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六十章:一鳴驚人

青州府衙走到最深處,是范知州居住的院子。
除非有要緊事,否則衙門眾人很少登門。
但范堅不同,他是范知州的侄兒,自然是來去自如。
范堅找了個空閑就去了自家叔父的書房。
“叔父。”
范知州眼皮也沒抬,問道:“你不在前頭當值,來這做什么?”
范堅心想,叔父不是也沒當值反而在書房里練字嗎?
但這話,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
“其他人都去驛館了,我吃壞了肚子就沒去,不是我不當值,是我沒趕上。”范堅為自己解釋著。
范知州放下毛筆,這才抬頭看向侄子,皺眉問道:“驛館的事還沒有結果嗎?楚推官怎么說?”
范堅沒說話,躲躲閃閃地摳了摳手。
范知州一眼就瞧出了不對勁。
他最是了解自己這個親侄子,心地善良,又沒見過世面,最容易被人忽悠!
“范堅,驛館的事,沒告訴楚推官?”
“也也不是……就是……就是……”想了半天范堅也沒想出理由了,只好說道:“我們是想著新推官剛來,也不能讓她看輕了我們,所以我們想先自己來,等查不出來再告訴楚推官……”
“人命官司也能耽擱?”范知州氣得想找柳條抽范堅,“這是誰的主意?錢林?”
“不是……我們都是這么想的……”
“我再問你一遍,是不是這些話都是錢林教你的?”
“我……”
“范堅,我管不了你了是嗎?要不你回鄉下種地去!”
范堅脖子一縮,點了點頭,承認道:“是錢林提議的,但是我們都覺得他說得對。”
“你!”
什么他們都覺得錢林說得對?
那三個小仵作根本就不敢說話,推司說什么,他們就聽什么。
也就范堅這個二愣子被錢林牽著鼻子走!
范知州正在氣頭上,氣侄子無能,也氣錢林敢欺負他的人。
他想張口罵范堅一頓,但看見自己方才寫的“靜”字,他又沉了心寧了神。
最后決定掰開了揉碎了,心平氣和的和范堅好好說說道理:
“過來!”
“叔父……”
“你知不知道錢林為什么慫恿你煽動你,不讓你告訴楚推官驛館件事?”
“知道。楚推官是汴京來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大官家的孩子就塞到咱們青州來了,還是個女子,真是欺負人,不公平!”
“你就沒想過楚推官是有真才實學的人?”
“啊?怎么可能!”
“無知!能當推官的人……罷了,先不說楚推官!原本楚推官不來,老推官辭官后,錢林雖然本事還不夠,但矬子里頭拔高個,也應當是他升任推官,但現在他的路被楚推官擋了,他心里怨恨楚推官!這般簡單的事,你想不明白?”
范堅呆愣愣地點了點頭:“侄兒知道啊,可確實是楚推官擋了錢林的升官路啊……”
“你個傻子知道什么?回回被錢林賣了還幫他拿銀子?他在外頭借用你的名字做了多少蠢事了,你知道和不知道有什么兩樣?”
“錢林也是為我好,想幫我揚名,又不是真的用我的名頭去做壞事……”
“你還是早日回鄉下種地去算了!”范知州大手一揮,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好說歹說,他跟范堅就是說不明白了。
他們范家怎么會有這般蠢的人!
要不是兄長就這么一個兒子,他壓根就不想提攜范堅。
“罷了罷了,你愿意幫錢林我也不想管你,只有一點,差事上絕對容不得你們摻雜私怨,否則全部給我滾蛋!你快去找楚推官去驛站!”
“叔父……”范堅還想為錢林說句好話,但見叔父臉色不好,他只好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
叔父是知州,以衙門差事為重,他能理解。
因為他和錢林也沒打算一直瞞著楚推官。
只不過,是想在楚推官之前就把案子破了。
眼下已經一整天了,驛館里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他本來就打算去找楚推官了。
錢林心里不服氣,所以他才又幫錢林多拖半日。
在他最危難的時候,錢林幫過他,這個情他記一輩子。
一邊想著,范堅一邊去找了楚昭云。
“楚推官,有案子。”
楚昭云抬眼,看見范堅垂頭喪氣,就知道她的機會來了。
正等著有人來求她,就有人來了。
且看他這挫敗的模樣,是剛被人訓了?
“何事?”
“驛館出了人命,推官得去看看。”
“哦?何時出的人命?為何無人來報案?”楚昭云看著范堅,語氣委實不算好。
這人在路上設伏襲擊她,又慫恿高慧纏著她,就算是菩薩心腸,也對他客氣不起來。
“是……是昨日報的案,昨日推官不在衙門。”
“既如此,定是你或者錢推司已經去過驛館了。”
“嗯。”范堅正等著楚昭云說話,突然發現她沒了下文。
愣了愣他才反應過來,她的意思是他們查就行,她不去了?
可他們什么都沒查到啊!
這叫他如何開口!
范堅背上起了冷汗,這才明白叔父說的“耽誤了差事”是何意。
他若是好面子不說實話,楚昭云不出手,那豈不就是會耽誤差事?
為了不耽誤差事,范堅剛想服軟,猛地又想到了錢林的囑托。
想了想,反問道:“楚推官怕不是辦多了家長里短的雞毛蒜皮之事,不敢去辦大案子了吧?”
“既然是大案子,想必你和錢推司會全力以赴。我也不是不放權之人,你放心,驛館的案子就全部交給你們倆了。”
楚昭云并不接茬,反而是又將話鋒推給了范堅。
范堅急得眼皮直跳,礙于叔父真的會把他趕回鄉下種地,他才吞吞吐吐說道:“這是個大案子,得……得推官出馬……”
“你和錢推司查不明白嗎?”
“是……是仵作驗尸驗不明白!”
“此話何意,難道你身為推司,不會驗尸,全指著仵作驗尸?”
“我……”范堅臉憋得通紅。
他壓根沒想到看起來脾氣和軟好說話的楚昭云竟然會為難他。
楚昭云也有些疑惑,就范堅這般說不了兩句話就開始自亂陣腳的人,能設伏襲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