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朱祈年和柳夢并非一條心,他不滿已久,極有可能,他想取而代之。”若他是朱祈年,他定會拉柳夢下位,自己取而代之。
“邊走邊說,大人問到了什么,盡數說來。”
兩人一路趕往城東,一路交換著彼此得到的情報。
等到了城東張府時,兩人正好說完彼此的見聞。
楚昭云按捺住了想要探討案情的心情,只是簡單說道:“無論是哪一方的說辭,柳夢實在不是一個善人。眼下我們先進張府問問。”
“且慢。”段景曜攔住了迫不及待的楚昭云,提議道:“你明,我暗。”
“甚好。”楚昭云說完,等段景曜消失后,她才叩響了張府的大門。
張府主家外出,答她話的是張府的管事。
她言簡意賅說明自己的來意后,卻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你說沒這個人?”
“是啊,府上丫鬟仆婦之中,沒有叫柳夢的,也沒有叫琉璃的。我在張府二十年了,府上每個人我都認得,會不會是大人打聽錯了,那人壓根就不是我們張府的人?”
楚昭云斂眉,話是張掌柜說的。
柳夢既然能上吉慶錢莊二樓,必然是大主顧,若是毫無根據,張掌柜恐怕不會說她在城東張府做工。
正當她質疑張掌柜和管事時,她靈機一動有了新想法。
死者本名柳夢,在某些人的眼里卻是琉璃,會不會在張府,柳夢有另外一個化名?
“管事,她約莫著三十出頭的年紀,眉毛
上挑,眼睛細長,塌鼻梁,薄唇,身材中等,比我矮上些許,今日是穿了一身不起眼的灰色衣裳,頭上只有個素銀簪子,看著不甚起眼。府上可有這般丫鬟仆婦?或者說,今日府上可有丫鬟仆婦出府了?”
“眼睛細長……我想想……”管事不敢敷衍,仔仔細細回憶著府上每個女子的面容,想著想著,他猛地拍了拍手,“推官大人說的這人,恐怕還真是我們府上的,她叫六春,是花園里澆水的丫鬟,她就長這般模樣!”
“她今日可在府上?”
“大人稍等,我遣人去找找。”
管事急匆匆命小廝去帶人來,小廝只帶來了另一女子。
女子不明所以看向管事:“管事找我,可是有何吩咐?”
“六春人呢?”
“今日六春姐姐不當值,不在府上,約莫著是上街買東西去了。”
聽了這話,楚昭云就知道,八九不離十,這六春就是柳夢。
她開口問道:“六春是何時來的府上,本名就是六春?她家在何處?”
“她是兩年前來的張府,六春是入府后隨了張府的規矩重新起的名字。”話落,管事轉身囑咐道:“快去把冊子拿來,我看看她原先叫什么?”
小廝腿腳利索,片刻就捧著冊子跑了出來。
管事生怕誤了楚昭云的事,他連忙翻著冊子,越著急,越捻不開紙張。
“呸!”管事往自己手指上呸了一口,隨后飛速地翻著冊子,“找到了,她叫柳夢
,就是大人要找的人!六春六春叫習慣了,方才差點誤了大人的案子!她兩年前來張府,說自己被夫家厭棄,沒有家了,所以出來尋個活計。這兩年,她也是住在府上的。”
原來是高門大宅里常有的習慣,不管原名是何,丫鬟小廝都改成整齊簡單的名字。
不過,楚昭云心中有疑。
她聽了高家和朱祈年兄弟對柳夢的評價,對柳夢此人有了一個大體的畫像,她質疑道:“她肯簽賣身契當張府的丫鬟?你們給她月銀多少?”
“月銀不多,她也并未簽賣身契。只是個花園灑掃澆水的活計,倒是用不著簽賣身契。”
楚昭云點了點頭,這才合理,否則柳夢怎會來張府。
看來,高路方茹等人之所以尋不到琉璃的痕跡,恐怕就是因為柳夢隱匿在高門大宅之中,而且還不是一直在一處,在來張府之前,還不知道柳夢換過多少地方了。
“六春平日里為人如何?”
管事看向一旁的丫鬟,丫鬟縮了縮脖子,解釋著:“六春姐姐年紀比我們大,她也不愛說話,一天都憋不出一句話來,我們只覺得她安靜事少,不曉得她為人如何。
“她可是經常出府?”
“嗯,花園里活計輕松,閑下來就能從后門出府。”
“你們對她全然不了解?”
丫鬟點了點頭,管事也附和道:“在府上做活,話少事少才能長久,像六春這樣的性子,也不只有她一人,我們自然也不
覺得有何不妥……”
管事說完,又試探地問道:“推官大人,可是六春出了什么事?”
“她死了。”楚昭云瞥了眼天色,日頭西移,過不了半個時辰,天就暗了。
但是今夜,她定能破了這案子!
“明日,派人來衙門收尸。”
“啊?”
“她在張府做工,張府不該替她收尸嗎?”
“她……”管事并非是不想給六春收尸,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死了。
管事一旁的丫鬟,也是震驚地瞪大了雙眼。
只是他們來不及問,推官大人就已經轉身出府了。
楚昭云暗自嘆了口氣,來張府一趟,屬實是白來。
這也正常,像柳夢這樣的人,若是輕易和張府其他人交心,那才不正常。
楚昭云離得張府遠了些,便駐足等著,片刻后,就等到了段景曜。
兩人一看彼此的臉色,就知道對方也是毫無收獲。
簡單交換進張府的見聞后,楚昭云抬步:“回錢莊。”
“餓嗎?中午也沒來得及用飯,先吃飯?”
楚昭云搖了搖頭:“算了,還是抓緊回去吧,今夜之前,得破了這案子。大人餓了的話,就自己先去吃飯。”
吉慶錢莊位于鬧市之中,若是案子拖到了明日,還不知道街上百姓要惶恐成什么模樣。
段景曜一心怕餓著她,又問道:“我不餓。或者我去給你買些熟食,在錢莊吃?”
“沒胃口,大人跟我一起回錢莊吧。”楚昭云心不在焉。
柳夢逼良為娼,騙人錢財,利用
同村人的情誼讓他們蒙在鼓里替她辦事。
這只是眼下擺到了明面上的,背地里,還不知道她手里究竟有多少腌臜之事。
憋了片刻,楚昭云憤憤然道:“柳夢此人,實在不是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