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當年真相一旦揭露,朕是否還能坐在皇位上?朕也并非貪戀皇位貪戀皇權,朕也不懼對自己當年的選擇承擔后果,可朕心中還有太多未完之事,朕還有更多要做的事。”
盛仁帝心中想的是實實在在為了百姓和天下,可這句話被韓若江說了太多次,他反而不好意思再說出口了。
“景曜,楚卿,這件事是朕有求于你二人!”盛仁帝很擔心,他怕段景曜和楚昭云那寧折不彎的性子,不會就此罷休。
段景曜皺眉不語。
他心中了然,當年的事,幕后真兇是韓若江,盛仁帝甚至連幫兇都算不上。
若說盛仁帝的錯處,被逼上位,沒錯。
在得知韓若江害人性命之后選擇了妥協,便錯了。
可仔細一想,盛仁帝當初的考量也并非全然有錯,為妻子報仇,和穩坐皇位實現他心中的抱負,只能選其一。
段景曜想了一瞬,還是決定遵從內心的選擇,絕不會就此罷休。
只是他還沒說話,楚昭云就開了口:
“陛下的意思是讓臣就此住手?若是臣不打算止步于此,陛下打算如何?”
她既知道了盛仁帝的秘密,且她又不打算放過當年的幕后真兇,那她會被盛仁帝滅口嗎?
楚昭云不知道,也很好奇。
先前從唐老太太和程啟處,她誤會了盛仁帝是幕后真兇,便推翻了她所知道的盛仁帝仁慈寬容一說。
眼下,她倒是好奇,盛仁帝是真的仁慈寬容嗎?
她這般問,也同時向盛仁帝表明了她的態度,她絕對不會就此罷休,更何況已經知道了真兇是誰,豈有停手的道理?
盛仁帝嘆了一口氣,說道:“朕不會如何,既然朕敢告訴你們真相,朕便做好了承擔一切的準備。”
他只是真心懇求這兩個年輕人能放下當年之事,否則言官一人一句之下,他只有退位讓賢這一條路能走。
楚昭云沒有在盛仁帝手下謀過差,此刻聽了盛仁帝的話,也是半信半疑。
她看向段景曜,眨了眨眼。
段景曜會意:“陛下放心,我們亦是大盛朝的百姓,自然不會親手挑起朝野不安。”
盛仁帝松了口氣,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
他也知道段景曜這話說的含糊,但能得了這句話,他也算安心了。
至于這兩個年輕人還想怎么折騰,他無力再想。
“景曜,阿婧之死,是受了朕的牽連。楚卿,你娘的死是受了朕和阿婧的牽連,是朕對不住你們,朕會補償你們,還有其他侍疾醫女的家人,朕不便出面,你們幫朕走一趟。”
段景曜點了點頭,說道:“夜色已深,我們不打擾陛下休息了。”
兩人起身,但并沒有轉身離去,段景曜頓了頓又說道:
“陛下,今日之大不敬,是我和昭云的錯,誤會了陛下。”
“無礙,你們已經做的很好了。”盛仁帝一陣后怕,若是他們沒有私下來御書房,而是挑一個大庭廣眾之下討伐他,那他才是真的騎虎難下。
兩人又行了個禮,才離開了盛仁帝的寢宮。
茫茫夜色之中,兩人也不便說話,沉默地往宮外走著。
只是眼下皇城宮門已經下鑰。
兩人蹲在宮門口,好不狼狽。
“大人,你信嗎?”
“信。”
“說實話,我也信。”
盛仁帝就算傻了,也不可能自爆一個秘密去掩蓋一個真相。
他說了實話,也是想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想讓他們放棄伸冤罷了。
段景曜壓低了聲音:“回家再說,小心隔墻有耳。”
“嗯。”楚昭云實實在在憋了一肚子話。
“你靠著我休息一會兒?”段景曜問道。
楚昭云這才想到,在大牢里的時候,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
只是突然被內侍打斷,兩人都拋之腦后了。
楚昭云也沒有扭捏,只是夜色遮住了她微微紅的臉頰,她身子一歪,將重量渡給了段景曜。
夜色之下,若是不細看,還以為宮門口的兩人是一塊大石頭。
寒風吹著,誰也睡不著。
等到天空蒙蒙亮,宮門口一開,兩人便顧不上饑腸轆轆和蹲麻了的腿腳,連忙飛奔到白家。
生怕一個趕不上,白澤就去敲登聞鼓了。
到白家門口時,兩人還沒來得及敲門,門就開了。
白澤一臉悲壯地推開了門,他正打算去敲登聞鼓,在早朝之時揭露真相并為段景曜和楚昭云伸冤。
細看能發現白澤的眼皮都哭出來了好幾層。
“大人!楚姑娘!”白澤一愣,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上前一步,一手勾住了段景曜的脖子,一手攬住了楚昭云的肩膀,將兩人抱進了懷里。
白澤鼻頭一酸,淚就掉了下來。
“你們怎么才回來,我還以為你們已經死了!我還以為你們不回來了!我還以為昨日一見是這輩子最后一面了!嗚嗚嗚……”
堂堂七尺男兒,一夜的擔憂和難過終于在此刻爆發。
白澤抱著段景曜和楚昭云泣不成聲。
段景曜慢慢地拍著白澤的背,等他哭夠了才一把推開了他。
“進屋說,煮個粥,餓了。”
“嗯。”白澤胡亂擦了擦眼淚,又笑了。
笑了一會兒,他又猛然驚覺自己方才有多失態,臉上忽然有些掛不住,一邊關著大門一邊說:“我去熱熱昨日買的肉包子,很快。”
說完話,白澤腳底抹油似的就往廚房跑去。
段景曜和楚昭云誰也沒有笑話白澤,他們都知道,白澤是真的擔心他們死了,才會如此大哭。
等白澤把肉包子端上來了,三人一塊啃完了肉包子,段景曜才將昨夜的事和盤托出。
聽的白澤是瞪眼張嘴,久久無法回神。
誰也沒有想到此事竟然牽扯出了當年昌隆帝和十三皇子的事。
白澤動了動下巴,找回了自己的聲音:“韓若江膽子也太大了,他雖然初衷是好的,但也太膽大妄為……”
段景曜和楚昭云同樣唏噓不已。
“我們也不是沒和韓若江打過交代,沒想到罪魁禍首竟然是他。”
“也懷疑過他,但沒有想到一直和韓若江是死對頭的高沛,竟然會維護韓若江。”
白澤連連點頭:“朝堂上的事,如此復雜……那大人和楚姑娘會放過韓若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