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零八章

齊三娘和絮兒一左一右為楚昭云開著路。
二人面上都染上了紅暈,也不知為何,她二人竟心照不宣有些羞赧。
推官大人是何許人也?
能成為推官大人的女子,又是何許人也?
她們只是聽說了楚昭云的事跡,便已然在心中想過,若是到了奈何橋上的時候,一定要拼了命去投胎,投個好胎,下輩子成為楚昭云這般女子……
眼下這般女子竟然到了她們跟前,絮兒只覺得今早自己身上精心挑選過的衣裳,反而襯得自己更淺薄了。
推官大人眼中澄澈,未曾有瞧不起她的意思,絮兒知道,心中的羞恥,是她自己給自己的。
齊三娘的聲音,打斷了絮兒的胡思亂想。
“推官大人請進,這里頭安靜,聽不見外頭的聲。”齊三娘莫名覺得怡紅樓里鶯歌燕舞的聲音,是對楚昭云的冒犯。
楚昭云一心想著案情,忽視了齊三娘和絮兒臉上的不自在。
三人進了屋,門一關,果真聽不見外頭的聲音了。
“怡紅樓的房間,隔音甚好。”
齊三娘解釋道:“也就這一間,是單獨避出來的招待貴客的,推官大人放心,是打掃干凈的。”
“無妨。”楚昭云落座后,招呼著齊三娘和絮兒,“你們也坐。”
二人拘謹地坐下,不知所措地看著楚昭云。
楚昭云問道:“三娘是怡紅樓的鴇母?看著年歲不大,比我之前見到的鴇母都要年輕許多。”
“對。”齊三娘也不知為何
,被楚昭云看著,她就莫名想解釋自己不是個惡女子,連忙解釋著:“我娘以前是怡紅樓的清倌,我從小就是怡紅樓的粗使丫頭,以前這兒還不叫怡紅樓。約莫著十年前,這兒的鴇母犯了事,我和我娘也沒個去處,我想了想,就改了個名字把這里撐起來了。推官大人明鑒,我這兒都是自愿的買賣,姑娘們也都是家人送來或者自愿來的,我絕對沒有逼迫她們!”
“姑娘們平日里可否能自由外出?”
齊三娘連忙點頭:“自然是能的,晚上怡紅樓生意好,她們也辛苦,白日就不拘著她們,知會我一聲就能出門。絮兒,你說是不是?”
“對,三娘對我們很好,也不克扣客人們給我們的打賞,白日也允我們上街去玩。只不過……”絮兒不自在地揪著手里的帕子,眼中有些許落寞,“礙著自個兒不討喜的身份,我也不愛上街去。”
“我今日來,是為了方茹。”
齊三娘大驚失色:“茹兒?她死了?她今早確實說有事要出門!”
“她沒死,只不過卷進了一樁命案里。”
絮兒緊張得抓緊了齊三娘的袖子,瞪著眼問道:“命案?茹兒姐姐那般溫柔的人,怎會卷進命案里,這定是誤會!”
齊三娘也說:“是啊,茹兒的性子我還是拿得準的,莫不是有什么冤情?我們一定配合大人查案!”
“溫柔?”楚昭云仔細琢磨此二字。
世人行走于世間,多
數人在皮囊之外又帶著面具,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外表溫柔的人,真實性子就一定溫柔嗎?
想了想楚昭云問道:“三娘和絮兒有多了解方茹?她是何時來的怡紅樓?”
三娘認真數了數手指頭,答道:“七年前,茹兒是七年前來的怡紅樓,那時我就是鴇母了。”
絮兒也道:“我雖然和茹兒姐姐相識不過三年而已,可我們日日待在一處,熟識彼此的性情啊……”
“三娘,你能講講方茹為何會來怡紅樓嗎?她嫁了人有夫君,怎的還到了怡紅樓?”
“唉……”三娘陷入了回憶之中,神情有些落寞,“女子都是可憐人,可茹兒是可憐人中的可憐人啊。”
楚昭云不敢茍同三娘的話,女子有可憐人,男子也有可憐人。
可見可憐一事,無關乎男女。
要想做人不可憐,挺起胸膛為自己爭得榮耀,或踏實做事讓自己有底氣就是。
雖這般想著,但楚昭云知道自己難以一時之間改變齊三娘的想法,再者說,她來此地,并非是來給人說教的。
她只想了解方茹的為人和過往。
她想知道,方茹初醒時嘟囔著“看見他了”,是看見了她的官人,還是看見了兇手?
“三娘,煩請你仔細講來。”
“是,大人聽我細說。”
齊三娘的記憶回到了七年前。
那時,怡紅樓在她的接管之下,已然成了青州有名的風月之地。
一個日頭大好的正午。
怡紅樓剛開門,門口
就傳來了紛亂。
“吵什么吵?”齊三娘攏了攏袖子,繃著臉到了怡紅樓門口,“你們這是做什么,拉拉扯扯吵吵鬧鬧,礙著我做生意了,怡紅樓雖不是什么好地處,但也是正兒八經交稅收的營生,妨礙老娘掙錢,你們有幾個膽子!”
正在拉扯之人立馬變了臉色,諂媚地笑著解釋:“齊三娘,我們就是為你來的!”
齊三娘抬眼看向婦人,直言道:“身段一般,樣貌也一般,你想來怡紅樓?”
婦人臉色一愣,有些惱色,但為了銀子還是忍著脾氣說道:“不是我,是我家妹子。”
說完話,婦人往后折了幾步,幫著自家男人將一心想逃的女子拽了回來。
“是她。”婦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扯著女子的頭發讓她不得不揚起頭來,“齊三娘,你看我妹子如何?年紀小,身段好,臉蛋也好。”
齊三娘皺了皺眉,好是好,可她不做強迫人的買賣。
“你妹子再好,她不愿意我也不收。”
“她愿意的!”
“你松開她,我自己問問她愿意嗎。”
聽了齊三娘的話,婦人和男人這才松開了手。
得到自由的女子,抬眼看向齊三娘,眼里是噴薄欲出的怒火。
“我不愿意!”
“聽見沒,你妹子不愿意,你說你這做人姐姐的,何必強迫自家妹子?”齊三娘本來沒放在心上,想著把人趕走別耽誤做生意就是了,可是她越說越心驚。
哪有親姐姐會讓妹妹進花樓的

再看這女子滿臉怨恨的模樣,可別是這夫婦倆拐騙來的小姑娘!
“你當真是她的姐姐?大家伙都在這看著,你們要是再逼她,我可找人去報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