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二十章
    “我也擔心父皇的身子,只是父皇身邊有十三弟陪著,我也湊不上去。”
一聽這話,段婧就不問了。
她這個榮王妃雖然是初來汴京,但也聽說過十三弟不少荒唐事。
十三弟韓琛是父皇最寵愛的兒子,偏偏韓琛是個愚昧無能的,不管是在朝堂上還是在私下里,只按自己的喜好行事。
這幾年韓琛行了不少錯事,禍害朝堂禍害百姓,榮王看不慣韓琛,也不愿意往跟前湊。
夫妻倆又說了會子夜話,便洗漱歇下了。
榮王府里的小日子過得熱熱鬧鬧,到了正月十五,榮王和榮王妃進宮請安吃了家宴,宴上韓琛討巧賣乖又向昌隆帝要了不少賞賜,榮王和其他皇子都當作沒看見。
一直持續到二月二,年節才算過完了。
可一出正月,昌隆帝的身子忽然撐不住了。
得了宮中的急召,段婧再舍不下兒子,作為榮王妃她也得和榮王一起進宮去。
只匆匆叮囑了段景曜看好韓祺,莫被府上的側妃鉆了空子,她便進宮去了。
昌隆帝的寢宮中,太醫烏泱泱跪了一地。
榮王和榮王妃也跪在皇子皇妃一列中。
榮王府邸不在內城,來得比住在宮中未封王的皇子們要晚,他低聲問道:“九弟,父皇如何了?”
“父皇去御花園賞景,斜風一吹,太醫說這是中風了。”
榮王不由自主皺著眉,嚴寒冬日,御花園能有什么好景色?
他又聽見九弟說:“五哥,太醫說這次父皇恐怕……你政績最好,是咱們兄弟中的表率,若是父皇……該是你才對,可十三弟他又……”
九皇子一番話說的云里霧里,可榮王和榮王妃都聽明白了。
聽明白了,也只能裝糊涂。
段婧最是了解枕邊人,榮王心胸寬容,他根本做不到和親兄弟腥風血雨地奪嫡。
哪怕他是最適合繼承皇位的人,他也從來沒有在朝中結交自己的黨羽,他心中只有陛下交給他的差事,根本沒有想過爭那個位子。
更何況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昌隆帝最屬意是韓琛。
韓琛也不是個傻的,恐怕那位置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仔細一尋,這烏泱泱跪著的人之中根本沒有韓琛,韓琛眼下正在龍榻前侍奉呢!
眾人又跪了許久,昌隆帝身邊的內侍出來傳話,說先回各處候著,皇子們輪流來侍疾。
眾皇子心照不宣,不管輪到哪位皇子侍疾,韓琛定是一直都在龍榻前陪著的。
榮王和榮王妃不便再出宮,便去同榮王生母惠妃娘娘一起回了后宮。
段婧見母妃哭腫了眼,安慰道:“母妃莫傷身,父皇……說不定只是虛驚一場。”
惠妃娘娘搖了搖頭,嘆道:“不是為他哭,是為本宮自己哭。”
她也不想解釋太過,只把榮王也叫到了自己跟前,語重心長地說:“兒啊,你父皇這次,恐怕是挨不過這一關了,方才本宮進去瞧見了,他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榮安低了低眸子,說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太醫要是沒了法子,那也是父皇該登極樂了。”
他說這話,很是平靜。
父皇這幾年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他也勸過,可每次都只是挨了數落。
惠妃娘娘也是個溫和的性子,聽了榮王的話,心里有千言萬語,可也不忍說出口,最后只說了一句:“咱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過啊……”
榮王抬眼看向惠妃,他不解,日子該怎么過就怎么過,本朝又沒有嬪妃殉葬的先例。
倒是段婧,腦子更清明些。
她緩了緩語氣,說道:“母妃覺得正大光明匾后頭那道遺旨上會是誰的名字?”
“八九不離十,是韓琛。”
段婧又問榮王:“十三弟可能當得起天子?”
榮王皺著眉認真想了想,說道:“十三弟雖愚昧昏庸無德無能,但在其位謀其職,他若是繼位,就算他想由著自己的性子行事,言官也不會縱他,況且有韓宰輔在,定會約束十三弟。”
況且,他也會輔佐十三弟,定不會讓十三弟再如當皇子時這般胡作非為!
段婧就知道榮王一如以往地會把人往最好處想,哪怕他不認同十三弟的主張和行事手段,他也依然相信以后十三弟能改正。
可韓宰輔再厲害,也畢竟是***,而這“一人”便是以后的韓琛。
段婧繼續溫聲說道:“好,那且不說為政一說,你也知道朝中有許多人自發地擁戴你,且榮王府上還有五個兒子,韓琛能放過咱們嗎?祺兒才那般小……”
惠妃娘娘欣慰,段婧算是說到她心坎上了。
而榮王,確是十分驚訝:“親兄弟……十三弟不至如此地步!”
“十三弟可是個心胸寬廣的人?”
“……”榮王語塞,年前他才聽說了十三弟竟然活活打死了身邊的一名妾室。雖不是正妻,可也是枕邊人,韓琛卻毫無憐惜之意……
可他和韓琛畢竟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讓他忤逆父皇的旨意和親兄弟作對,他做不出此等不仁不義不孝不悌的事。
一旁的段婧看榮王這模樣,就知道自己說了也是白說。
有時候,心胸寬容也是一種愚蠢!
既然他無奪嫡之意,她也只能聽他的。
只是內心期盼著,最好韓琛真如榮王想的那般不至于如此狠毒……
段婧和惠妃娘娘相顧無言,便轉頭說起了遠在榮王府的韓祺。
這廂等著侍疾,那廂流水一樣的珍藥送進了昌隆帝的寢宮。
榮王是第二日侍疾的,果不其然,韓琛一直在昌隆帝跟前。
昌隆帝精神不算好,歪著嘴能勉強說出幾句話。
看著昌隆帝和韓琛父子情深的模樣,榮王心中并無波瀾,他能體諒父皇,畢竟他自己也有五個兒子,可他也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他偏愛才七個月大的韓祺,并非因為韓祺是他的嫡長子,而是因為韓祺是他和段婧的兒子。
侍了一日疾后,榮王便回了惠妃娘娘宮里。
他沒有想到,三日后的半夜里,他正酣睡之時,臥房里迎來了不速之客。
“榮王殿下,半個時辰前,陛下已經駕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