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張嬸子說完自己兩個分家的兒子和三個遠嫁的女兒后,又說了和自己沾親帶故的所有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說,但說著說著就全說了。
楚昭云幾次插嘴都沒有能夠成功打斷,無奈之下接受了張嬸子復雜的親戚和鄰里關系。
“張嬸子,咱們去你二兒子家看看。”
“去他家?”張嬸子一邊帶路,一邊問:“去他家能找到什么線索?”
“說不定老母雞就在他家。”
“不可能!老二最是聽話,拿我一根針他也不敢瞞著,老二媳婦還在月子里,下不了地,她更不可能偷我老母雞。”
“去看看吧。”
她想,殺雞給產婦燉湯喝,是老母雞很好的歸宿。
跟著張嬸子到了老二家,一進院子,她就聞到了濃郁的雞湯香氣。
楚昭云看向張嬸子。
張嬸子瞪大了雙眼,驚愕:“真是老二!”
說著話,擼起袖子就往屋里走,一副要興師問罪的架勢。
還沒進屋,正好碰見老二出來潑水。
“娘,中午在我家吃飯……這位是?”
“二子!你偷我老母雞!”
“啊?什么偷啊,昨兒個早晨我去家里送餅子的時候,我跟娘說了啊!”
“你說了?”張嬸子皺了皺眉。
“對啊,我說殺只雞給孩子他娘補一補,娘你還說殺長得壯的那只,那只吃得太多,不養了……”
張嬸子愣了愣,隨后猛地一拍手:“哦對!我想起來了,還真是……”
“娘,這位是?”
“啊!楚大人,真是對不住了,我年紀大了老是忘事,老二跟我說了,我忘了!麻煩你跑這一趟!”
“娘!你又去麻煩衙門的官差,這這這!”
“無礙。”楚昭云輕笑,“既然找到了失蹤的老母雞,那我先回去了。”
“楚大人,我送你!”張嬸子送著楚昭云往外走,歉疚地笑了笑,搓著手開始夸楚昭云,“還是楚大人厲害,要不我還以為是鬧了賊,楚大人一動腦子就幫我找到老母雞了!比錢大人強!”
說到錢林,張嬸子又壓低了聲音,好似要說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般:
“我丟了好幾回東西,錢大人一回也沒給我查清楚!查不清案子,他脾氣還不小咧!以后不找他了,就找楚大人,還是楚大人厲害!”
“……”楚昭云哭笑不得。
這就是張嬸子口中的“命案”啊!
辭別了張嬸子后,楚昭云又回了義莊,只是義莊里已經沒了活人,仵作和推司都不知去了何處。
她又回了衙門,坐了片刻,就聽見有人點名找她。
是位叔翁。
“你就是楚大人?可一定要幫我查案,張家的案子你那么厲害,也得幫幫我啊!”
楚昭云沒想到,張嬸子這么快就把她的“功績”傳播給了街坊四鄰。
義莊的事她還插不上手。
反正也是閑來無事,再丟一百只老母雞也查得輕松!
這一忙,就忙了十日。
自從找到了老母雞的下落,她的名字一傳十,十傳百,引來了一樁樁“案子”。
十日里,她一直在查“案子”。
這家的雞丟了,那家的羊難產了,這家的賬算不明白了,那家的“福”字被人揭了,這家的棚子著火了,那家的墻被鑿了個洞……
雞毛蒜皮的事,可大可小的糾紛,只有楚昭云想不到的,沒有她查不清的。
若干件誤會與遺忘之中,還真查到了一兩件雞鳴狗盜之事。
更讓楚昭云意想不到的是,老丈和婆婆們口頭相傳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只十日而已,她竟然在青州揚了名。
青州百姓都道衙門來了個好推官,有真本事不說,還沒有半點官架子!
楚昭云樂見其成。
來青州也小半個月了,她至今未在衙門站穩腳跟。
起初還有些焦慮。
眼下卻心中輕松。
有老丈婆婆們給她保駕護航,她還怕無法在青州立足?
得民心者得天下,得青州百姓者早晚能在衙門扎根!
如今她去哪,總能有人和她搭話,這可是她查“案子”查出來的貨真價實的交情!
就連早晨吃碗梅花湯餅,店家都得給她多盛一勺。
連帶著楚淑云也沾了光,楚淑云吃了一碗香香的梅花湯餅,滿足道:“青州果真民風淳樸,店家您可真實誠!”
店家笑得開懷,搖頭解釋道:“這位姑娘可誤會了,青州是好,但是也得做生意啊,也只有楚推官才有這樣的待遇!”
楚淑云看了看二妹妹,又看了看店家,問道:“為何?”
“前日我兒子丟了,急得我們滿頭大汗,以為是被拐子拐了,楚推官一出手就找到了人!”店家有些羞赧,接著解釋:“是這臭小子沒做完功課怕先生打他手板,自己藏起來了。”
“孩子再長大些,就懂事啦!”楚淑云安慰著店家。
等店家去忙了,她才激動得看向二妹妹:“昭云,咱們才來青州幾日!楚推官的名號已經是人盡皆知了,真的太好了,我還以為咱們在青州不會太過順利。”
“許是因為我幫了大家一些忙。”
“那衙門呢?”
“老樣子。”
“啊……是不是那個范堅從中作梗?”
“也許吧。”楚昭云不甚在意。
她當推官,是為了查案子,又不是為了交朋友。
若是同僚都像江望月和周推司一樣,她自然是高興,若是都是王疑左璋之輩,她自然也不會受他們欺負。
眼下青州衙門的同僚是個什么心思,她還沒摸準。
她也不打算去揣測。
以不變應萬變,因為她有最大的制勝絕招。
見二妹妹不著急的模樣,楚淑云就知曉她心里有了成算,問道:“昭云,你打算怎么辦?”
“不怎么辦。”楚昭云狡黠一笑,又解釋道:“大姐姐別急,說不定很快他們就會來求我。”
她的制勝絕招,就是驗尸推案的本事。
本事在手,她怕誰?
此時此刻氣定神閑的楚昭云,并不知已經有人心急如焚。
聽著她越來越大的名聲,衙門里有人急得在無人處上躥下跳無能狂怒。
除此之外,段家母女倆也急不可耐地想見楚推官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