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賬房先生一個個焦急地抬眼,看著高家兄妹。
高慧等的就是此刻,大義凜然道:“為了還諸位帳房先生清白,大哥還是莫要阻攔了。”
高聰五臟六腑像是吞了黃連一般苦澀,他日后若要掌家,離不開這些帳房先生們。
這是逼著他得罪人!
無奈之下,高聰只好又找補著話:“我并非是不想讓楚姑娘查賬房,只是這是我們高家之事,楚姑娘畢竟是個外人,既然怕臟水潑到賬房先生身上,那就查。只是就讓劉賬房查吧,他是府上的老人了,待了二十幾年了,妹妹總不能連劉賬房都信不過吧?”
楚昭云安靜站著,她想,高聰是說不過高慧的。
無論是講理講是非,還是咄咄逼人或耍無賴,高聰都不是高慧的對手。
果然,高慧朝著劉賬房頷首說道:“我自然是信得過劉賬房的,但三人成虎,讓劉賬房查賬,怕是對他不夠仁義。”
正不知如何推脫的劉賬房立馬感激地看向高慧。
他不怕自己的賬被人查,可他不想查別人的賬。
除了葛林,其他人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了若干年的老熟人,他若是查出來了什么,該怎么說?
這分明就是個苦差事!
借著高慧的話鋒,劉賬房連忙說道:“還是讓楚姑娘查吧,我年紀大了,管好自己的賬已是費盡了心力,怕是查不清其他人的賬。”
高聰火冒三丈,沒想到劉賬房如此不識抬舉!
這種人日后也難以收成心腹!
想到此,高聰便朝著劉賬房撒氣:“查不清賬還當賬房?你要是年紀大了,不如回家找你孫子玩泥巴去!”
“大哥是吃了未免也過于暴躁,劉賬房在高家管了二十幾年的賬了,大哥何必如此苛責!”
她這話一落地,不僅是劉賬房,其他賬房也高看了她一眼。
高慧心里簡直樂開了花。
大哥這個蠢貨,這是拱手給了她一個收買人心的機會啊。
就在這時,楚昭云看見段景曜和楚淑云悄悄回來了。
兩人一回來,她就不必繼續拖延時間了。
問道:“到底能不能查賬本?”
“能!”高慧立馬響應。
高聰看著對自己有意見的賬房先生們,無奈之下違心點了點頭:“查……”
事到如今,他只能祈禱楚昭云只是狂妄自大而已。
哪有人什么都會?
又會驗尸推案又會查賬?
不可能!
楚昭云不知高聰心里在想什么,否則她一定會告訴高聰,驗尸推案是她吃飯的手藝,其他的除了查賬本,下湖上樹,削木打鐵,機關器械,追蹤識人……只要是為了推案,她都會。
想來想去,對推案有用的,她不會的就只有功夫和唱曲跳舞。
只是眼下“功夫”一道上有段景曜填補空缺,她也沒遇著需要靠“唱曲跳舞”來偽裝身份進行推案的案件。
……
高慧遣散了下人們,令眾人待在自己房里不可隨意走動。
過了片刻,賬房先生們抱著厚厚的賬本回了書房前。
楚昭云只挑著最近三個月的賬本看。
年節剛過,高家各大酒樓的生意不是一般的好。
她快速地翻了一遍賬本,只有一人的賬本有問題。
這人卻不是葛林。
“我看了這三個月來的賬,有一本假賬。”楚昭云舉著賬本,看高聰和高慧都沒有伸手接,她便把賬本遞給了劉賬房。
在諸多賬房之中,劉賬房應是最有威信的一位。
劉賬房還未看賬本,就憑著字跡認出了出自何人:“這是張賬房的賬本。”
“我……”張賬房有些慌張,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這和他有什么關系,他只是聽令行事罷了!
其他賬房先生們也紛紛圍在了劉賬房身邊,和他一起看著賬本。
“這賬果然有問題!”
“這個月,盈利八百兩,最后卻寫成了盈利八十兩。”
“你再看冬月也是,也有五百兩不翼而飛!”
其中和張賬房私交甚好的一人更是氣憤,直言道:“你糊涂啊,當了這么多年賬房,怎的做起了假賬!”
高慧冷哼一聲:“若是我沒記錯,張賬房負責的是大哥手下的幾家酒樓吧?”
她也不著急把這件事和高聰扯上關系,只對著高聰說道:“大哥手下的人貪了高家的銀子,大哥可知道?也不必再問了,直接把張賬房和賬本一起送到衙門去,也不知道他貪了多少銀子,恐怕不止三個月……偷了這般大的數額,必得讓衙門砍了他的頭!”
還不等高聰說什么,一聽砍頭,張賬房立馬慌了神。
他急不可耐自辯道:“我我我沒有貪銀子,這賬是大公子讓我記的啊,從前年開始,大公子就叫我把手下兩家酒樓盈利的銀子移到大公子的私賬上,我以為老爺和府上知道這事……”
高聰咬牙切齒。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么他的手下之人就不如高慧的手下衷心?
只是口頭恐嚇,張賬房便招了個一干二凈。
那葛林可是什么都不說!
人和人的差距怎的這樣大!
不過氣歸氣,張賬房的話倒是給他提了個醒。
“此事也不是假賬,只是父親給我銀子花罷了,父親知道的這件事。”
“大哥說的此事,我為何不曾聽父親提起?更何況給銀子就給銀子,何苦遮遮掩掩從酒樓的賬上走?”高慧心里堵了一口氣,高聰這般說,真是好一個死無對證!
“還不是你日日嚷著要一碗水端平?父親偏疼我,也不好多給我銀子花,還不都是叫你鬧的!”
“!”
高慧仿佛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能將酒樓經營好,所以日日要求父親一碗水端平,都是高家的兒女,豈能因為男女之分就厚此薄彼?
因著她給高家賺了不少銀子,父親也逐漸放下了心里的成見,在她和高聰之間做到了一碗水端平。
可眼下,這話卻成了高聰狡辯的話術。
真真是可氣!
“大哥還真是做什么都有理由啊……呵呵……往日之事可以不追究,只是日后公賬和私賬必須得分開!”
高聰也不接高慧的話,只追問著楚昭云:“葛林的賬,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