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極玉令是什么?”
贏玄并不知道極玉令是何物,但卻從剛才嫵淚的話中聽出,這極玉令可能跟嫵淚的主人——獸王有關。
可是左小飛卻好像根本沒有聽見他說什么,只是在門口笑嘻嘻地看著那兩名師姐離開,還極為陶醉地說道:“真漂亮!”
“你呀!真是死性不改!我問你,什么是極玉令啊?”贏玄提高嗓門問道。
這一下,左小飛終于聽見,但卻還是漫不經心地回答道:“哎呀!你不知道,這叫秀色可餐!哦!你說極玉令啊!那是極玉禁地的通行證。有了它,你就能進入極玉禁地,見到出塵脫俗、仙女飄飄的花長老了。所以我說,你小子發達了!”
“你見過花長老沒?”贏玄問道。
“當然見過!我小時候見得多了!”
“哦!我忘了,你不一樣,你從小就在山上長大。”贏玄也立馬反應過來。
“其實,我十歲之前,都可以自行出入極玉禁地,不受約束。可是后來我長大了,就和其他男弟子一樣,不能再進入極玉禁地,見到花長老了。”左小飛說著,顯然有些懷念小時候,似乎他并不太長大。
“可是!花長老和我素未謀面,為何會要給你極玉令?”贏玄嘴上雖樣說,但心中卻暗自推斷,極玉令可能便與嫵淚說的事情有關。
難道,花長老會成為我的師父?
“以我猜測,有兩種可能!”左小飛卻突然聰明道。
“哪兩種?”
“第一,花長老聽說你的事之后,可能對你產生了興趣,因而就想見見你,所以派師姐來給你送極玉令,讓你出去后先去見她。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見過她之后,極玉令便會被她收回。”
“那第二種呢?”
“第二種,就是花長老想直接收你為徒,所以給了你極玉令。只要你出去拜她為師之后,這極玉令就歸你了。以后,你就能和逸軒一樣,成為花長老座下的第二位男弟子了。”左小飛回答。
“看來第二種情況,有很大可能。可是花長老,為何會對自己感興趣?”
贏玄心中暗忖,卻不再理左小飛。
……
武極殿中,長老們依舊爭論不休。
還是為了贏玄的事情。
贏玄已經被關禁閉四天,但長老們還是對他的問題各執己見。
今年的試練大會,似乎從贏玄報名開始,就注定會是一個難題。
一方面,他是少有的低天賦試練弟子,僅僅只擁有二品武魂。即便他小時候曾經擁有過七品武魂,但那也僅僅只是過去,已失去的東西,就不再是自己的。
另一方面,他又有著驚人的實力,幾乎打敗了比武試練時的所有弟子。如果不是他最后時刻力竭不支,他不可能會敗給南卓,所有人都必須承認這一點。
對于贏玄的問題,長老們主要有兩個意見。
云羅長老主張將他逐下山去,但以孤星月為首的另一些幾位長老,卻又覺得應該給贏玄一次機會。
“大長老,不能再猶豫了,贏玄這臭小子,必須逐下山去。”云羅又強力要求道。
“還沒擇師,就將新的試練弟子逐下山,武神殿開宗立派上千年,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大長老有些為難道。
“這事,也怪不得我們!他在武極殿失言,辱沒神殿祖師,這也是頭一遭。我看這小子,既然敢說出那樣的話,就一定是早有預謀,內心卻早有成魔之心!”云羅聲色俱厲道。
“以我之見,我倒覺得這孩子,心地不壞。他既然敢說他想立志成魔,就說明他光明磊落,心地質樸,沒有太多心機,為人太過耿直。試問,假如一個人真地有心向魔,他還會把自己的意圖公之于眾么?贏玄這孩子,只是剛剛上山,不太懂規矩而已,以后可以慢慢約束引導,也不見得就像云長老說的大逆不道。”虛華長老卻立馬反駁道。
虛華長老現在已經是南卓的師父,所以南卓私下里在師父面前進言,求師父幫幫贏玄。
虛華長老一開始,本來不太喜歡南卓,覺得他資歷平庸。可是他后來才發現,南卓不僅對煉丹狂熱而執著,而且他在上山之前,竟然已經有了不錯的煉丹基礎。他已經可以自己煉制一些普通的療傷冶病的藥丸,而且還懂得一些連武神殿師兄們,都根本沒有聽過的煉丹偏方。
當然,這些偏方,南卓都是從蟲伯哪里偷學而來。
虛華由此喜歡上了這個新徒弟,自然也就無形中在武極殿幫贏玄說話。
“沒錯!我同意虛華長老之言,這孩子頂多就算是不懂規矩罷了!規矩這種事情,可以慢慢教,但是如果我輩誤人子弟,就是大罪過了。”非罪長老也站出來說道。
“可是!這小子的武魂,才不過二品,原本就不夠資格進入武神殿。”
“云羅長老,你怎么還提這事?他的武魂天賦是差,但那資格戰不都是你親自出題考驗的么?他既然通過了資格戰,就說明他有參加試練大會的資格。你舊事重提,未免有些心胸狹窄,秋后算賬了吧!”孤星月大師反駁道。
“對對對!大長老,這事我的確不該提。可是他在武極殿說的話,卻不能不提,那就是大逆不道。年少已有成魔心,將來何以誅此魔……”
長老院雖然爭論不休,但其實也就云羅一人,極力要求將贏玄趕下山去。
贏玄在試練大會,讓自己丟盡了顏面,他怎能不借機報復?
