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楚淑云眼中滿是期待地看著楚昭云。
“我……”楚昭云雖也是第一次經歷這般腌臜事,但她一路走來經歷了很多因自己是女子就被人輕視的事。
來了汴京城之后,除了左璋和王疑那兩個小人,遇到的同僚都不曾輕視過她是女子。
她原以為汴京城的人比襄陽府的人心胸寬闊,可那日朝堂上,她才知道自己錯了。
汴京城輕視女子的也大有人在,只是她遇到的同僚都是明是非的人罷了。
此事,不分地域,只分人心。
聽了大姐姐的話,她反而恍惚了起來。
有一剎那,她甚至以為自己回到了多年之前。
多年之前她剛當仵作的時候。
因被人輕視被人質疑能力,她曾無數次的想過,她該如何改變這世道?如何讓男子從心底里真正的尊重女子?
甚至,她心里有一套套的法子。
只是,年少,難免輕狂了些。
她不是沒有努力過嘗試過,可一次次的結果告訴她,這世道太大,世人的思想太過根深蒂固。
她只是一個渺小的存在。
她改變不了這世道。
“大姐姐。”楚昭云認真想了想,說道:“與其指望去改變世人的想法,不如讓自身強大起來,若是一個人真正有實力,誰還會在意她是男子還是女子。改變這個世道太難,但我們或許可以改變身邊人,就像今日遇見的李二姑娘,她要自己把套在她身上的枷鎖拿下來才行,別人是幫不了她的。”
自己都看輕自己,誰會尊重你?
楚淑云似懂非懂,說道:“改變不了嗎?難不成因為我們手無縛雞之力,就要一直受制于男子嗎?”
“我想體力上的懸殊只是一方面,我也不知道,或許有朝一日男子能做的事,女子也都能做到的話,這世道就變了。也許需要很多很多年吧……”
“我懂了,比如說當仵作當推司,不是女子做不到,而是女子不會去做。”楚淑云心想,在和二妹妹不熟之前,她也是覺得仵作很晦氣。
甚至覺得二妹妹當仵作,丟了永勤伯爵府的人。
若是有人讓她去當仵作,她寧愿去庵里當姑子。
想到這,楚淑云臉微紅,心中十分別扭,“我還想改變世道呢,要我去當仵作,我也當不了。”
楚昭云哭笑不得:“誰說就非得當仵作了?只是我擅長的恰巧就是驗尸推案罷了。”
“唉……”她又會什么呢?
什么都不會。
楚淑云從未像此刻一般懷疑過自己存在于世的意義。
“大姐姐,多思無益,我們每個人都做好自己,興許有一日這世道就變了。”
“你說得對,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今日就做得很好!”楚淑云不喜歡頹然的感覺,勉勉強強給自己打著氣,心里松快了不少,眉頭也舒展了開來,“不過話說回來,今日出了這等事,興許能停一陣相看了,我也能松口氣。”
想到今日母親和大姐姐是沖著杜嘉去的,楚昭云解釋著:“杜嘉此人,我接觸過,總的來說,還算個可堪托付的人。只是他當侯爺時日還不長,未免有些紕漏,侯府混進了賊人一事,日后興許不會再發生了。”
“你這般說,我自然是信的,近些年也在宴上見過他,沒眼緣的。更何況侯府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還是莫要沾染了。”
“榮安侯府,還算簡單。沒有惡婆婆和壞妯娌的問題,大姐姐不用擔心。”
楚淑云一頓,饒有興趣地看著楚昭云,問她:“你對榮安侯府倒是挺了解,莫不是你有心?”
楚昭云哭笑不得,如實說道:“大姐姐,我跟段景曜……我們互通心意了。”
一聽這話,楚淑云立馬坐直了疲懶的身子,打開馬車簾子看了看,生怕方才的話被段景曜偷聽了去,連忙說道:“我方才諢說的!”
“怕什么,他又不在這,就算在這里聽見了也沒什么,能聽出來你在說笑。”
楚淑云搖了搖頭,還是覺得謹慎為妙。
二妹妹覺得段景曜隨和,可不代表段景曜真就是個好說話的人。
“昭云,你跟段大人?父親母親知道嗎?”
“我們才剛開始,還沒到那一步,能不能到那一步也不好說呢。”
“明白了。”楚淑云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保證她不會多嘴。
只是當妹妹的都已經找到良人了,她還在進行一場場的相看。
登時心情就又頹了。
“不嫁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再等兩年我就真成了老姑娘了,我只是不想讓祖母和母親擔心。與其期待緣分,倒不如像你說的做好自己。昭云,日后有你在我身邊,我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聞言,楚昭云沉默了片刻。
良久后才坦白道:“大姐姐會的,只是我大抵會離開汴京城。”
“離開汴京城?你要回襄陽府?”
“不是。”楚昭云心里明白,她所謂的認真考慮,無非是自己給自己找的托詞。
一來,這是朝廷的差事,她若是推了,以后就再也別想進衙門了。
二來,段景曜說的有理,但凡朝廷重臣要臣,青云直上之前也都當過地方官。
若是想成為大盛朝的提刑官,這青州還真是非去不可。
不過她猜,李同年口中所謂的驚喜和大禮,不是在去青州的路上埋伏她,就是在青州等著她。
去青州的話,雖得費心提防著,但不用擔心會再次牽連家人。
韓若江已經認罪,他留下的人卻不安分。
當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是非不分又分外固執的糊涂之輩們想讓她給韓若江賠命?
做他們的白日夢去!
“朝廷升了我的官,去青州當推官。”
“青州?你確定這是升官不是貶官?”楚淑云難掩心中的驚訝。
楚昭云苦笑,她也不知道。
“……”楚淑云懂了,也不好再問,只是她的心里猛地浮現出了一個離奇的想法。
“昭云,我……”
“嗯?”
“唉!算了,改日再說,我再想想……”
楚淑云不知如何跟二妹妹開口,對自己產生了莫大的懷疑之后,她反而不想輕易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