的模樣,段景曜突然有了一個法子。
此法,上不得臺面,卻十分適合用在眼下。
當年寧愿忍受屈辱被賣進花樓,她也要讓陳守入土為安并且保全他用命換來的銀子。
方茹對她已故官人陳守的情,甚
深。
“方茹,方才字字句句,你可敢以陳守之名發誓?若是有半句謊言,陳守便受你牽連,九泉之下不得安生且會墜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你,可敢?”
此話一出,方茹眼中掀起巨大波瀾。
就連楚昭云,也有些驚訝,她怎的就沒想到這個法子!
在她看來發誓最是無用,可對方茹卻是有用!
她側目看向段景曜,用眼神傳遞了自己的想法:妙哉!
而方茹,乍然聽見亡夫的名字,她的呼吸都快停了。
她想他,很想。
壓下了心里的思念,方茹嘴唇顫抖:“我敢,若是方才之言有半句虛言,便讓陳守受我牽連九泉之下不得安寧!”
話落,只有寂靜。
知曉方茹過往的楚昭云和段景曜對視一眼,決定姑且再信她一回。
只是,楚昭云還有最后一問:
“方茹,你醒來之時,說看見他了。他是何人,是與琉璃交談的男子,還是行跡可疑之人,或是兇手?”
“我……”
方茹眼中情緒又是驟變,濃烈的悲傷忽然籠罩了她。
“我看見了陳守……我暈倒之前,看見了他……他就站在那……醒來后,他就不見了……”方茹的眼淚滑落。
楚昭云心里曾經有過這般猜測,沒想到方茹看見的還真是陳守。
“推官大人,一定是陳守一直在我身邊保護著我,我遇到了危險,他便現身了,對不對?他是不是從未離開,是不是一直都在陪著我?”
“……應是
你眩暈之前,產生的幻覺。”楚昭云想,大抵是方茹太想陳守了,意識渙散之前,便產生了幻覺。
“不,不是這樣的!”方茹用力搖頭,像看向救命稻草一般看向段景曜,“大人你懂這些,一定是陳守一直陪在我身邊,只是我看不見他的魂魄,對嗎?”
“……”他怎的就懂這些?
看著方茹灼熱且充滿希望的眼神,段景曜無語凝噎。
騙人的話,終究是回力鏢一樣朝他飛來。
方才讓方茹發誓的那些話,本就是他隨口一說,人死了會投胎轉世嗎,人當真有來生嗎?
他不知道。
也不信這些。
有些話雖然殘忍,他也不得不說:“以我拙見,世上并無鬼魂,人死之后意識消弭,身體回歸天地,便是終結。”
“不!不可能!我分明看見他了!你們都不懂!”方茹情緒有些失控。
惻隱之情,又從楚昭云心頭悄悄冒了出來。
方茹真是個用情至深的癡女。
楚昭云看著方茹,用力抓著她的胳膊讓她安靜下來,“方茹,你該走出來了,陳守若還在,一定不希望你是眼下這般。日后,你自己好好過日子。”
“陳守……”
“你愛他,可也要好好愛自己。”
“我……”方茹逐漸安靜下來。
楚昭云看向方茂茂:“帶她回茶樓……再把高路帶過來。”
頃刻之間,錢莊只剩了楚昭云和段景曜,還有氣絕在地的柳夢。
一整日都還算克己復禮的段景曜,忽然抓住
了楚昭云的手。
看著她也不夠,他恨不得將她揉進眼睛里。
他也未曾料到,自己被方茹觸到了情緒。
這是他在查案過程中從未有過的情緒失控。
“昭云,若是有朝一日,我意外身死,我希望你忘了我。”一想到那般情景,段景曜心痛,卻也如實坦言,“若是有人愛你,我希望他能取代我,你們好好的過日子。”
楚昭云情緒還未從方茹之事中抽出來,驀地聽了此言,心好似被撞了一下,又酸又痛。
只不過她的情緒抽離得快,只是一瞬,腦子便恢復了清明。
若是有一天段景曜出了意外,她該如何自處?
從未想過。
娘親離她遠去,阿公也離她遠去,是錐心之痛。
她下意識便逃避著不去想這些事,段景曜和永勤伯爵府的家人們,她都不想失去。
認真想想,若是真有那一日,她一定會傷心難過。
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忘了他。
會記一輩子,想一輩子。
但她會好好過日子。
她希望,不管是家人愛人還是朋友,最好都是年老之時平靜地老死,而不是意外身死……
縱然心中一瞬間想了許多,但楚昭云脫口而出的話卻十分煞風景,“會的,我會好好過日子,也許會接受另一男子,未發生之事,誰敢保證?”
嘴比腦子快,楚昭云立即后悔,她該說情真意切的甜言蜜語才是!
聞言,段景曜情緒也逐漸從方才一事中抽離。
他莫名有些臉熱,他倒是不
覺得楚昭云的話煞風景,只是回想方才的自己,莫名感到羞恥。
“咳,你打算如何審高路?”
“啊……大人的思緒,還真是跳躍啊。”
段景曜的臉,更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