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小玥,這就是你的衣裳啊……”莫義不明白小玥為何要撒謊。
小玥搖了搖頭,依舊堅持說:“這不是我的衣裳,我這兩日都沒有回家,就身上穿的這件衣裳,沒有第二件了,這不是我的衣裳……”
“你休想抵賴!就是你的衣裳!你殺了慶喜!”方茂茂年紀小,沉不住氣,見小玥含著眼淚抵賴,怕眾人信了她,不假思索就把慶喜之死說了出來。
小玥眼淚直流,一邊哭著一邊說:“這不是我的衣裳,我沒有殺人,就算是衙門的大人,也不能冤枉了好人……”
方茂茂還想說什么,楚昭云制止了他。
她只說道:“是不是你的衣裳,你都有嫌疑。”
話落,楚昭云指了指火爐,接著說道:“殺害慶喜的兇器,就是火爐旁堆著的枯枝。”
劉三秋大驚,本來以為衣裳一事是誤會,但兇器竟然出自后廚!
“莫義!這些引火的枯枝,都是你撿來的!”
“不是我,我沒有殺人啊!這些枯枝雖然是我撿來的,但是又不是什么好東西,我就放在火爐旁,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拿了枯枝去害人……再說了,枯樹枝子怎么能殺人啊?”莫義微微佝僂著腰回話,態度十分恭敬。
方茂茂不服氣地小聲嘀咕:“誰都能拿到樹枝,看來看去,還是小玥嫌疑最大!”
楚昭云蓋過了他的聲音,說道:“所以后廚里人人都有嫌疑,你們先準備晚飯,誰也不許離開后廚。”
而后廚里三人,根本就無心準備晚飯。
劉三秋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她一輩子沉默寡言,更是從不惹是生非,但沒想在是非找到了她身上。
她看了看小玥,又看了看莫義,平日里搭伙的人,眼下怎么看都像是壞人!
小小年紀,兩人都像壞人!
若是楚昭云知道了劉三秋的心思,必得問問她為何覺得兩人都是壞人。
可惜沒人知道劉三秋心里在想什么。
說完話,楚昭云就帶著范堅和方茂茂揚長而去,“范堅,你看好杜承啟三人,最好是和他們三人待在一間房里,聽聽他們說什么。茂茂,你跟我出去一趟。”
“楚推官,你們去哪里?”
“既然小玥不承認衣裳是她的,我們就去找證據。”
驛丞大人臨走時交代過,驛館里所有人都得聽楚昭云的。
一打聽,楚昭云就從驛館其他人口中打聽到了小玥家在何處。
她來青州衙門任職之前,逛遍了青州的大街小巷,有了地址,很輕松就找到了小玥家里。
“楚推官,小玥家看著很窮。”
“敲門。”
聞言,方茂茂敲著門,等了許久,才有人來開門。
是位白發蒼蒼的婆婆,腿腳很不好,走路極其緩慢。
婆婆聲音沙啞,笑瞇瞇地問道:“你們找誰?”
“婆婆,這是小玥的家嗎?我們是驛館的人。”
“哦哦原來是驛館的人,請進請進。”
“小玥昨日忙,住在驛館了,你不要擔心。”
“哦哦我知道,前幾日小玥經常晚回來,都是在忙!”
楚昭云眉心一動,小玥不是說后廚三人每日酉時之后就會回自己家嗎?
她怎么在驛館忙呢?
“婆婆,您是小玥的祖母?”
“是,小玥這孩子懂事,家里就我們倆,全指著她辛苦賺銀子,小玥懂事啊,我撿來小玥的時候她已經五歲了,也記事了,她還是當我是她親祖母,養了我這么多年,小玥是個好孩子啊!”
老人家的話匣子一打開,就收不住了。
楚昭云不得不打斷她,問她:“婆婆,您還記得這幾日小玥都是幾時回家嗎?比如前日,前日她幾時回家?”
“年紀大了,記不清了……”
方茂茂失落:“婆婆您好好想想!”
“記不清咯……”
“婆婆,我們來是給小玥拿衣裳,能帶我們去她屋里嗎?”
“就西廂屋,我領你們去。”
“不用不用,婆婆歇著。”
老人家想著小玥屋里也沒有重要的東西,就點了點頭,她每走一步都腿疼。
方茂茂低聲問道:“楚推官,我們這算不算騙人啊,這樣不好……”
楚昭云心想,她以前也是不會這些野路子。
“我們只是為了查案,和案件無關的,什么都當看不見。其實大可以讓衙役來搜查小玥的房間,眼下這么說,也是怕老人家接受不了。”
方茂茂恍然大悟:“是這么回事!”
衙門懷疑誰,直接讓衙役來搜查,那架勢跟抄家沒什么兩樣。
若是衙役來了,婆婆非得嚇死不可。
說著話,兩人進了西廂屋。
屋里十分簡陋,除了一個大匣子,沒什么能放東西的地方了。
能看出來小玥養家辛苦。
兩人小心翼翼地搜著裝衣裳被子的大匣子。
“有東西。”楚昭云摸到了一處冰涼,像是玉,拽出來一看,果然是一塊玉佩,“這玉佩上的字是……湖?”
“楚推官,這把折扇,題詞處落款是魏湖!”
“小玥和魏湖一定有關系。把扇子藏在褲腿里,帶走,玉佩也帶走。”說著話,楚昭云隨手抓了一套衣裳。
兩人和小玥的祖母打了聲招呼,便出了小院。
方茂茂心里滿是怒氣,雖然魏湖死了,可他覺得魏湖死有余辜,“楚推官,魏湖將自己的玉佩送給小玥,還有扇面上的落款,他二人定是暗通款曲了!魏湖他只是路經青州,竟然敢欺負小玥!小玥也是!難道是因為魏湖要離開了就殺了他?真是好一對……我呸!”
“生氣作甚?驗尸推案要少摻雜自己的情緒。小玥和魏湖的事八九不離十,她丟了那身衣裳,八九不離十就是她殺了慶喜。”
“可她不承認啊!嚴刑逼供?”
楚昭云揚了揚手里拿著的衣裳,“這可不只是騙婆婆的借口,這也是證據!”
“什么。”方茂茂話還沒說完,忽然被拐角處涌出來的人嚇了一跳。
“楚推官救命!楚推官救救我們!王家上上下下都等楚推官救命,幫幫我們,救救我們!有人要害我們性命,主君已經死了!我該怎么活下去啊……”
楚昭云:“……”
這一套話,她怎么聽著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