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這位就是段家那位?”范知州在衙門門口,低聲問著心腹。
心腹點了點頭,快語交代著:“是,今日早晨突然來了衙門說想找個差事做。”
“不是說段家那位一直在汴京城?還是皇城司里的大官,什么時候回了青州?”
“不清楚……”
范知州心中惶恐:“怕不是皇城司要查案,這是想混進衙門作掩護?”
段家是青州有頭有臉的大戶,且不說段家的財力,就說段家和汴京城那層關系,也是一般老百姓不敢奢求的。
雖然是已故的先皇后,但段家可是出了一位皇后啊!
段家所有人,可是在當今陛下跟前過了眼的。
再者說,段景曜本身在皇城司里就是個人物。
眼下……若是如此,他定是得竭盡全力配合。
想到這,范知州正了正臉色,進了院子。
看到段景曜抬眼看過來,范知州先把自己的態度放到了明面上,恭敬說道:“是本知州有失遠迎,不知段大人來訪,可是皇城司有何指示?青州衙門上上下下,定是竭力配合!”
段景曜也沒想到,他只是來衙門找個差事,衙役要核對身份,結果他一報名字,衙役一查登記簿,嚇得立刻去叫人。
他在原地等著,竟然把知州等了來。
看著范知州惶恐的模樣,段景曜如實說道:“范知州,在下已經辭了皇城司提舉的差事,如今已不再替皇城司辦事了。”
范知州深吸了一口氣。
他根本沒聽明白段景曜的意思,一聽到“皇城司提舉”他腦子就宕了。
竟然做到了提舉這般位置上!
真是少年有為啊!
也不好說,說不準是陛下愛屋及烏,一路保著段景曜青云直上?
不管怎么說,眼前人可是皇城司提舉,可是陛下眼前的紅人啊!
青州離著汴京城遠,他唯有去述職的時候才能遠遠地看見陛下的輪廓。
他何德何能,能和陛下面前的大紅人說上話!
這說不定就是他為官生涯上的一個重大轉折點,段景曜說不定就是他的貴人!
范知州越想越激動,連忙說道:“段大人快里面請,來人啊,給段大人看茶!”
“不必了,知州大人,我今日來是想問問衙門有沒有空缺的職位?”
“段大人放心,定會給大人安排個職位,大人辦差期間,衙門上下一定頂力協助!”
“……”段景曜這才反應過來,范知州曲解了他的意思,只好又解釋道:“知州大人,我并非公務在身才來衙門找你協助,我辭退了皇城司的差事,眼下已經和提舉這個身份無關了。如今回到青州生活,重新謀差。”
“啊?辭了皇城司的差事?不是提舉了?”
范知州瞪著眼看著段景曜。
他也并非是勢利之人,不會因為段景曜不是提舉了就把他趕出去。
之所以反應這般大,是沒有想到有人會不珍惜皇城司提舉的位置和身份。
“知州大人?”
“啊!段大人,先隨我來。”礙于段景曜和段家的身份特殊性,范知州不得不謹慎,萬一在院子里談話,被他人聽到些不該聽的,就是他的罪過了。
段景曜點了點頭,跟著范知州進了府衙的小偏廳里,看著范知州屏退了其他人后,他再次開口說道:“知州大人,我是想來衙門謀個差事。”
顯然,范知州還沒跟上段景曜的思緒,他確認著:“段大人是說,辭了皇城司的差事?”
“嗯。”段景曜應了一聲,又想到楚昭云曾經告訴他的話——人的內心深處總是充斥著對他人的窺探欲,所以他主動解釋道:“我離家多年,也不能一直在外漂泊。”
“是……言之有理,落葉還得歸根啊。”
“況且,楚推官來了青州,我自然得跟她一處。”
“是,楚推官。”話落了地,范知州才反應過來自己聽到了什么,猛地噤了聲,隨后小心翼翼試探:“段大人和楚推官是?”
難不成是他想的那種關系!
段景曜頷首,用眼神肯定著范知州的猜測。
“!”范知州恍然大悟!他就說皇城司提舉這樣好的差事,怎么可能說辭就辭!
說什么不能一直在外漂泊?
都在外十幾年了,怎么可能突然變得戀家了?
原來是為了情!
這就說得通了!
唉……
果然還是年少輕狂啊……
“楚推官是有大才之人,昨日剛破了驛館的答案,今日又翻了七年前的冤案,段大人和楚推官,果真是極其般配啊!”范知州再看段景曜時,忽然覺得段景曜親切多了,皇城司提舉,也和他的蠢侄兒差不多,都是沖動且看重感情的人啊!
“她的確是有才之人。”段景曜從不吝嗇對楚昭云的夸贊。
“段大人是想在衙門謀個差事?”
“正是。”段景曜心想,終于說到正事上了!
范知州心里的石頭落地,甚至還隱隱生出了期待,段景曜在皇城司這么多年,肯定有幾分真本事,也肯定見過大世面,這般人物來青州衙門任職,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青州有了楚昭云和段景曜這般貴人,他的政績能更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一方面是,這會讓青州更加安定和寧靜,這對百姓們來說是好事!
有驗尸推案的推官,還有除暴安良的提舉,誰還敢在青州作亂!
想著想著,范知州心里樂開了花。
生怕段景曜反悔,范知州連忙說道:“段大人可想擔通判一職同領州事?或者,本知州有七位屬官,判官推官是不能動的,除此之外……那段大人是想當兵馬都監還是參軍?司戶參軍屬實是大材小用,要不錄事參軍主管州衙庶務?司理參軍主管審訊獄訟還是司法參軍主管議法斷刑?主簿和尉肯定是不用考慮的……段大人意下如何?”
“?”段景曜有些懷疑范知州到底有沒有明白他的意思,這是任他挑選?
想了想,段景曜問道:“知州大人說的這些職位上,可都有人擔著?”
“有是有,但他們肯定不如段大人。”
“沒有我一來就讓別人走的道理,可有什么空缺的職位?”
“空缺?”范知州冥思苦想,搖了搖頭,“除了衙役,沒有其他空缺的位置了,衙役肯定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