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一十章

絮兒緊張地吞咽,一口氣說道:“茹兒姐姐的官人陳守,是被惡霸打死的。那惡霸只是來青州探親的,不知怎的和陳守起了爭執。那惡霸家里為了息事寧人,便扔給了茹兒姐姐五百兩白銀。茹兒姐姐去報官,衙門查了幾日,別說惡霸了,就連惡霸的親戚也連夜搬走了。茹兒姐姐想著安頓好陳守之后,就離開青州去附近州府找那惡霸,但她沒想到一回家,兄嫂就將尸首藏了起來,要她把所有銀子都拿出來,才能讓陳守入土為安!她不想陳守用命換來的銀子,被人拿去亂用,她想著總歸是陳守的親兄弟,不可能狠心至此。只要她受些委屈,就能全了陳守的后事,還能留下陳守的銀子。”
楚昭云心想,若是她,就用五百兩銀子換陳守入土為安,外加自己的自由。
不過她雖不能理解方茹的想法,但也尊重。
楚昭云頷首:“明白了。趁火打劫,要銀子不成,就想著把方茹賣了,方茹想讓陳守入土為安,只得妥協。他人為刀俎,她為魚肉。”
“啊!原來如此,絮兒都把我說暈了,推官大人一說,我才明白,原來如此……”
“絮兒,方茹可曾跟你說過,后來她為何沒給自己贖身?”
“茹兒姐姐說,五百兩銀子,要拿出二十兩來給陳守置辦最好的棺木,贖身不夠了。不過,茹兒姐姐到今日都在攢銀子為自己贖身,陳守留下的四百八十
兩,她分文未動。”
“既然還想贖身,為何賣身成了紅牌?”
“她……”絮兒眼里含了淚,她想起了方茹講述此事時的痛心,自己也難免心痛,“她是被人逼的!”
齊三娘大驚:“我可沒有逼她啊!”
絮兒搖了搖頭:“不是三娘姐,是琉璃,是琉璃逼她!”
“!”楚昭云心中一驚,方茹也認識琉璃!
不管死者是柳夢還是琉璃,方茹認識她!
且她未曾承認這件事!
果真如她所猜測,吉慶錢莊的命案,有許多隱情!
“絮兒,將此事詳細說來。”
“嗯!那是六年前,我還沒來怡紅樓,都是茹兒姐姐親口跟我說的。有一人看上了她,偏要她伺候,三娘也不會逼迫茹兒姐姐,便替她拒了。茹兒姐姐就沒放在心上,可有一晚她忽然頭發暈渾身使不上勁,緊接著那人就闖進了她房里強要了她,事后茹兒姐姐才想起來,那讓她發暈的粥,是琉璃獻殷勤給她做的!”
“琉璃是何人?事后方茹沒找她算賬嗎?”
齊三娘解釋道:“琉璃是怡紅樓粗使丫頭,是自己上門來做工的,在怡紅樓待了三年左右。我記著,茹兒……之前她就辭工了啊,怎的還給茹兒送粥?”
絮兒氣憤地握拳:“琉璃定是想辭工之前賺一筆銀子,定是拿了別人的好處才害茹兒姐姐!那事之后,茹兒姐姐病了許久,之后就是紅牌了。”
“是……已經伺候了客人,名號都傳出去
了,自然沒有再拒絕的道理,她是做不回清倌了。唉……我以為茹兒是自己愿意的……竟然是琉璃……”
絮兒的氣憤和齊三娘的哀嘆,被楚昭云隔絕在外。
她眼下,只關心方茹和琉璃之間的事。
方茹至今都在攢銀子,絮兒也說她還想贖身。
可見從清倌成了紅牌,并非她所愿,她也并非真的接受了此事。
如此說來,方茹定然十分痛恨琉璃!
清倌贖身和紅牌贖身,可不是一個價。
若是沒有琉璃那碗粥,作為清倌的方茹,說不定早就攢夠了銀子離開怡紅樓了。
“三娘,絮兒,方茹和琉璃,近日可曾見過?”
“啊?琉璃的消息早就沒了好幾年了,若不是今日絮兒說起,我都忘了這個人了。”
“是,我聽茹兒姐姐說,幾年前琉璃就不在青州了。”
楚昭云接著問:“那方茹想不想為自己報仇,報復琉璃呢?”
“人都找不到,怎么報復?我也從未見茹兒姐姐說過要報仇的話。”
“方茹近日可有何不妥?”
齊三娘和素兒齊齊搖頭。
“你們可知她今日去了何處?”
“不知,我以為她去買胭脂水粉了。”
“我約莫知道茹兒姐姐是去錢莊,具體何處的錢莊,我也不知。”
“方茹有沒有貼身丫鬟,或者熟知她的其他人?”
絮兒說:“沒有丫鬟,就是我和茹兒姐姐最親近了。”
“近幾年真沒聽說過琉璃?柳夢這個名字呢?”
二人又是齊齊搖頭。

昭云起身,向齊三娘和絮兒辭別,看來從怡紅樓能知道的事,也就這般多了。
齊三娘和絮兒擔心方茹,可見推官大人板著臉,兩人也不敢言語了。
楚昭云離開怡紅樓,心中思緒不斷。
這一遭,她沒白來!
方茹,丈夫慘死,婆家混賬,被人逼迫導致走上了賣身之路。
的確是個可憐人。
可憐是真,可她認識琉璃也是真。
而且,她有足夠的殺人動機。
一邊想著,楚昭云一邊往高家走去。
到了高府大門口,楚昭云將心中思緒拋到腦后,叩響了門。
不同于其他幾人,高路可是承認了自己認識琉璃。
她必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進高府。
片刻過后,便有人打開了大門。
“貴人找誰?可有送過拜帖?”
“衙門辦案,找高家掌事人來。”
小廝轉了轉眼珠子,試探地問道:“您是推官大人?”
楚昭云點了點頭,意料之中,衙門中就她一個女子,極其容易被他人猜到身份。
小廝連忙正色,但也不敢私自讓楚昭云進府,只說道:“大人稍等,我去稟報大娘子!”
小廝來去匆匆,很快就回來打開了大門。
楚昭云看見院子里有幾人朝她小碎步跑來,料想應是小廝口中的高家大娘子。
看年歲,像是高路的母親。
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高家大娘子神色慌張問道:“推官大人,可是我家兄弟們出事了?”
怨不得高家人緊張,平白無故被推官找到家里來
,誰都會緊張。
“例行問話,高家無人出事。”
只不過……兄弟們?
“你是高家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