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段景曜把段婧之死的真相,毫無隱瞞地告訴了段宏和李氏。
兩人聽完后久久不能回神。
段景曜又說道:“當年的事,陛下也是無辜,真相關乎天下和朝堂,我思慮再三后,還是決定到此為止。這件事,父親母親也莫要對他人多言”
“你做得對。”段宏捋著胡子點頭,“阿婧生前看他比自己的命還重,若是阿婧在天有靈,定是不希望這件事連累到盛仁帝。”
“你又不是阿婧,你怎么知道!”李氏哭得鼻子通紅,狠狠呸了一聲,“當年阿婧要跟他走,都說是攀了高枝,我就說不是什么好事!這皇親國戚哪有那么好當!我好好的女兒,去汴京待了不到三年就香消玉殞,他坐在那皇位上怎么能安心!”
“慎言!”段宏心里也是一樣的想法,但他知道禍從口出,安慰著李氏:“我們無能,不能知道阿婧身死的真相,好在阿曜是個心疼他姐姐的,眼下也算是對阿婧有了交代。”
李氏拉著段景曜的手,眼里又起了霧氣,“也不枉你姐姐疼你一場,以后就在青州,別回那汴京了,你爹攢的銀子夠咱們花三輩子了,可別再回那汴京當什么皇城司!汴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段景曜不敢應,若是楚昭云回汴京,他是一定要跟著的。
但這次,他會說服段家和他一起去汴京。
因為韓祺……他想,段家早晚要舉家到汴京的。
段景曜轉移著話鋒,提起了韓祺:“韓祺也時常說,從未見過外祖父外祖母,很是想你們。”
“唉……”李氏嘆了口氣,沒說什么。
她也想見見韓祺,那是段婧留下的骨血。
可她又怕一見到韓祺就想到段婧,她這顆心臟受不了這樣的折磨。
見或不見,順其自然吧。
見李氏嘆氣,段景曜也不知道說什么。
他和爹娘相處的記憶太過久遠,一安靜下來,他也找不出話來。
段宏又問道:“阿曜,你這次辭了皇城司的差事,盛仁帝沒有留你?”
“挽留了一番,但陛下知道我了結心中事后沒了所求,便允了我回青州。”
“那就好。”
“嗯。”
李氏倒是熱絡得很,在她心里,兒子還是小時候那個上躥下跳的淘氣鬼,“你的院子一直讓人給你打掃著,還和你小時候一樣,等會子看看缺什么,一會兒就出去采買補上。”
“父親,母親,我在青州,也沒什么差事,可能要賦閑在家一段時日。”
“這怕什么!”段宏心想,一直待在家才好呢!
兒子這十四年,恐怕都沒有真正松快過一日。
他巴不得兒子在家好好歇歇,好好養養身子。
想到這,段宏又說:“你姐姐這件事,你口中的楚推司是出了大力氣的,段家該好好給他備份禮送到汴京城去!”
“就是,要不是楚推司幫忙,娘還不知道猴年馬月能再見到你!”
段景曜沒有隱瞞,直接說道:“她也來了青州,是青州新上任的推官。”
“那更得當面感謝!”
“沒有知會父親母親是兒子不孝,兒子已經和楚昭云定了終身,還請父親母親見諒。”段景曜話里有些心虛,他是認定了楚昭云,就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他想,她應該不是那等始亂終棄之人!
而段家夫婦倆人,眼睛瞪得比銅鈴都大。
仿若一道驚雷直接劈在了兩人頭頂上。
夫婦倆用力掐著對方的手,誰也不敢說話。
倆人想的一樣,兒子好不容易才回了家,可不能說了什么話讓兒子不高興。
要是一不高興,一走了之,那可怎么辦!
有龍陽之好……那就有吧!
兒子這般坦蕩說出來,他們就干脆絕了傳段家香火的念頭。
還是莫要多加置喙!
夫妻倆把彼此的手掐出了印子,才冷靜了下來,恢復了如常的神色。
而段景曜,根本沒有意識到父親母親把楚昭云想成了男子。
就在這時,去廚房吩咐完菜色的段晴也回來了。
“爹,娘……哥哥,移步用飯吧。”段晴微微低著頭,對親哥哥有些好奇,但聽說他是皇城司的人,又不好意思抬眼大大方方地打量段景曜。
“好,等過兩日我再帶昭云來給父親母親請安。”
段宏和李氏不接話,只當作沒有聽到。
一頓飯,李氏幾乎沒吃什么,一直在給段景曜夾菜。
段景曜知道李氏是心疼他,便悶頭吃飯,吃撐了也不說。
用完了飯,李氏一邊說著讓段景曜回院子休息,又一邊拉著段景曜不放。
段景曜也不急著歇息,便在李氏的詢問下開始講近幾年在皇城司的日子,除了機密的案子和受過的苦,其余的事一一說著。
聽著他娓娓道來的汴京生活,段家夫婦心疼地又落了淚,倒是段晴聽著覺著十分新鮮,時不時地追問著細節。
段景曜耐心解答。
說了許久的話,一家人之間仿佛更親近了些。
尤其是段晴,初見段景曜時還覺著別扭和陌生,眼下卻覺著忍不住想要親近兄長。
段晴心想,或許這就是骨肉相連的天然親密感,第一次見到的兄長,比她任何一個朋友都有吸引力。
聽著兄長講著日常辦的案子,段晴好奇道:“楚推司真的好厲害,他也一起來了青州?有機會真想見見楚推司!”
“會見的。”
“……”段晴還想說什么,但見提及楚推司爹娘臉色僵硬了一瞬,雖不明所以,也有眼力勁地轉移了話題。
一家四口又聊了會兒,見段景曜困乏,李氏才依依不舍地放他回自己院子歇息。
次日一大早,李氏又去了段景曜院子。
正巧碰到段景曜出門。
“阿曜,一大早這是要出去?”
“嗯,母親,我去找昭云。”
“……”李氏心中五味雜陳,最后只輕輕點了點頭。
直到兒子的身影消失,她才跺了跺腳,面上有些羞赧:“一大早就去找楚推司,這倆人也忒黏糊了些!這、這這……罷了!等見見楚推司再說吧!”
咬了咬牙,李氏又自我安慰道:“阿曜看上的人不會差,就當……就當又多了個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