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你們在干什么!”阿旺看見莫義被押了出來,瞬間從地上彈跳起來撲向衙役,“你們抓錯人了,他是好人,他是好人!”
方茂茂不明所以,小聲朝著衙役嘀咕道:“難不成是同伙?”
一聽這話,莫義連忙對著阿旺說道:“阿旺,是我犯了錯,我殺了人,我應該受到懲罰。”
他沒想到會在驛館門口看到阿旺,眼下也只有實話實說。
阿旺用力搖頭,眼角有了淚光。
“莫義哥哥,是不是屈打成招?他們對你用刑了?”
“阿旺,這是真的。不要管我,你以后好好生活,跟大家伙也說一聲,都好好的。”莫義忍住了哭腔,頓了頓又說:“等到菜市口砍頭的時候,你們都別來看。”
“莫義哥哥!”阿旺驚叫,他不想讓莫義被衙門砍頭。
情急之下他抓著莫義的兩條胳膊想帶他跑,可是還沒等到他有所動作,驛館門口值守之人就把他扯到了一旁。
阿旺不服氣地拳打腳踢。
莫義心里不是滋味,大喊道:“你們別扭疼了他,放開他,我來跟他說!”
“莫義哥哥!”
“阿旺,你向來是最聽話的,眼下也不聽我話了嗎?”
“不是的。”阿旺眼淚鼻涕一頓抹,抬頭看著莫義,“我不想你被砍頭,他們是不是冤枉你了?”
莫義鄭重答他:“阿旺,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我殺了人,就該我受懲罰,記住,別學我,要做一個好人,你回去吧。”
“莫義哥哥……”
“阿旺,我什么時候騙過你?我有罪,所以才被衙門抓,他們沒有冤枉我。”
“不,你是好人……”
“你認識的我,只是我展現給你的一面而已。阿旺,難道你想讓我砍頭之前都記掛著你嗎?沒幾日可活了,我想安寧一些。”
阿旺徒然心驚,這才接受了莫義是真的殺了人的事實,他腳步艱難地往后退了半步,語氣苦澀:“莫義哥哥,不用擔心我……”
猛地抽噎了一聲,阿旺又說:“我會好好的,大家也都會好好的,你安心去……”
莫義心中欣慰,面上卻不顯,他只是點了點頭,便不再看阿旺。
方茂茂和衙役不欲再耽誤時辰,連忙押著莫義離開。
阿旺看著莫義的背影發愣,等了片刻,驛館里又走出來了幾人。
他認的,是方才找他的人。
阿旺忍不住發問:“是不是我帶你們去了莫義哥哥的家和戲曲班子,你們才抓了莫義哥哥?”
驛丞搖了搖頭:“不是,莫義殺人,還有其他疑證,重要的是,他親口認了。唉……阿旺,你聽我的,去客棧做工,好好活下去,別辜負了莫義對你的恩情。”
阿旺點了點頭,往后退了兩步,讓出了路。
楚昭云和范堅匆匆離去。
眼下天色還早,但奈何古仵作住的遠,莫憐的墳頭更遠。
兩人一路疾行,才找到了古仵作家里。
咚!
咚咚咚!
“誰啊!急什么急,別把我門砸壞了!”
隔著一道門,傳來了古仵作中氣十足的聲音,過了片刻,大門打開。
還沒等楚昭云和范堅說話,古仵作眉毛一挑,衙門的人?
問道:“這不是范推司嗎?聽說青州來了位女推官,你就是?找我有事?”
楚昭云頷首應他的話:“對,我叫楚昭云,是衙門新來的推官,今日唐突是有一樁陳年舊案想問問您。”
古仵作神情夸張,故作吃驚狀:“稀奇?衙門的推官推司竟然來問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老仵作,當真是稀奇啊!”
在來的路上,楚昭云就聽范堅講了些舊事,范堅也是偶然從衙門其他老人那里聽來的。
很多年之前,古仵作還年輕的時候,去過衙門,但是衙門沒有收他。
自此之后,古仵作心里就跟憋了口氣似的,專心鉆研驗尸之道。
沒過幾年,真讓他研究出了門道,之后他在青州也算是小有名氣了。
可衙門再來找他,他卻拒絕了,甚至揚言,他一輩子都不會踏足狗眼看人低的地方。
楚昭云想,年輕時能說出這番話的人,身上必然是有一股子傲氣的。
眼前的老人,頭發雖已花白,卻中氣十足,想來也是心性未減。
因此,楚昭云做出了十足謙卑的姿態,意欲早些為莫憐翻案。
“古仵作,七年前有一樁案子經了衙門之手,也經了您的手,眼下看來是當年衙門仵作驗錯了。”
古仵作連忙打斷了楚昭云,反問她:“這是何意?你是說當年老朽驗對了,衙門驗錯了?”
“正是。”
古仵作臉上得意,他就知道自己比衙門的仵作厲害,以前衙門瞧不上他,眼下他還看不上衙門呢!
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啊!
真叫人心里痛快!
“真沒想到衙門里吃皇糧的仵作,也有驗錯的時候啊!”
“不管是哪里的仵作都是人,既然是人,就會有犯錯的時候,錯了便是錯了,既然發現了錯,今日便得改過來。”
古仵作冷嘲熱諷的話還沒說出來,猛不丁聽見楚昭云的話,他的話就硬生生噎在了嗓子眼里。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
他年輕的時候也經常驗錯,閱歷和經驗逐漸豐富之后,才不再驗錯。
不得不承認,新推官說的是對的,錯了便是錯了,重要的是改過來。
“幾年前?這般久之前驗錯的事,眼下也要改過來?”
楚昭云毫不猶豫:“對,不管過了多久,錯的,就得糾正過來。”
就像汴京十四年前的真相一樣。
十四年后的她,七年后的莫義。
從某種程度來說,她和莫義是一樣的未亡人。
古仵作沉默了片刻,他是看不上衙門,也有自己的驕傲。
可當了這幾十年仵作,他更知道孰是孰非,新推官的態度,合他心意!
雖是個女娃,但不像眼前這個范推司,高不成低不就,更不像那什么狗屁錢推司,名聲臭得很!
今日衙門的人能夠登門來詢問陳年往事,看來青州衙門,以后也要變好了。
“行,你們仔細說說,老朽看看能不能想起來,年紀大了,老朽可不敢保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