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嗯,今日驛館門口找你的二人,是我母親和小妹。”
“……”楚昭云也笑不出來了。
這么一想,他們確實在長相上有幾分相似。
“昭云,這件事是她們不對,打擾了你查案,實在是冒犯了,我代母親和小妹向你道歉,她們也十分后悔。”
“她們為什么對我好奇?因為我們在一起了?”
段景曜點了點頭,難為情地開口:“母親以為推官是男子,才對你格外好奇。”
“……”她能說什么?
總不能怪段景曜沒有提前和家人解釋吧?
若是她,她也想不到這還需要專門解釋。
“昭云,對不住了。”
“不必道歉,我今日也沒有對她們很客氣。”
“不客氣是應該的,她們自找的,對不住了。”
“……沒事,下不為例。”雖這般說著,楚昭云卻覺得莫名尷尬。
她還沒有去段家正式拜見,就這般不算愉快地和段景曜的母親小妹見了面。
下次再見面時,多別扭……
楚昭云甩了甩頭,她現在應該想案情,而不是想這些。
又聽段景曜問:“這幾日有空嗎,我介紹你們認識。”
還是算了吧!
她眼下最要緊的是找出殺害魏湖的兇手。
“近日有些忙,改日吧,今日碰上了來青州的第一個大案子,些許棘手。”
“有什么我能幫忙的嗎?”
“不用擔心,我能處理好。”
“好。”段景曜毫不懷疑她是不是不想去段家,她說忙,那定是忙得脫不開身。
月色清涼,楚昭云踱著步子,心情逐漸放松,想到了汴京的夜:
“汴京那邊如何?”
“一切如舊,白澤來信說學得很努力,大抵能考上。我走之后,余富他們被新提舉為難了幾天,不過很快就解決了。”
“我是說你外甥。”
“韓祺也一切如舊,穩步向前。”
“那就好。”只要沒有因為他來了青州就打亂了他原本的盤算,她就覺得挺好,“我困了,準備回房休息了,你房間離我房間不遠,我送你過去。”
“好。”段景曜走著路,下意識牽住了楚昭云的手,見她沒有抽手,便握緊了她的手。
他總是患得患失,懷疑他和楚昭云之間的相處,和其他談情說愛的人不同。
可轉念一想,他二人的性格本就和他人不同,沒必要做到事事和他人一樣。
眼下這般牽著手,即便靜謐無言,他也覺得心里甜滋滋的,很幸福。
“昭云,明日見,有個好夢。”
“你也是。”
兩人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里。
皆是一夜好眠。
次日,楚昭云起了個大早,她想早些去驛館。
結果沒想到有人起得比她還早。
院子里,楚昭云笑著追上了衛善鳶:“善鳶,起得這般早!”
眼前之人一轉頭,她才發現自己認錯了人。
“昭云,你也起得早,善鳶去做早飯了。”楚淑云笑得開懷,二妹妹能把她認成衛善鳶,說明她委實纖瘦了許多。
“大姐姐,我方才竟將你認成了衛善鳶!”
“哈哈哈,你每天去衙門,自然不知道我做生意多費心費神!”楚淑云也沒有抱怨的意思,只是打趣自己,又道:“我以前雖也不胖,但每日不是坐著就是躺著,養得身子厚。來了青州后,每日都是事事親力親為,竟然瘦了不少!和善鳶身形越來越像了,哈哈。”
“是我不夠細心,這些日子不曾注意到大姐姐辛苦了。”
“你今日要去衙門忙?”
“是。”
“那等你回來我再同你說,生意上有些事想聽聽你的主意。”
“大姐姐,著急嗎?”她可能一天兩天都查不清驛館的案子。
“不急不急。對了,你記得抽空給祖母母親和大嫂嫂都寫一封家書,我的已經寫好了,等你寫完了一起送去汴京。”
“好。”楚昭云輕笑,她還有些想她們。
幸好,還有大姐姐陪在她身邊。
楚昭云眼神落在了楚淑云肩膀上,正笑著,她驀地神情一滯,她能將大姐姐認成衛善鳶,喬遇禮自然能把別人認成杜承啟!
“大姐姐,我先走了!我想起來衙門有急事!今晚許是不回來了,不用擔心我!”
“唉?昭云,吃早飯啊!”楚淑云喊完,已經看不見二妹妹的身影了。
楚昭云一口氣跑到了衙門,敲響了驛丞的房門,沒人應她,她才想起來驛丞在杜承啟房間住。
把驛丞吵醒后,楚昭云即刻說了自己的想法和猜測。
驛丞揉了揉眼:“有道理!有道理!我立刻把驛館所有人都叫到院子里!”
“好!”
杜承啟一直不認,也找不到關于他的證據,若是驛館里沒有人和杜承啟身形相似,那便是最壞的結果——兇手行兇后,早就離開了驛館。
天蒙蒙亮,驛館里的人還都在沉睡。
驛丞砸門叫人,費了許久,才把人都聚齊。
聽著楚昭云的吩咐,杜承啟自己站在一側,所有人站在另一側。
杜承啟并沒有聽見楚昭云和驛丞在他房門口說的話,剛從睡夢中醒過神來,心里打鼓:
這是何意?為何區別對待他和別人?難不成是信了喬遇禮的話?他真的冤枉啊!
“楚推官,我……”
“少話!”
楚昭云仔細看著院子里所有的男子,就連驛丞大人她也不放過。
杜承啟就在一旁站著,但沒有一個人看起來和杜承啟身形相似。
楚昭云不甘心問道:“驛丞大人,所有人都在了嗎?”
“對,門口值守的人也都進來了……唉……這……唉!”
“驛丞大人,讓大家伙散了吧……”
楚昭云在心里嘆了口氣,兇手不在驛館,她去哪里找?
經手的第一個案子,怕是要成為她推官生涯里的一個遺憾。
到底是哪一步錯了,她遺漏了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時,楚昭云下意識抬頭遠眺。
忽然,一道身影進入了她的眼簾。
一道佝僂著背的側影,之前只看正面和背面,她竟然沒多想!
是她太著急,大意了!
“慢著!驛丞大人,他,讓他過來!”
人群中,有人聽到這聲大喊,驀地,他身形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