其實,這種事情,可大可小,作為長老院大長老的孤星月大師,本來可以直接做主。然而就是因為云羅鬧得太厲害,孤星月大師才有些為難。
畢竟,云羅也是長老院長老,他的意見至少還得尊重。
“要不,先讓他在山下呆一段日子,以觀后效?如果此子真的心術不正,日后再逐下山去,也不算遲。”妄癡長老想當和事佬,便說了一個折中的法子。
“我看成!”虛華也跟著附和道。
“好!要是如你們所說,那他還沒有擇師,你們誰愿意當他師父?我可提醒諸位長老,萬一此子居心不良,你們可就真地會教出一位大叛徒了。到時,各位長老的一世英明,就毀于此子之手了。反正,這種逆徒,本座是不收的!”云羅拗不過大家,只得用威脅的語氣說道。
武神殿弟子,已經有數百年沒有出過邪佞之人了。云羅說的這一點,幾位長老還當真有些顧忌。
孤星月長老本來很想收贏玄為徒,但他本就怕云羅說自己有私心,再則他也當是當真有所顧及。
“我愿收他為徒!”
孤星月大師正在猶豫要不要收贏玄為徒時,突然大殿外傳來一個曼妙的少女聲音。
眾長老聞聲望去,只見一個白衣飄飛、仙氣不凡的少女走了進來。
她白衣飄飛,身材高挑,模樣高貴,舉止優雅,外帶幾分冰冷,完全不食人間煙火,當真似仙女下凡。
“花長老,你怎么來啦了?”孤星月大師問道。
原來,進來的少女,究竟就是大伙口中所說的“仙女長老”花謹顏。
“回大長老,本座聞聽,有一位新弟子,竟在武極殿口出狂言,要立志成魔,本座對他有幾分興趣,想要收他為徒。”花謹顏面無表情,冷冷回答。
“花長老,你是沒見過這逆徒。他可無禮傲慢得緊,花長老千萬不能收他為徒啊!”云羅又從中挑拔道。
“本座之事,不需云長老費心,我自有分寸。”
花謹顏從外貌上看,頂多就像是十八九歲的小姑娘,而云羅則像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他們倆站一起對比,花謹顏就像是云羅的女兒一樣。
可是從花謹顏對孤星月和云羅說話的態度來看,就能聽出花謹顏對孤星月非常尊敬,但卻非常厭惡云羅。
花謹顏語氣孤傲,反讓云羅顯得有些心虛。
“這逆子已立志成魔!花長老還要強行收他為徒,就不怕他以后當真遁入魔道,壞了花長老的名聲么?”云羅又故計重施。
“云羅長老,本座如何教徒弟,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要是真有閑心,就好好管管你門下的弟子左小飛。當初,你見他天賦好,就非要跟本座搶,強行將他收入自己門下。如今他三天兩頭犯戒,你不僅不嚴加約束,還反而來教本座如何管束弟子,你的心思怕是用錯地方了吧?”花謹顏有些不耐煩道。
左小飛現在是武神殿犯錯最多的弟子,幾乎每個月都要被關幾次禁閉,花長老一下子說中云羅的痛處,云羅自然有些不好意思:“花長老說得對!我以后會嚴加管束他。”
“當初,要是他像逸軒一樣,拜入本座門下,也不會變得像現在這樣游手好閑,不守規矩。”
“他們倆性格不同,逸軒本來就聽話些!”云羅越發尷尬。
“你那時是非要收小飛為徒,現在小飛缺少管束,自然是你的責任。”花謹顏叱責完,便不再理云羅,又對孤星月大師說道:“大長老,請允許贏玄,拜入我的門下。”
“好!就依花長老,此后各長老嚴格約束自家弟子,休得再提此事!”孤星月見此事可以收場,便趁機拍板道。
云羅雖然非常不爽,但是花謹顏向來喜歡跟自己做對,他也是有氣沒處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