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這是何物?”甄映雪笑著接過匣子,打開一看卻嚇了一跳:“銀票?”
“這是給孩子的。”
甄映雪松了口氣,“孩子還在肚子里呢,急什么!”
“我今日有空收拾家當,就先拿過來了,這可是我當姑姑的禮,大嫂嫂先替我收著。”楚昭云輕笑,她除了銀子什么都沒有。
“太多了,見禮也不用這般貴重……”
“嫂嫂放心,我還有的,辦案賺了不少銀子。”
“那我先收著。”甄映雪收了匣子,帶楚昭云去看衣裳。
雖是給孩子的見禮,但她也沒打算收,只是覺得沒必要推辭拉扯,這銀票她暫時收著,等將來一并給楚昭云添到嫁妝里就是了。
從甄映雪院子里出來時,楚昭云哭笑不得,她是去送東西的,出來卻抱了更多的東西。
她把自己攢的銀子,分了三份,甄映雪一份,楚淑云一份,楚寧云一份。
然而只能借著孩子的由頭給甄映雪一份,另外兩份卻給不出去,否則一定會惹得楚淑云懷疑。
將衣裳首飾放回自己院子后,楚昭云又去了秦氏院子里。
秦氏正在和楚寧云生氣。
斥道:“讓你好好學女工,你倒好,找丫鬟從外頭買繡娘繡好的糊弄我?”
楚寧云十分不解,發自肺腑地問母親:“我再練十年,也不可能比繡娘繡的好,能買為什么要自己繡?”
秦氏氣得頭疼,還沒來得及說話,又聽楚寧云說:
“難不成母親是認為自己繡的更有心意?”
秦氏也并不這般想,解釋道:“讓你練女工,是想讓你沉沉自己的性子,你倒好,投機取巧!”
楚寧云沒有反駁,但依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她不覺得自己投機取巧,反而覺得自己做的才對。
只是不想惹母親生氣,她不說話就是了。
秦氏見著楚昭云來了,氣才消了幾分。
“昭兒。”
“母親。”
楚寧云吐了吐舌頭,解釋道:“二姐,我可沒有故意惹母親生氣!”
楚昭云點頭,她知道,寧云是個好孩子,但確實她有一種無意間就能把人氣到的本事。
一旁的秦氏反而顧不上楚寧云了,連忙問道:“上次永齊伯爵府那事如何了?孩子呢?”
“母親放心,孩子已經回了他親生爹娘身邊了,至于永齊伯爵府里何種光景,我也不知,興許得鬧一陣子。”
楚寧云眨著眼,不明所以,但從母親和二姐的話里,她自己猜著她們在說什么。
“這件事沒牽扯到你吧?”
“沒有,母親放心。”
“如此甚好!”秦氏松了一口氣,想起了另一樁事:“快到年下了,今年是你第一年在汴京城過年節,可有什么想吃的,我前兩日尋了個從襄陽府來的廚子,你正好嘗嘗他的手藝好不好。”
“母親安排就好,我聽母親的。”
“衙門也快休沐了吧?年下你就好好在家休息休息,忙了一年了,總得好好松口氣。”
楚昭云無有不應:“嗯。”
“二姐,上次你教我畫人像,我練了好久,二姐看看我畫的好不好!”楚寧云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著楚昭云往書房走。
楚昭云在書房待了半個多時辰后,又問秦氏借了小佛堂,她想去靜靜心。
秦氏自然是應她的。
楚寧云問她,去小佛堂是想求什么嗎?
楚昭云只笑了笑。
求神問卜,不如自己做主。
到了小佛堂,楚昭云特地看了看楚寧云有沒有像上次一樣偷聽偷看,確認四下無人后,她才悄悄地從袖子里掏出了兩個荷包。
鼓鼓的荷包里塞著銀票,還有她留的字條。
一個是給楚淑云的,一個是給楚寧云的。
她知道秦氏每逢初一十五便會來小佛堂待上一個時辰,便把兩個荷包藏到了蒲團之下。
罷了,楚昭云便離了小佛堂。
伯爵府里需要見的,只剩楚淑云了。
她不打算去見祖母,因為祖母那雙眼睛看透了太多,她怕自己的心思無處遁形。
見到楚淑云時,她正在軟榻上看話本子,一旁擺著糕點和茶水,地龍燒得熱烘烘的,好不愜意。
“還是大姐姐這里暖和呀!”楚昭云笑著打斷了正看得入迷的楚淑云。
楚淑云合上了話本子,起身笑道:“冬日無事,最適合看書生和狐貍談情說愛了。”
“好幾日不見大姐姐了,都不知道大姐姐買了這么多話本子。”
說著話,楚昭云指了指桌子上厚厚的一沓話本子。
楚淑云老臉一紅,說道:“你可不要跟母親講,我怕母親笑我。”
得了楚昭云的保證后,楚淑云嘆了口氣:“唉,還不是前一陣兒母親要給我安排相看這事鬧的,愁了我好些日子了。”
“不順利?”
“達官貴人家里有名有姓的適齡兒郎,我心里都有數,沒接觸過的皇親國戚,上次赴舅母的約,也相看過了。沒有一個是我的緣分。我倒覺得,與其相看,還不如看話本子看別人的情愛之事來的有趣。”
楚淑云愁得慌,不是怕自己嫁不出去,是不想讓秦氏白白操心。
楚昭云想了想,說:“也并不一定非得是達官貴人家的兒郎,只要善良上進,家世興許不是那般重要。”
“家世是不重要,有好些上進的讀書人的家中世代務農,可與其花費心思去打聽這人不知是真是假的品性,還不如找汴京城里知根知底的達官貴人,萬一他家是個龍潭虎穴,好歹在汴京有頭有臉,要想磋磨我也得收斂著些!”
“是我想得不如大姐姐周全。”
“我在家閑著也沒事,就想這些不中用的事了。”楚淑云說著話,心中羨慕楚昭云,若她也能像楚昭云一樣離了伯爵府照樣能自己立起來就好了。
“昭云,最近差事順利嗎,累不累?”
“不累,很順利。”
……和楚淑云說了會子閑話,楚昭云才離開。
秦氏,大姐姐,大嫂嫂,寧云,還有今日未曾見到的祖母,她們是她珍重的家人。
她們有各自的煩惱和期待,卻安寧又幸福。
寒冷的空氣包裹著她,趕走了方才在屋里染上的暖意。
楚昭云腳步輕快。
只是眼角無端地沁出了淚。