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原來一切還是伯爵府和楚翰的臉面。
可當楚淑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她并沒有難過。
心中反而慶幸。
既然楚翰只在乎他自己和伯爵府的臉面,倒也給了她由頭來說服他。
對癥下藥,最是簡單。
“父親,近兩年母親和祖母操心我的婚事,為我費心安排了許多場相看,可惜女兒是個不爭氣的。汴京城中的兒郎,女兒也過了一遍眼,太好的女兒高攀不上,家貧的又恐會拉低了伯爵府的門楣。”
說著話,楚淑云咬著牙往自己心上扎了兩刀,說著:“再拖下去,女兒嫁不出去,到時候怕是真會連累伯爵府和父親失了面子。所以,我這才想著去青州,說不定在青州能找到女兒的正緣。”
楚翰一愣,問道:“你去青州是想給自己找個婆家?”
他將話說得毫不遮掩,倒是叫楚淑云面上難堪。
但若是想要讓楚翰不阻攔她去青州,她就得生生咽下這份難堪,“是,女兒想認識更多的人,找一找有沒有可托付終身的人。”
聽了這話,楚翰漸漸消了氣。
他早就覺得大女兒該嫁人了,什么正緣還是孽緣,依他看,找個門當戶對的嫁了就行。
若不是隔壁杜家小子杜不為德行有虧,兩家早該結親了。
可他拗不過秦氏,秦氏要當個賢良的繼母,非得給大女兒找個合心意的親事。
眼下大女兒的話,細想之下也不是毫無道理。
反正汴京城就這么多適齡兒郎,找不著能成親的,為何不出去看看?
“如此說來,是為父誤會了你,你是為伯爵府著想的。”
“正是……”
“那行,你跟你祖母和母親說吧,為父允了。”說完話,楚翰就等不及了,生怕走慢了再被孩子叫住,連忙頭也不回的走了。
楚翰一走,寧福堂倒是安靜了下來。
楚淑云看向祖母和母親,溫聲說道:“祖母,母親……”
也就楚翰能信了楚淑云的鬼話,楚老太太反正不信,“淑云,你跟祖母說實話,為何想跟著你妹妹去青州?”
“就是。”秦氏也不解,“議親不順,那就不議!什么老姑娘什么伯爵府的面子,都是浮云!母親是想讓你找個可堪托付的良人,但你也知道母親不是要催你成親的意思,就算一直在府上過活,這里是你的家,自己家里哪有臉面不臉面的,你莫要在意你父親的話!”
“祖母,母親,我方才跟父親說的也并非全是假話,說不定去了青州,就能碰到有緣人呢?”楚淑云落了座,過了楚翰那一關,心里也輕松了許多,看著祖母和母親擔憂的眼神,她無法再繼續隱瞞。
這才將心里的實話和盤托出:“祖母,母親,我每日待在院子里都覺得無趣,出府后碰到的人也叫我覺得無趣,汴京貴女們天天不是攀比頭面首飾就是計較排場和衣裳,前幾日在榮安侯府的發生的事祖母和母親也都知道了,這種下作的手段更叫我覺得無趣。所以我想出去看看,汴京之外,我從未去過的地方,或許不這般無趣呢?”
這一番話,聽得楚老太太和秦氏心中震驚。
她們知道楚淑云是何意思,可汴京城里哪個女人不是這般過來的。
在室是閨閣女兒家的時候,在家中學琴棋書畫,在外和貴女們品香插畫。等成了親,在家便相夫教子,在外便代表著夫家游走于一眾大娘子之間。
這樣的生活,得體,卻也循規蹈矩,實在是單調。
楚老太太和秦氏也并非是活得順風順水的人,她們也曾覺得生活百無聊賴,可縱使心中波濤洶涌,放眼當下,還是得繼續過日子。
可眼下,楚淑云卻找到了別的路。
她要出去看看,她要出去找人生的其他意義。
楚老太太和秦氏各自沉浸在自己的震驚之中,她們好像是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那個還沒有向生活妥協的自己。
而楚淑云沒有得到答復,還以為祖母和母親不贊成,連忙又解釋道:
“祖母,母親,我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出了什么問題,可是我覺得再這樣下去我會瘋,我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我懷疑自己存在這世間根本毫無意義,我想跟著昭云去青州。去了青州,沒了伯爵府的庇佑,說不定我會經營個小本買賣,也說不定撐不了幾日我就回來了……這件事我想了好幾日了,我想試試。”
“怎么會不支持你?”楚老太太眼里帶了霧氣,她的孫女們,果然個個都是好樣的,“你既認真想過了,哪有不讓你去的道理?”
秦氏也有些內疚,是她未曾注意到大女兒的心思,竟叫楚淑云年紀輕輕便覺得生活百無聊賴,是她的疏忽!
好在,一切還不晚。
“窮則變,變則通,去青州是好事!”秦氏說著話,心里難免有些失落,伯爵府一下子離去兩個女兒,很快就要冷清下來了。
楚淑云見得了祖母和母親的同意,心中的大石頭終于落下,她就知道,祖母和母親一定是滿心為她想的!
“多謝祖母和母親,我會萬事小心的。”楚淑云又看向二妹妹,“昭云,只是要給你添累贅了。”
“大姐姐怎么會是累贅?大姐姐和我一起去青州,我心里只有高興。”楚昭云說的是實話,去了青州人生地不熟,有親姐姐陪她,她自然是高興的。
“你們姐妹二人到了青州,要相互扶持,萬事開頭難,不能因為遇到了難處就姐妹離心。”
“祖母放心。”姐妹倆異口同聲。
楚昭云不覺得有什么難處值得她和大姐姐離心。
而楚淑云心里想的是,不管遇到什么,反正她都聽二妹妹的,二妹妹說的就是對的。
“祖母,母親,那我們五日后就啟程去青州了。”
“唉!出門在外一定要萬事小心。”
“到了青州記得來信。”秦氏像是被甄映雪傳染了一樣,婆媳兩人抹著眼淚。
楚昭云抱了抱甄映雪,說道:“很快就是再見之日,別哭。”
離別,是為了下一次的重逢。
楚昭云心想,她又不是回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