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百章
    正廳里,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陷入沉寂氛圍之中了。
過了片刻,還是段景曜先開口打破了沉默:“昭云第一次來府上,我也是許久沒回家了有些陌生,可否煩請小妹領我們轉轉?”
段晴噌一聲從椅子上彈起來:“大哥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眾人皆松了一口氣,段母拉著段父,說道:“我們去后廚看看準備得如何了。”
楚昭云也如釋重負:“我也沒見過青州宅院的布置,勞煩小妹了。”
“不麻煩不麻煩,大哥大嫂……”段晴猛地停頓,立即改口說道:“大哥昭云姐跟我來吧。”
一出正廳,空氣都變得清新了起來。
“大哥,昭云姐,我方才茶喝多了想去東司,去去就來,你們在院子里等我就好。”
“嗯,不急。”段景曜一邊說著話,一邊轉頭牽起了楚昭云的手。
見楚昭云臉上沒有笑意,不安問道:“可是有不適之處?”
“沒有。”楚昭云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緊繃著精神,長舒了一口氣放松了神情,解釋著:“我只是覺著有些尷尬,不過現在到了院子里,放松多了。”
段景曜一直關注著楚昭云,自然知曉剛剛兩方相見交談的氣氛有多別扭,如實說道:“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父親母親的錯,是我常年不在家中,同父親母親生疏了。血脈相連的人之間尚且常常對坐著無話可說,更何況是你同他們。”
說著話,段景曜情不自禁地握住了楚昭云的手。
這話戳了楚昭云的心,她替他心酸,“這也不是你的錯,時日長了,自然都會熟絡起來的。不過,我怎的覺著我像是你的同僚來家中做客,看來在青州,我這位推官還是有些名聲的!”
楚昭云本是想說笑來緩解段景曜落寞的心情,誰料這話出來,男人的臉上更內疚了。
“唉?我隨口一說的!”
“我會叮囑父親,以后喚你名字。”
“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段景曜認真想了想,還是覺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讓她產生了這般感受,是他沒做到位。
認真想了想,段景曜輕輕拉了一把楚昭云,喚道:“昭云。”
“嗯?”楚昭云仰頭。
下一息,男人的唇蜻蜓點水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楚昭云沒想到,他會吻她。
更沒想到,如此猝不及防!
段景曜耳尖上的紅暈一直蔓延到脖子里,輕聲問道:“這般還像是同僚來家中做客嗎?”
“不像……”楚昭云說著話,只覺得方才的吻太輕,只顧著震驚了,沒體驗到是何感受。
若是再來一遭,她要好好體驗。
這般想著,楚昭云也這般做了。
她也輕輕拉了段景曜一把。
段景曜從她認真的眼神里,也不知道如何就明白了她的意圖,于是配合地低頭印上了她的唇。
兩人閉著雙眼,感受著呼吸糾纏之間的親昵。
片刻后,才松開了彼此。
楚昭云心想,只感受到他的唇又涼又軟,其他的來不及感受就淹沒在了她劇烈的心跳聲之下。
等恢復平靜后,兩人對視輕笑,笑自己大庭廣眾之下的逾矩。
直到此時,段景曜余光才瞥見了段晴。
“小妹回來了,我們去轉轉院子。”
“是啊,很期待。”
兩人像是什么都沒發生一般。
只有段晴一個人風中凌亂。
“……好……跟我來……”她只想忘記自己方才看見了什么!
段晴本就是個活潑之人,但見到不熟悉的兄長,想要親近也不敢。
但她發現,在楚昭云面前的兄長,柔軟了許多,她也沒那么怕他了。
一邊介紹著院子一邊閑聊,段晴很快就同段景曜和楚昭云熟悉了起來。
“昭云姐,還好你沒生氣,我和母親擔憂了許久了!”
楚昭云無奈笑著:“事情已經過去了,就忘了吧,你也寬慰你母親,莫要放在心上。”
“嗯!但是昭云姐真的好厲害啊,女人都能當推官大人!”
還沒等楚昭云謙虛一二,段景曜便立即附和道:“昭云自然是世間最厲害最好的女子。”
段晴狡黠一笑,她沒想到自家兄長還有這一面。
“大哥,昭云姐,這處院子是新整理出來的,等以后你們成了親可以住在這里,不過父親母親說了,想要分府別住也是可以的。”
“到時候再商量。”段景曜沒想到父親母親考慮得如此長遠,他看向楚昭云,“主要是聽你的,若是你想繼續住楚府,也可以。”
“……”她能說從來沒考慮過成親的事嗎?
不是不想成親,而是這件事太過遙遠,眼下沒有考慮的必要!
她不能說,顯然太過煞風景!
三人逛了半個時辰的院子,又回了正廳喝茶,段家二老還沒回來,經過半個時辰的相處,段晴膽子也大了許多。
有些事她頂頂好奇,平日里是不敢問兄長的,但眼下楚昭云在,她就敢了。
“大哥,昭云姐,你們當初是誰先動心的?”
段景曜毫不猶豫:“我先。”
段晴壓抑著上揚的嘴角,又問道:“那你們是如何在一起的呀?”
“患難見真情。”段景曜想,他和楚昭云是在皇城大牢里在一起的,可當時牽扯的事太多,無法和段晴細說。
楚昭云側頭看向段景曜,挑了挑眉,眼神詢問他:難道不是在進大牢之前的某個夜晚,就說了心悅?怎的成了患難見真情?
段景曜朝著楚昭云認真補充道:“當然了,患難之前,我就心悅你了。”
段晴小臉紅撲撲的,又看向楚昭云,“昭云姐,你也是嗎?”
“對,我也是,之前就有了心思,只不過患難之時,才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那你們之前有沒有心悅過別人啊?”段晴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以往也沒有哥哥姐姐同她說這些,眼下恨不得把心里的疑問全都問出來。
誰料段景曜突然變了臉:“咳,你還小,別瞎打聽。”
“?”楚昭云不知道段景曜在避諱什么,難不成他以前心悅過別人?
若是她沒記錯,他可是說過自己這是頭一遭動心。
楚昭云笑著看著段景曜,殊不知此刻,衙門的人正在到處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